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近一年来,因为《伍佰的LIVE》专辑的成功,盛名压力使伍佰重新思考音乐本质与创作的方向;对外界习惯以音乐分类来标志他们的音乐从蓝调摇滚到新台语歌、老歌新编乃至台湾新音乐代表等的桂冠加身,他很清楚知道自己试图寻找的不过是音乐的各种可能罢了。

“因为贪心,才要什么都试。”伍佰说。

创作时他是十分“自私”的,能先满足感动自己的, 才有打动他人的可能。

《爱情的尽头》是伍佰1996年的最新作品,在一片幡然成风的台语再兴声中,何以推出一张全部都是国语创作的专辑?面对长年久居台北都会造成环境语言的更变,无可避免地,伍佰必须正视他每次创作阶段的不同语言媒介,才能避开“泛文化”的陷阱,不让语言限制住音乐的无边国界。

这未尝不是一种预告,藉以抛开live专辑带来的成功包袱,将一切归零再重新出发。

当你想进入这张全新的伍佰的世界时,记得别被伍佰豪放的歌声或外表骗了:你若不能读出浪人歌中的淡漠其实有最火炽的挽留,你就无法知道他遥指的爱情尽头,不是荒原,是接近天际线的自由;如果说live 祭出一种骇人的群众力量,那么《爱情的尽头》要处理的则是一颗灵魂内在真实的喟赞;倘若在浪人的情歌里我们听见对世界的愤怒与对抗,那么在《爱情的尽头》里头,我们看见了多一些的沉淀,看见一个明亮、有希望的宽阔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