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n Shou

Lyricist: 潘偉源    Composer: Richard Marx/Fee Waybill
困兽


似只困兽再次挣扎著 拼发我倾慕
你却笑笑 冷冷讥讽道 各有各的路
撕开的心有魔鬼跳舞 狂似暴徒
沙哑呼声起疯癫控诉 燃烧的血液人变燥

你要向我快碎的心窝插一刀
祈求我跌下 祈求我跌倒
你要向我已碎的心窝插多刀
祈求我碎裂 如猎人「挡」小兔


似只困兽再次挣扎著 拼发我倾慕
你却笑笑 冷冷讥讽道 各有各的路
高温小咀把香烟再吐 来看我怎跌倒 (看你怎跌倒)
挤熄香烟然后高声笑 以施舍态度来劝告

你要向我快碎的心窝插一刀
祈求我跌下 祈求我跌倒
你要向我已碎的心窝插多刀
祈求我碎裂 如猎人「挡」小兔 [[[ 如猎人「挡」小兔]]]

迫使我入圈套 落冷冷地牢
没法信你会竟然 以爱意插我一刀 [一千刀]


高温小咀把香烟再吐 来看我怎跌倒 (看你怎跌倒)
挤熄香烟然后高声笑 以施舍态度来劝告

你要向我快碎的心窝插一刀
祈求我跌下 祈求我跌倒
你要向我已碎的心窝插多刀
祈求我碎裂 如猎人「挡」小兔

你要向我快碎的心窝插一刀
祈求我跌下 祈求我跌倒 呜~~ 啊~~~~
你要向我已碎的心窝插多刀
如猎人「挡」小兔 哦~~~哦 哦~~~~~

你要向我快碎的心窝插一刀
你要向我已碎的心窝插多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