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1999,唱片变成看与穿的配件,不再是用听的。就在流行音乐被音乐自身掏空、泡沫化的同时,伍佰&CHINA BLUE的最新国语专辑‘白鸽’,在众声拼命喧哗中推出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破坏”与“创造”向来是伍佰吸引大众的重要因素:‘树枝孤鸟’的冒险犯难,‘爱情的尽头’对抗当时制式的国语情歌,LIVE系列专辑挑战传统台语、对录音的限制成规,伍佰以行动抗拒一成不变的沉疴,创造一种台湾对音乐新的体会。

当一般人习惯追求更趋复杂的音色曲式时,伍佰不用很前卫的方法来表现一种复杂,也不用很玩乐的方法来表现一种趣味。

‘白鸽’舍弃一切外在炫耀的可能,反而将关注的重点放在对土地与真实生活的体认,这些举动,才是真正的大胆。

看似非常伍佰个人自我世界的‘白鸽’,其实包含很多人生的探讨。对伍佰来说,‘白鸽’是他多年来历练的心情,是旅程中的一个阶段(不是终站);因为还在飞,是一张在“飞行中”的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