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是幽默而已——百分之百的 PiA 吳蓓雅

  • 華語
  • 女歌手
  • KKBOX LIVE
Teresa

我們都喜歡幽默的人,正如我喜歡 PiA 一般。 PiA 的歌,清新自然,溫暖而明朗,像是某個特別親切的朋友,光是在身旁凝視著、傾聽著,便能點亮灰暗的心情。但這樣的人,也會有自己的煩惱、隱藏的苦衷,在幽默的保護色下反而更難敞開心胸,吐露真心。

幸好這世上不只有言語。

這晚, PiA 來到風和日麗唱片行,沒有其他夥伴,也沒有太多的談話。一個好嗓音加上一把結他,他要用音樂將百分之百的自己,完整呈現。

不是仙女,卻有療癒悲傷的魔法




風和日麗唱片行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親密地聆聽。或許是太近了, PiA 登場忍不住苦笑:「做為一個文青少女、彈唱歌手,今天本來想要很『仙』地默默飄進來,都不講話,但看來今天是沒辦法了。」談笑之中難掩緊張。

然而當他開始演唱,神情轉為沈靜,有別於先前熱熱鬧鬧的「幽默大師」巡迴演出,映入眼簾的是另一面的 PiA ,更收、更內斂,而歌聲中傳達出的真摯與每一個小心思,依舊精巧。

開場的《打擾》唱出感情記憶揮之不去的困擾,平靜的旋律下隱隱透露無奈與請求。之後演唱的《When I'm alone》、《低潮》更鋪排出或許你我也曾體驗過的情緒風暴——沒有出口的思念、孤立無援的寂寞。我們平常總是把這樣私人的心情藏得好深好深,深怕脆弱被揭開,傷口又崩裂。但這晚,當我們被 PiA 的歌聲觸動的瞬間,似乎也有某部分的悲傷被理解、被宣洩了。那個說著自己不「仙」的他,可有著療癒悲傷的魔法呢,我是這麼確信著。

百分之百的自己,百分之百的默契




這場演出取名為「百分之百的自己」,意指 PiA 在選曲上會挑一些不太常唱,但依舊很喜歡的作品,要樂迷聽見他們原本不太熟悉,卻真真切切的自我。而他也辦了個小活動,在演唱前刻意不報歌名,要大家把聽到的歌曲抄成歌單進行抽獎。雖然 PiA 開玩笑說大家不知道就算了,沒有關係。但觀察大家的反應,顯然大多是死忠粉絲,這點小任務, OK 的。

像是《嘿》、《那樣》這兩首輕快小品,好聽好記又可愛得不得了,全場唱和自然是粉絲基本功,但唱到《keep the faith in mind》或《大人になってから》等英文與日文歌曲,許多樂迷依舊是聽到前奏就埋頭速記,毫不遲疑,看來無論是早期或近期、中文或外語,只要是 PiA 的作品都難不倒大家,粉絲的隨堂考,高分通過。



當然, PiA 與樂迷的默契不僅止於對歌曲的熟稔與否。演出進行中, PiA 分享著生活的大小瑣事,從自己嘗試帶便當談起,到他在散漫的生活中突然有了工作的念頭等等,不知是大家笑點一致還是 PiA 談話真的太有趣,笑聲總是不約而同,像是和認識許久的朋友聊天一樣,心有靈犀,舒服而自在。

如同 PiA 在《我是比較幽默》所唱的:「面對這時代的墮落 / 我是比較幽默。」變得戲謔,是為了轉個方向思考以擔起生活的種種困難,而這份趣味若少了對悲傷的理解,是無法引發共鳴的。這晚,我聽見 PiA 的多種面貌,雖不確定這是否就是百分之百的他,但肯定的是, PiA 的音樂遠比想像中複雜而豐厚,絕不只是幽默而已。

Teresa

文青皮少女心,無論舞台上的愛人如何更迭,不變的是對音樂的炙熱。

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