專輯介紹

2008年BBC音樂大獎得主、在世界上有“傳奇女伶”之稱的中國音樂人薩頂頂將在北京舉辦她第二張個人創作專輯《天地合》的全球首唱會,向全世界發表全新的音樂作品。屆時,將有來自歐洲、美洲、亞洲等地的二百餘名媒體齊聚北京,在第一時間感受薩頂頂聲音中的神秘雲南。世界音樂界都在等待,這位用聲音征服西方的中國音樂人又將帶來一次怎樣美妙的視聽盛宴。
薩頂頂將於近期發表的第二張個人創作專輯《天地合》,英文名為Harmony,取“天地合則萬物生”之意,由曾為麥當娜、U2等人製作專輯的世界級大師Marius De Vries傾力打造,並運用眾多薩頂頂于雲南采風得來的珍貴音樂採樣。在首支單曲《天地記》中,用古老神秘的彝族樂器巫鼓所創造出的律動,讓每個聽到它的人都無比興奮和感動……
緣起
By薩頂頂

中國西南部的佤族部落裏,流傳著一個美麗的傳說:從前天與地由一棵大樹連接,天地間混混沌沌毫無生氣。人們只能棲息在山洞裏,一天一隻金色的公雞來到樹下,用力踢打這棵樹,終於,公雞踢倒了大樹,一瞬間天地分開,混沌之氣散去,萬物開始孕育,人們從此走出了山洞,擁有了廣闊而神奇的大自然。
我非常感動於這個開天闢地的傳說.天地萬物經歷著無限的輪回,並生生不息的相互轉換.作為人,我崇拜幻想,每個清晨,我都試著把自己的心性幻化成另外的什麼,水,空氣,或任何存在,於是我知道了花朵的歡喜,也知道了水滴的憂傷。每當我在這一刻,我便能盡情的感受著無限的世界!
我們所能看到的世間的一切,都是塵埃一樣微小的存在,但當我們心中有了願望,我們便能孕育出無限的力量。人與自然的微妙關係小到我,大到不可思議。我在幻想中發現,並用音樂寫下了日記.這日記記述著我發現中的喜悅,也是我對大自然的讚美詩.
就在這一刻,請你與我同行吧! 回到最初,暫且放下我們作為人類驕傲強勢的一面,用我們的耳朵眼睛,手指的溫度以及無限的想像, 踏上去尋找天地初始時人與自然的那份和諧統一的旅程,去感受作為人類的那份喜悅,找到那個與世間萬物共同生活在大自然裏的,最本真的,擁有無限希望與力量的你。

可以肯定地說,沒有人像薩頂頂那樣表達事物。自2008年初發行了她的第一張專輯《萬物生》後,這位來自中國的年輕音樂人就成為最炙手可熱的東方面孔之一。在她的第二張專輯《天地合》中,薩頂頂深入研究了中國雲南地區的民族和傳統音樂,尋找全世界共有的情感和表達方式。
正如薩頂頂所說的“我一直覺得有更多的話要說,更多的感受想要表達出來”。她用不同的方式詮釋事物,因為她從完全不同的角度來感受事物。薩頂頂的母親是蒙古族人,父親是漢族人,她從3歲到6歲在遊牧民族中長大,生活在牧羊的草原上,那裏有他們的小屋,冬天則到城裏過冬。 她說:“那裏的生活並不苦。牛奶足夠喝,也有充足的時間玩。那裏就像天堂,讓我瞭解了音樂是自由表達。”
薩頂頂在全球各地都受到追捧。 2008年,在全球關注北京的時候,她被看作是發自現代中國內心的聲音: 歌手、製作人、舞者、藝術家、中國21世紀的未來和其古老傳統的代表。
“我認為東西方的人們之間渴望交流,而我想成為的就是交流的橋樑。我在國外時,
人們都非常友好,對我也非常感興趣,就因為我是中國人。我熱愛祖國的文化,所以我的一部分工作就是向西方人介紹這種文化。”她的第一場歐洲演出是在WOMAD音樂節,為一大群充滿期待的觀眾演唱;她的第二次英國演出是出席在皇家艾爾伯特音樂廳舉行的BBC音樂大獎獲獎演出,她獲得了全世界音樂人渴望得到的BBC世界音樂大獎(BBC Radio 3 Award for World Music)。
在歐洲巡迴演出期間,她與製作人Marius De Vries(Madonna,U2, Rufus Wainwright)一起用餐,發現他們志趣相投。“我們都有興趣創造屬於中國的節拍,而不是人人都用的西方節拍。 我們想找到一種新的方法,把東方元素和西方電子音樂融合起來。 我們的想法相當一致,發現彼此不用語言就可以交流,只用簡單的英語和簡單的漢語就能準確瞭解對方的意思。”
2008年11月,薩頂頂回到中國後,她下決心與Marius De Vries合作製作她的第二張專輯。她到中國西南地區的雲南省旅行,在那裏錄下了她想融入新歌的聲音,並初步編入小樣。然後把自《萬物生》發行以來她製作的七首編曲完成的小樣,和大量她收集回來的珍貴民間資料一起寄給了 Marius De Vries。
“我有許多新的想法,而且的確不想製作《萬物生》續集。那個專輯有個主題,是人類與宗教之間的關係。這次我想更深入地回顧和研究人與自然之間的關係。中國有句古諺: “天地合則萬物生。”這張專輯回歸到了人類的本源,但從音樂上看,它更顯然是關於東方和西方、傳統和現代之間的平衡的。我想做的不僅僅是把中國民族元素裝飾在一個西方電子音樂的底上。我想從中國傳統音樂的根源開始,將其製作成源自東方的現代電子音樂。”
2009年2月,當De Vries到達北京時, 他已經對薩頂頂想做的專輯有了感受和理解。 “他為那些小樣做了很多工作,非常尊重雲南元素。 我讓人把我寫的歌詞翻譯給他聽,幫助他理解我想表達的更深層次的含義以及我為什麼也會使用梵語和自語。”
這對夥伴還一起創作了另外三首新歌——《天地記》,《幸運日》和《快樂節》——都是在討論音樂的過程中突發的靈感。《幸運日》是薩頂頂第一次用英語錄製的歌曲,歌詞是De Vries 寫的他來到中國的感受。在創作之初,薩頂頂就決定這首歌的節拍應該是對她童年第一個偶像邁克爾•傑克遜的致敬(這是他去世前四個月的事)。
與著名的製作人一起製作歌曲,對她來說是個新的體驗。《萬物生》是她在簽約唱片公司之前自己製作並錄製的歌曲。 這次,要做到像《萬物生》所展現出來的潛力那樣,她感到是有壓力的。 她知道她必須做對每一件事情,找到不同的音樂,加深她對自然的理解,並確保伴唱的編排是絕對正確的,同時她也知道,在錄音棚裏有她的朋友。
“Marius非常坦誠,總想學新東西。 他會只告訴我去錄音棚,唱我想唱的歌。 然後,他就傾聽,並選擇一個版本,並告訴我用那種方式反復唱那支歌。 但是,我從他身上學到的最主要的一點,也是我在未來一定會堅守的,是你必須認真對待音樂,尊重音樂。 儘管語言交流上有困難,除去外出用餐和向De Vries介紹文化的時間,融合了前七個小樣和三首新歌的專輯只用了三個星期就完成了。
“《天地合》表達了我2009年春天以來的想法和生活。在錄製我的首張專輯時,我意識到,困擾人們的事情太多了,我希望我的歌聲能讓他們的內心獲得寧靜。 現在我意識到,實際上只有找到人與自然之間的平衡,人們才能獲得這種內心的寧靜。 如果人們從《萬物生》中獲得了寧靜,我希望他們從《天地合》中找到喜悅和幸福。”

第一單曲簡介
本張專輯的第一主打單曲《天地記》講述了一個佤族的古老傳說,它的創作藍本是一個非物質文化遺產——佤族的公雞舞。在這個傳說中,佤族的祖先生活在一個山洞裏,而天與地是被一棵樹連在一起的,人們無法走出山洞也無法看到更廣袤的風景,之後有一隻公雞把這顆樹踹斷,人類也就得到了更加遼遠的生存天地。
在這首音樂作品中,製作人將大量雲南少數民族音樂元素與現代電子樂有機結合,串聯原始和現代、東方和西方、傳說和時尚,營造了一個充滿原始誘惑的音樂世界,一個我們從未聽過的神秘雲南。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巫鼓的使用——鼓在雲南,不僅僅是一種樂器,而是民族的一種崇拜、一種圖騰。《巫鼓》是雲南楚雄州,彝族民俗表演,用歌聲和鼓聲請來十二種動物,組成十二神,為被苦惱所困的人們吟詠驅魔消災的卜辭。是雲南民間的一種祈福歌曲,打鼓前要“祭鼓”,然後敲打一面用木頭和羊皮繃成的面鼓作為伴奏,進行演唱。巫鼓”這個樂種在整個雲南省目前只有一個人會,已經瀕臨失傳。在本張專輯音樂創作過程中,薩頂頂特別遠赴雲南采風,帶回珍貴的巫鼓採樣,讓我們可以有幸聽到這種充滿無限生命源動力的聲響。

《天地記》中所有節奏律動,均由巫鼓生成,用東方的古老聲音表達當下最新銳的音樂韻律,是薩頂頂和Marius De Vries在本首歌中進行的大膽嘗試,而它所帶來的震撼效果,也讓所有聽者動容。巫鼓的每一下撞擊,都喚起我們血緣深處由上古繼承而來的心靈悸動,這是屬於東方的聲音,也是屬於世界的聲音。
在《天地記》中,薩頂頂希望傳達她對於人與世界的感悟,而這首歌的英文名Ha Ha Li Li則是對呼吸的誇張擬聲,呼吸在這裏代表著開天闢地,在東方的傳說中,泥人從吸進第一口氣開始,有了生命。

全部播放
專輯曲目

相關影片

選擇播歌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