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当人类先祖懂得以符号记事后,这蒙昧世界终于能被描述:那神祕莫测、令人感到怖惧或壮丽的大自然,开始有了形形色色的标记用以所指-无形之物被归纳、分类、驯服,人类文明从此开展。
我紧盯着时间里周围人流动的生命波纹、记述所见事物,一点一滴、摹仿手中只有石凿的人类祖先,在微弱火光之中以简单的符号记下、试图解释那个亲眼所见、复杂的大千世界。
-雷光夏


雷光夏是华语流行音乐里,非常特别的存在。
从1995年的第一张专辑“我是雷光夏”到电影《第36个故事》原声音乐大碟“她的改变”,雷光夏在文字、作曲、演唱、配乐里展现了独一无二的诗意与画面感,她的音乐很难归类,歌曲里也没有太多对爱情的歌咏,甚至不假掩饰她对生命本质的脆弱与怀疑;尽管如此,她音乐中独特的理性与温暖,却是许多人心灵上的神庙。
当年的文艺风尚未被音乐市场所注目时,雷光夏清新淡雅的词曲创作,配合上细腻编曲及制作,获得不少消费者及音乐制作人所推崇,甚至接下来的金曲奖、金马奖等重要的相关音乐的奖项,雷光夏的作品都获得很好的评价。
雷光夏以她独特的视角,纪录这个由想像、经历、梦、记忆、与无意识的历史所构成的大千世界。萧雅全导演说:“光夏不在空中看风看云,她鸟瞰地。因为鸟瞰,她看到的人事有高度,她看到的万象有韵味。”她用歌与音乐,透过她轻柔的话语,试图描绘、记述她所见所感的世事万象,转化成音乐作品。

距离上一张个人专辑“黑暗之光”已时隔9年,雷光夏用她一贯的诗意笔触与音乐感性,创作出第7号作品“不想忘记的声音”。而这次伴随着专辑,雷光夏将过去累积的小型Live演出经验,第一次扩大于TICC举办演唱会《消失的奏鸣曲》,她将用更完整的篇幅、更丰富的互动视觉,演唱全新专辑及历年经典作品,带领听众们走进专属于雷光夏的感性世界,从不灭的记忆中重现消失的奏鸣曲。

时间与空间“迁移”的印记 包围起来的梦
汇整出“不想忘记的声音”

雷光夏说:“每首歌都是一个包围起来的梦。信息取自真实与记忆中,那些不想忘记的声音。”
“不想忘记的声音”其实是从一个“迁移”想法开始记录起。大多数的人,脑中想到“迁移”是一个地点的移动,但在雷光夏的音乐里,是许多“迁移”过程的汇整,来自一段旅行、一段家族的回忆、一段声音的回溯、一个影像的感官、生命某个阶段的改变……等。
这个改变,有时并非来自于计划性,突如其来的变化,脑中会同时存在过去及未来2种不同的节拍,让人们想留下什么?又或者会期待什么?这种交替的反差,产生出“当下”的印记,这个印记就变成文字与旋律,呈现在雷光夏音乐作品之中。有趣的是,这些印记成为音乐作品之后,就没有了时间差,在不同的时空中,都能有不同的心神领略,随着外在情节的流动,听音乐的乐迷们,似乎也可以随着领略“迁移”的情境。
这张专辑的迁移旅程跨越一大段时间与空间,制作时间距离上一张跨越了9年的时程,心灵上的时间段却可以回溯到雷光夏外祖父的时代,在“明朗俱乐部”这首歌中雷光夏写出她未曾谋面的外祖父的故事。空间的迁移则包括了短期的旅游与居住地的改变,雷光夏前往非洲及欧洲的西班牙、匈牙利、奥地利维也纳等地旅游,在地球上不同的地方触发她的创作灵感;在制作这张专辑的过程中,雷光夏搬离了她住了30年的老家屋,住家迁移的感触让她纪录了“有小狗的房子”音景、及创作“Thank You”这首作品。此外还有在阅读宇宙全像理论新闻之后,触发对于存在的思考、意念投射想像的“蓝图”。雷光夏以音乐与文字拓下时空的印记,成为一个个被包围的梦。

跨越世界与优秀音乐人合作
身体孤独 心灵却丰盛的音乐旅程

这次“不想忘记的声音”专辑,雷光夏与世界上许多优秀的音乐人合作,专辑录音请到 《13个雪莉》获奥地利电影节“最佳声音设计奖”的好友Christoph Amann担任录音师,透过他也与几位奥地利顶尖音乐人合作,包括爵士、前卫音乐家小号手Franz Hautzinger,国立维也纳音乐大学、布鲁克纳大学小提琴教授Andi Schreiber,维也纳广播交响乐团(RSO)第一小提琴手Marianna Oczkowska。在台湾则与长期合作的好友,金曲奖最佳编曲、大提琴手陈主惠,以及资深制作人黄中岳一起编曲。
有这么多顶尖的音乐人好友一起合作这张专辑,但其实制作的过程中有大部份时间是雷光夏一个人待在电脑前,把很多的重量放在自己单独的肩上。有几首歌透过网路和各地的乐手、奥地利的录音师朋友工作,其他的时间雷光夏一个人对着电脑,回复到很久以前她刚开始接触电子合成乐器作音乐的状态。
雷光夏说:“有几个时刻几乎要哭泣撑不下去,但我明白自己的心智始终很确定:这是一件必须自己单人完成的事,就像是爬一座艰难的山,没有人可以代替我走,也唯有如此,才会知道自己的肌肉是否仍有力量支撑大气压力与重力。”

导演/影后/文学家/制作人/创作歌手/摄影师/乐评人/平面设计/DJ等
共同推荐
跨界艺文同好 期待雷光夏九年之作

雷光夏除了是创作歌手的身份外,还是电影配乐制作人、电台DJ等多重角色。这次他要出版新专辑的消息公布后,许多支持他的好朋友们都纷纷要为他加油打气,例如台湾之光候孝贤导演、林强等都来为雷光夏送上祝福。他特别谢谢这些给他能量的朋友们:侯孝贤导演、钱翔导演、萧雅全导演、刘若英、桂纶镁、林强、制作人钟成虎、制作人陈建骐、作家骆以军、作家梁岱琦、五月天玛莎、1976阿凯、魏如萱、乐评人马世芳、乐评人马欣、乐评人叶云平、乐评人小树、DJ福怡、DJ Elsa、POP电台音乐总监Danny、摄影师余静萍、设计师聂永真、风和日丽唱行查尔斯…。以上各方的卓越人物们,透过文字的传递,希望让更多人认识雷光夏。

雷光夏 “不想忘记的声音” 创作笔记

1. 不想忘记的声音 (Sounds Not to Forget)
时间流动了,但有一些声音连结着回忆,一直在心里,不因为时间绵延漫长而改变。这首歌体现一种纯净、简单、自然的状态,越简单的,往往越让人记忆深刻,不会随着物换星移而变化。作为专辑开场也是同名歌曲,想要找到那样的质地。

2. 在世界的每个早晨 (Every Morning of the World)
这首歌是雷光夏在西班牙塞维亚旅行时写的。当时是礼拜天的早晨,雷光夏看见许多人穿戴整齐要去教堂礼拜,感觉庄严肃穆,但同时也有另一些穿着舒服随意的人,并没有往教堂的方向,而是在自己的生活里穿梭。这样反差的画面,触发出这首音乐作品。

3. 远方的鼓声 (Distant Drums)
记忆就像远方传来的欢乐鼓声,你希望它永不停歇。演奏总有停止的时候,记忆却可以反覆回味。“远方的鼓声”,是“过程”的心神领略、是“记忆”跟“自我”的对话。就像是翻阅过去的日记本,用一种观众的角度重新检视过程的片段。
物质生活可以快速分析出任何酸甜苦辣咸喜怒哀乐愁的结构,相对的,组识记忆的过程,却是慢速、粗糙、有选择性的,跟现实生活形成强烈的对比。在一快一慢的验证中,这首“远方的鼓声”做了最好的调味,唤醒生活的原味、生命的原味。

4. 远方有雨 (Love at First Sight)
去非洲旅行时,在高速公路上睡睡醒醒,雷光夏在模糊间看到一个似梦似真的影像:前方的下起大雨和风,她迎向风雨而去。醒来之后,便留下了这首旋律。之后这个主题也发展成纪录片“三生三世聂华苓”的配乐。

5. 公路电影 (Road Movie)
专辑里最早完成的一首歌。
当时雷光夏隐约感受到珍惜的人与物,必须暂时的离散,即将出发去面对未知状态。她说:“我希望,如果真有答案,请给我勇气去面对将发生的一切。”
事后再回头看,“曾经放手 如今明白原因”。

6. 那些时代的风景 (Scene)
对于生活的这片土地的回忆,构成了时代的风景。

7. 蓝图 (Blue Print )
雷光夏读到一篇科学报导,说科学家透过计算,推论出我们存在的宇宙,事实上是另个较平板、低维度的宇宙的全像投影。她说:“如此真实的每一天,竟然只是另一个事物信息的投影组合,难以想像!我彷佛回到了人类文明初开,恐惧又兴奋-这些年来,在此一维度现实的刨刮之中,总得面向并凝视着那不确定的彼方,看见那些更复杂但美妙的景象,然后将它纪录下来。”

8. 明朗俱乐部 (White Terror)
这首歌是关于雷光夏未曾谋面的外祖父。她说:
“我没见过亲外祖父,主要是当他因白色恐怖被枪决时,早已与外祖母分开另娶他人(是二战替日南洋从军时带回来的海南岛女人),他的女儿—我的母亲成了遗腹子,自然也从未见过亲生父亲。
写“明朗俱乐部”这首歌时,并不是因为他,而是那天去参加了一个同辈女性友人的丧礼,回来后某个意像却一直浮现—眼前是一位青年男性形象。他站在书桌上,是赴死般的决定飞行前夕,我只能沈默地跟在他身边,什么也做不了。
写歌的同时,恰好听父母提起最近外祖父的档案终于被解密—让他入狱致死的左派读书会叫做“明朗俱乐部”,据说即使受到刑求,他在死前,都没供出任何同伴的名字。
于是手边进行的歌词忽然有了所指:似乎是那未曾谋面的外祖父,前来与隔代的血源道别。而我的责任,是纪录他那时心中的决意。
他过世之后党国抄家,根据档案,他一贫如洗的房子里只有桌子、椅子和一个书柜,以至于当局放弃了没收“财产”的念头。”

9. Into the Deep (在深处)
雷光夏在匈牙利旅行时,在地铁站听见一位老人在演奏,那乐声隐约唤起某种内心深处的记忆,于是留下了这首作品。这首作品的另一版本同时也用于电影“回光奏鸣曲”配乐中。

10. 写给雨天的歌 (Rain Song)
这首歌的意象画面来自一场午后的阳光雨,阳光折射在雨上。歌词则是在描述一种爱,有些人付出爱时不需要任何反馈,那是自然而然,以最平稳的状态给予,一种无条件的爱的频率。

11.有小狗的房子 (House with Dogs)
12. Thank You (谢谢你)
这两首作品,来自与老家屋告别的经验。雷光夏说:
“2013年搬离了居住30年的老家屋,早预感自己一定会常梦见它( 就像到长大后仍常梦见国小校园无止尽的迷宫走廊),只是没想到后来每次梦中出现的老屋,总是以它自己的意志变形—有时我看见卧室里没收拾的小首饰(但我并没有这些首饰)、书本、大头贴相片(现实中当然早已搬得什么都不留);有时梦见它前院被掘开一个深黑大坑洞,木头潮湿、栅栏腐烂;另一次,推开门进入院子,原本的隐身树丛间的房子竟成了人声鼎沸的咖啡馆。或是后院洞开,成了开发的宝地,我们要进入房子取东西,还得留意那笑盈盈但似乎不怀好意的旧邻居。
也许它们的确是真的。”

Full Track

1
不想忘记的声音 (Sounds Not to Forget)
雷光夏
  03:29
2
在世界的每个早晨 (Every Morning of the World)
雷光夏
    02:43
3
远方的鼓声 (Distant Drums)
雷光夏
  03:34
4
远方有雨 (Love at First Sight)
雷光夏
    02:32
5
公路电影 (Road Movie)
雷光夏
    03:59
6
那些时代的风景 (Scene)
雷光夏
    03:14
7
蓝图 (Blue Print)
雷光夏
    04:26
8
明朗俱乐部 (White Terror)
雷光夏
  03:57
9
Into the Deep
雷光夏
    03:02
10
写给雨天的歌 (Rain Song)
雷光夏
  03:50
11
有小狗的房子 (House with Dogs)
雷光夏
    01:07
12
Thank You
雷光夏
  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