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鋼琴小天后王羽佳台灣首演

  • 古典
  • 音樂家


焦元溥(以下簡稱焦):身為「20X10蕭邦音樂節」藝術總監,首先我必須再次感謝妳願意在白忙之中抽身前來,為不克演出的鋼琴大師齊瑪曼(Krystian Zimerman)代打。可否為我們談談妳這次所帶來的曲目?

王羽佳(以下簡稱王):這真是一個意外,而既然這場音樂會出於「意外」,或許大家可以讓我調皮一點,以更不同的方式參與音樂節,用不一樣的方法紀念蕭邦。音樂會我以史卡拉第《奏鳴曲》開場,這是有原因的:蕭邦雖是史上最傑出的鋼琴家之一,卻很少舉辦音樂會,主要收入反而來自教學。根據他學生的說法,我們知道史卡拉第作品常是他的教學教材,因此在音樂會我也選了四首我心愛的史卡拉第《奏鳴曲》,向「蕭邦老師」致敬。

然而和蕭邦學習的人可多了。他的音樂影響了那麼多作曲家,史克里亞賓就是其中之一,年輕時他還曾把蕭邦樂譜放在枕頭下,希望在夢中得到蕭邦樂思。我們也的確可以發現,史克里亞賓的早期作品幾乎完全師法蕭邦。因此我上半場也安排了史克里亞賓小型作品選粹,讓人看到蕭邦對史克里亞賓的影響,彰顯蕭邦巨大的影響力。

焦:但妳在下半場則選了兩種不同的改編曲,它們和蕭邦的關係似乎不大。

王:是的。下半場我將演奏李斯特改編舒伯特的三首歌曲。李斯特和蕭邦是朋友,兩人才相差一歲。我雖然懷疑李斯特是否真的了解蕭邦,但他絕對是最熟悉蕭邦的人之一。這兩人雖對作曲和鋼琴技法觀點不同,卻都影響並改變了他們的時代,更讓鋼琴音樂與演奏脫胎換骨。蕭邦沒有寫什麼改編曲,李斯特卻寫了非常多,從歌曲到管弦樂都有。我想選擇李斯特的改編作當成蕭邦的對照,正好可以讓大家比對出蕭邦的個性。

焦:那史特拉汶斯基的《彼得洛希卡三樂章》呢?這和蕭邦有何關係?

王:答案是……沒關係!(哈哈哈)但這和台灣有關係!因為這次演出是我的台灣首演,而我真的非常期待能到台灣!《彼得洛希卡三樂章》是我自十六歲起就開始在音樂會演奏的樂曲,也是我新專輯的曲目,我希望拿這首自己琢磨甚久的作品,當成獻給台灣愛樂者的見面禮,也為自己的台灣首演作紀念。此外就下半場的節目設計而言,其實也是一個對照:李斯特自改編舒伯特歌曲而充分開發出鋼琴的聲樂表現性能,史特拉汶斯基《彼得洛希卡三樂章》則要鋼琴發揮管弦樂效果,探究鋼琴的聲響與音色表現力。我很喜愛舒瓦茲柯芙和費雪狄斯考演唱的舒伯特歌曲,在準備李斯特改編曲時也下了功夫研究他們的演唱,學習《彼得洛希卡三樂章》時也聽了很多管弦樂版《彼得洛希卡》芭蕾舞劇的錄音。而無論如何,李斯特和史特拉汶斯基都在說故事,也都要求非常艱深的技巧,是不折不扣的超技曲目,對鋼琴家而言是很大的挑戰。希望台灣的愛樂朋友能來聽我的演出,給我支持鼓勵,我也不會辜負大家的期待!

焦:不過音樂會裡妳還是選了一首蕭邦,那是作品六十四之二的《升c小調圓舞曲》。我很好奇妳為何會選這首?

王:因為那是我第一次在音樂會中演奏的蕭邦作品呀!那時我才七、八歲而已,所以我演奏此曲已經累積十五、六年的經驗了!不用說,這首圓舞曲對我有非常特別的意義,而每次演奏此曲,我都有許多不同的心得,也回想起好多事。對我而言,在「20X10蕭邦音樂節」紀念蕭邦,我一定會演奏這首圓舞曲,在音樂裡和蕭邦、也和所有聽眾好好說說我這些年來的人生與音樂心得。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43期《MUZIK》古典樂刊)

音樂會訊息:
20X10蕭邦音樂節-王羽佳鋼琴獨奏會
2010/06/28(一)19:30 新竹市立演藝廳
2010/06/30(三)19:30 國家音樂廳

快來Facebook測驗你的蕭邦指數,有機會獲得焦元溥親自開講的『聽見蕭邦』套書(活動至6/18止)
『MUZIK古典樂刊』編輯部

2006年10月,在出版飽和、競爭激烈的坊間書市之中,誕生了一本打破傳統、追求創新的專業音樂雜誌──『MUZIK』謬斯客古典樂刊。數年後的今天,『MUZIK』儼然已成為華語世界少數,甚至是唯一的中文古典樂刊。 這本標榜綜合性主題的古典樂刊,創立不久便以兼具趣味與深度的知性報導、簡潔精緻的視覺風格贏得了讀者青睞,曾經大膽推出以日劇「交響情人夢」為主題的封面特企,成功延燒話題效應,引發熱烈迴響。除了每月定期的名家專欄、主題企劃,以及與國際接軌的樂壇要聞外,『MUZIK』同時也精心烹製電影、文學、美食、旅遊等跨類主題,可說是不只營養,更兼具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