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t

Lyricist:     Composer:

这是个礼物 但来早了一点
这是个赌注 不能给你完整的一切
焦急 并不是期待你的出现
只希望这全部都只是一个误会
对 凶手是我 凶器是钱
把你的未来夺走 在你醒来之前
这不是个对的时间
对著手术室前
灯光有点刺眼
Sorry 不能让你停留在这个世界
我明白 生命来得并不轻松
本来应该期待怎么会变得那么心痛
一旁有几个新手的父亲捧著孩子经过
这该是开始 但是 该死 却是你的尽头
结果已经决定 但不想带著遗憾前进
如果再次面临 是否可以选择不同的结局
记住你 并且把你的部份带著延续
迟了对不起 但已经拉不回的间距

眼看永远无法 将你从梦里松绑
矛盾在心里 不停地摩擦碰撞
回不到开始的地方 那带刺的地方
解除那徬徨
正当来迟得沮丧 又擅自地并发
是不是该放下

我试著以平常心来交代
但罪恶感却经常性在交战
害怕考验 抱歉 阻止你的冒'险
道歉无非是奢求你的了解
经过丽婴房刻意保持距离
对哭声采取拒听 逃避具体的讯息
我看见 一团黑暗在心中现形
一串悲叹 周边 便布满血迹
你我的身影 在此刻短暂的交集
我消极 所以让生命 没了消息
关于对错? 没有对错 呆滞没有动作
结束你 是后悔的浓缩
当准备 还不够完整 一直拉扯
如果做了相反的选择 及时刹车
幻想著你的未来 我不够资格
停摆的时刻 映满了失策 溢满了自责

眼看永远无法 将你从梦里松绑
矛盾在心里 不停地摩擦碰撞
回不到开始的地方 那带刺的地方
解除那徬徨
正当来迟得沮丧 又擅自地并发
是不是该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