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与墙共舞 伴灯倾诉
一张专辑 纪录张敬轩与旧居的情感事
《Felix》
Me and Mr. Cheung
冲洗不去的生活行迹 纵告别仍然珍惜

人的感情,无时无刻都在散射,或许你以为只有人或宠物才会接收到,才会储起来,其实就算是一间屋,当中的一砖一瓦都已不知不觉地跟你联系上,直至你要离开,才发现你曾投放的爱是这么多,而且永远带不走,只好留下来怀念。

Who is Felix?
2013年,轩仔储了一份首期准备上车,但看了多个楼盘后,发现以这个价钱想住得舒适一点,就只能选择在元朗、天水围一带游走。讽刺是同一价钱如果落户巴黎或曼谷,已经可以住得相当有尊严。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都有选择,你可以匆匆付上首期后,展开长长的楼奴生活,但亦可以用这笔首期为自己开僻另一片新天地。“我相信有更长远的事,比做楼奴更有得着。”就在这时候,一座于1922年起建,为当时英国商人Felix Alexander Joseph名下的住宅Felix Villas(绯荔榭,又名福利别墅)出现在轩仔眼前。而那份首期,正好让他入住这幢三级历史古迹两年,于是轩仔决定将人人看到大过天的置业梦押后,以这笔首期换取一个学习机会,一个感受上世纪20年代生活质感的机会。而专辑名字《Felix, Me and Mr. Cheung》,就是将这位活于20世纪的朋友Felix Alexander Joseph,代入旧居中,恍若跟轩仔有段隔世交流。

香港不单是节奏急促的地方,近年更趋向成为一个只重视经济发展的冷酷城市。发展先决的态度,往往令阻碍巨轮滚动的旧物都要拆掉。“你可以对生活环境的转变没感情,但亦可以付予它一份生命,生活不应该只建立在金钱上。我希望藉着这张专辑,重拾大家对环境和历史多一份尊重。”自从入住这别墅后,轩仔深深体会到昔日的人,如何尊重生活,对家居的一事一物尤其讲究,然后自己也好像被大屋的氛围影响,开始尝试去体验20年代的生活模式。“装修前一星期,我更每天花一定时间,坐在屋内每个角落去感受一下,最终间屋就像向表示想回复到上世纪20年代的模样,于是我便从这入手。”

时光倒流20年代
〈过客别墅〉有这样的一句歌词∶“带走家俬 带不走的家居铺满过去”事实上轩仔确实花了不少心思去布置这居所,就连水晶吊灯的灯座都是亲自扫油。“香港是个你不想改变也逼你去改变的地方,要你默默做,直至失去感觉。唯有住在这里,我可以停下来有自己的思考空间。当时家中没有电视,最先进的科技就是那部8M上网的电脑、平板电脑和智能电话,然后由家俱到餐具都尽量寻找属于那个年代的设计,所以每次返到屋企都有种避世的感觉,是个好好的学习和沉淀自己的地方。”这种互相尊重的相处,令轩仔开始觉得这间屋是有生命的,大家在两年多来,不单有交流,甚至有如谈了一场恋爱般,从而明白到精神生活比物质生活更重要。

将首期化作租金,分24期去散掉,轩仔自言这是任性的。不过决定入住一刻,已跟自己说,就当是一个大型创作计划,希望在这间屋内,得到更多灵感,最低限度可以推出两张唱片和一本书以作交代。结果在这两年间,这张期票兑现了,上年先制作了一张水准极高的专辑《Morph》,其中〈青春常驻〉和〈灵魂相认〉更大受欢迎。同时间,又与摄影师Patt Sham合作,推出《THE VILLAGE》散文影集。至于另一张专辑,就是这将全新EP《Felix》。

四首与Felix对话的歌曲
这张专辑虽然是记录这所旧居,但在创作上则以大宅第一任主人Felix的观点出发,到底这90多年来,经历过时代变迁,望住一位位住客的交替,他心情会是怎样。第一首派台歌〈找对的人〉,看似是情歌,其实是以屋的身份唱出,希望可遇到一位真正懂得欣赏自己的住客。〈过客别墅〉是轩仔用来纪念他与这地方的一份感情,就似为旧居写下纪念册。人懂得抒发自己的思念,但屋的思念又如何启齿?〈绯荔榭·少年〉就似旧居给轩仔的一封回信,讲讲它近百年的所见所闻,还有对他的不舍。而最后一首〈叮当可否不要老〉是用作纪念已故配音员林保全先生的,收录于此因为这首歌是轩仔还住在旧居时收到,这间屋就似有一份灵气牵引住,令入住期间无论自行创作或是收到Demo的质素都特别高,所以特意收录此曲作为引证。轩仔觉得这将会是一张抒发个人感受的唱片,若你听得明,代表大家有缘。

--〈找对的人〉一个接一个 终遇上最好
情路上,人人都在寻找属于自己的Mr or Miss Right,殊不知一幢优雅别墅,也有这种心情,就似等待一个懂得赏识自己的知音人。看似是一首情歌,事实上是告诉你一种寻找匹配的艺术。有人会积极寻觅,有人会静静地等待,可惜只要地点、年份、日子、名字各方有一丁点差异,结果就是不配。或许你会感到气馁,其实有否想过,眼前种种不愉快经历,本是追求幸福的必经阶段,能克服过来,这些挫折将会是你累积幸福的最大本钱。

从林若宁的歌词可见,很多事情是不能触及,亦难以操控,无论你为这段感情花过几多年月心思,都不等于可直接兑换到一份幸福,但这些苦涩,又正是一份鼓舞,每每可激励你坚持下去,直至可找对的人。其中一句歌词“是你的终于会碰到/别太早替未来苦恼/只差一点好时辰/主角始终会等到/苦涩只不过鼓舞”完美示范事情再崎岖,也要有这样的态度。

--〈过客别墅〉优雅地细诉别绪
离开在即,虽然居住时间不算长,但愈是接近离别之日,心愈是戚戚然,很想抒发当中感受,于是决定用一首歌去纪念自己与这旧居的感情。歌曲班底特意找来〈酷爱〉、〈我的天〉的作曲填词Vincent Chow和林夕,以及监制Alvin Leong(梁荣骏)再聚。由于这首歌是用音乐去呈现一个真实地方,所以创作前,轩仔带来大量旧居相片,让几位创作人都有一个既定印象,最后便决定以一份凄美,而带优雅的感觉创作这首〈过客别墅〉。与其太过离愁别绪也无补于事,何不借旧居带出凡事皆应珍惜爱惜,答谢它为你提供过安居的快乐。歌曲的音域相当阔,由起初要压低声线演绎到副歌的声嘶力竭,全程跌荡高低,而监制Alvin更提议开首几句以近似讲故事的模式唱出来,令歌曲多一份生活质感。对于现在的制成品,几位都非常满意,再次肯定这的确是一个令人酷爱的班底。

--〈绯荔榭·少年〉豁达老人向少年问好
若用拟人法形容这所别墅,他会是一名年届90的老翁,多年来经历时代变迁,看着住客匆匆往来,有时更会孤单地等待下一位住客的来临。这首歌就完全代入他的世界,并向昔日每位相聚过的朋友说声好。

别墅原名为“绯荔榭”,后改名为“福利别墅”。绯荔是音译名,榭,原指园林或河边兴建的休憩楼台,在这是指一幢小屋,少年就是多年来住过的每一位。这首歌就似由旧居写封信给轩仔,向他问候下,向他闲聊过去的点滴。“虽然不是情歌,但当中触及的那份感情,其实比过去自己每首情歌更澎湃,录音前的试唱,几乎没一次可顺利完成,每次都显得十分激动。”从歌词可隐约意会到,这所大屋对轩仔有种特别挂念,因为他是其中一位最懂欣赏自己的住客,但作为一位90岁老伯,理应对世情看透,对聚散看得淡然,所以徐继宗在歌词上也凸显这份豁达和洒脱,甚至反过来安慰他,离别时不要只剩下不舍。

--〈叮当可否不要老〉献给保全叔的礼物
今年年头,过去30多年,一直为叮当赋予生命力的专业配音员林保全离我们而去,同时亦代表一把陪伴小朋友成长的声音成为绝响。当时无论大小报章杂志,甚至是网上贴文,都爱以〈青春常驻〉的第一句歌词“叮当可否不要老”作为怀缅标题。其实在差不多时间,轩仔又收到一首由Edmond Tsang作曲,陈耀森填词,怀念保全叔的作品。作品由曲到词都写得非常好,唯独出现时间不太好。“我不想在当事人离开不久便推出这首歌,彷佛在消费别人的伤感一样,于是特意留起,在保全叔离开大家差不多一年后,以怀缅的心情去发表。”虽然歌名是〈青春常驻〉的歌词,但轩仔强调这绝非延续篇,只是若要用一句说话去形容对保全叔的挂念,这是最易引起共鸣的一句。至于这首歌与Felix的关系,因为歌曲Demo是他还住在旧居时收到的,这间屋就似有一份灵气牵引住,令入住期间无论自行创作或是收到Demo的质素都特别高,所以特意收录此曲作为引证。

旧居简介
绯荔榭(英文:Felix Villa),是位于香港岛摩星岭摩星岭道61号的一座西式平房。于1922年兴建,起初为英国商人Felix Alexander Joseph名下的住宅,亦是同区第一个发展的高级住宅建筑群。直至1957年,香港大学购入改作为职员宿舍,并改名为“福利别墅”。现被列为香港三级历史建筑,入住租户只可作简单装修,谢绝一切更改室内结构的工程。

绯荔榭原先分为Upper Block及Lower Block两排共18幢独立洋房,1995年,高座的10幢遭拆卸,剩下现时位于摩星岭道及域多利道中间的8幢低座洋房作租住用途。绯荔榭楼高3层,属于西方古典复兴式建筑,设有圆形窗台、烟囱和露台,每个单位面积约3,000平方尺。这设计完全附合当时政府对于摩星岭住宅区兴建的两大规例,楼高不得超过35尺,以及采取西式的建筑风格。张敬轩在居住的两年半间,曾外借给容祖儿拍摄〈七不思议〉MV,而在搬离前,更为自己的全新专辑拍摄封套及〈过客别墅〉的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