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領香港新晉樂隊赴慕尼黑演出 RubberBand模仿披頭四斑馬線上留影

KKBOX編輯室

於2017年推出的《Ear Up Music Global》(搶耳全球音樂演出及交流計劃)為參與的音樂人提供全球演出機會,讓多元豐富的香港原創音樂在國際視野中得到更多關注,為香港音樂人尋求更多方向發展的可能性,其中樂隊RubberBand,早前便以導師身份,聯同新晉樂隊the prototyke lab、未能接通及Clover Lei,遠赴德國慕尼黑參與當地「THEATRON Musiksommer」音樂節作交流及演出。完成演出後,RubberBand 4子更一同前往倫敦Abbey Road朝聖,模仿殿堂級樂隊披頭四的唱片封面拍下照片留念。

今次RubberBand與眾樂隊藉著與德國音樂機構、樂手、製作人等進行探訪及交流,以多角度認識及了解世界各地的音樂人,如何朝著自己的音樂夢想及目標進發,其中他們到訪了位於河邊的水力發電廠Muffahalle,內裡原來騰出了多個空間作表演場地,其中一個場館的大小更直逼香港九龍灣國際展貿中心的Star Hall。

此外,大隊又參觀了今次交流的主辦單位Feierwerk的總部,內裡有滑板公園、表演空間,以及提供給演出單位住宿的地方。6號@RubberBand身處Feierwerk,坦言有一種熟悉的感覺,6號說:「一走進表演空間就聞到了樂器與場地交融的獨有氣味,當中亦有觀眾欣賞演出時吃喝玩樂所殘留的味道,加上各種配套,令我想起香港的蒲窩。」the prototyke lab的低音結他手Jacky參觀過後也有同感,他坦言很羨慕德國的年青樂隊可以有這樣的演出場地,Jacky說:「當地樂隊只需帶備自己的樂器,就可以免費申請使用場地進行演出汲取經驗,在香港便很難做到。」

「搶耳音樂」大隊另外還參觀了當地一隊樂隊The Notwist在家中的錄音室,看到對方的製作方法,都令樂手們獲益良多,樂隊未能接通的結他手Nicky更被啟發,表示返港後自己也要試試不一樣的創作方式。

不過不講不知,原來RubberBand從未試過在家中做歌,即使在樂隊初組成之時,也只是借用結他手阿正的辦公室充當大本營,6號表示:「2005年樂隊組成之時,大家會將阿正上班的工作室變成了創作大本營,晚上收工就在裡面錄簡單的結他或人聲,後來阿正在一商廈租了個小單位做錄音室,我們的舊作〈一早地下鐵〉就是在這個小單位內孕育出來。其實要在香港的家中設置錄音室是很難也是很奢侈的想法,因為空間太細,而且隔音要做得很好才不會被人投訴。」

除了參觀外,眾樂隊也在當地參與了「THEATRON Musiksommer」音樂節的演出,RubberBand成為「搶耳音樂」大隊中最後演出的單位,雖然中途下起雨來,但觀眾席上有德國人,也有於慕尼黑工作的香港人,這都令RubberBand始料不及。6號回憶道:「這是一個很溫暖的晚上,因為我們一直心願想到外地參與音樂節,想不到能夠在德國演出,而且演出場地更是在曾舉行奧運的慕尼黑奧林匹克公園內,實在十分難得。」

RubberBand今次以導師身份與其他樂隊一起到慕尼黑演出,感覺奇妙,6號分享道:「其實其他單位在音樂圈都很活躍,大家都有很豐富的演出經驗,今次四個單位難得一同到慕尼黑朝夕相對多天,不像平時只有演出前後時間於後台見,大家多了時間聊天,話題都離不開音樂。」

完成德國交流及探訪後,RubberBand便轉飛到英國倫敦遊玩。樂隊中原來除了阿正於中學年代於倫敦求學外,其餘3人都從未去過倫敦,所以阿正便充當導遊,帶其他成員四處遊覽,並做足到訪大英博物館及乘坐遊船欣賞泰晤士河等遊客指定動作,不過要數最難忘的旅程,則要數樂隊一起到Abbey Road留影,這是傳奇樂隊披頭四(The Beatles)的經典唱片《Abbey Road》的封面拍攝位置,同時亦是灌錄該唱片的錄音室所在地,所以早已成為全球音樂人,以至樂迷、遊客的朝聖地。

RubberBand難得一同到訪,當然也有樣學樣擺出經典甫士影合照之餘,也如小粉絲般,在牆上簽名,留下RubberBand的印記。6號笑言:「照片影得靚與否見仁見智,但我們4人認識接近15年,然後一起在這斑馬線上留影,才是最大意義。」6號對於今次遊歷倫敦印象深刻,坦言希望能重遊之餘,更希望日後有機會能在Abbey Road錄音室製作樂隊的唱片。

即聽〈¿醒未?〉,走出去找找新的烏托邦

KKBOX編輯室

編輯室

延伸推薦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