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 [眼已垂落]

Lyricist: 阿牧    Composer: 阿牧
而我 [眼已垂落]
词/曲:阿牧


我们都 不愿放下心中的那把尺
让自己 活在痛苦纠结的迷雾中
他们说 人要懂得知足懂得结束
但我说 一切标准要以自己为主

他们在一旁
不过就那样
好坏都藏心房
你有没有曾经怀疑
这样的谜底
它是否真合理
‧‧‧‧‧‧‧‧‧‧‧‧
‧‧‧‧‧‧‧‧‧‧‧‧

而我的眼已垂落
(而我的眼已垂落)
而我的耳已闭锁
(而我的耳已闭锁)
而我的嘴已沉默
(而我的嘴已沉默)
而我的心已消瘦
(而我的心已消瘦)

//////////
(我们都 不愿放下心中的那把尺)
(让自己 活在痛苦纠结的迷雾中)
(他们说 人要懂得知足懂得结束)
(但我说 一切标准要以自己为主)

他们在一旁
不过就那样
好坏都藏心房
你有没有曾经怀疑
这样的谜底
它是否真合理

‧‧‧‧‧‧‧‧‧‧‧‧
‧‧‧‧‧‧‧‧‧‧‧‧
而我的眼已垂落
(而我的眼已垂落)
而我的耳已闭锁
(而我的耳已闭锁)
而我的嘴已沉默
(而我的嘴已沉默)
而我的心已消瘦
(而我的心已消瘦)

而我的眼已垂落
(看不见那片荒漠)
而我的耳已闭锁
(挣脱了人也消磨)
而我的嘴已沉默
(无法再辩些什么)
而我的心已消瘦
(就快要放弃执著)
//////////
‧‧‧‧‧‧‧‧‧‧‧‧
‧‧‧‧‧‧‧‧‧‧‧‧
他们在一旁
不 过就那样
好 坏都藏心房
你有没有曾经怀疑
这 样的谜底
是否真合理
他们在一旁

你有没有曾经怀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