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今年春天最适合听的乐团

“一池春水 如梦的台北 多美好的人生 在颓败的地方找到快乐”

从一个最混沌的状态里发芽,有过暴裂有过激热,很快的就开始等待最后一秒的坠地了。他需要温柔而抽离的酒精,唱漫天舞地的歌;干枯的浴室他留不住,用仅剩的个人倾向跳入蓝色的海,裸身浮沉到海口,静而凝视的姿态、拧气闭眼。
 
“你会不会一去不回来 ?我在烟里等你”

___无法排遣、无法打发,无法洒脱地丢弃,只能坦坦面对,豁豁地与之相处。去去回回,堵了那扇门有另一散扇窗,用缓慢拖沈的喃喃说一种潮湿的快乐,闷着黏着困着,不留余地得把痛苦也合而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