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

Lyricist: 姚若龍    Composer: 陳小霞


太亲密的关系像不像海底
看著温柔的草美丽的鱼
屏息太久一瞬间快不能呼吸
秘密会不会是某种氧气

有没有一种孤僻能被允许
当著最爱的人面无表情
躲在自己的世界混乱或整理
就是单纯地不想被干预

翻完我的简讯我的信
能不能顺便翻翻我的心情
我们有隔间不同的心灵
所以有动线不同的情绪


当爱情只剩嘴巴少了耳朵
就变得妳只相信妳猜测的
当感应在你我之间不再流动
该怎么说 没死不代表活著

当爱情只剩眼睛少了耳朵
就变得妳只看到妳怕看的
我努力越解释妳越流泪激动
但有些事 不仔细听不会懂


翻完我的简讯我的信
能不能顺便翻翻我的心情
我们有隔间不同的心灵
所以有动线不同的情绪

当爱情只剩嘴巴少了耳朵
就变得妳只相信妳猜测的
当感应在你我之间不再流动
该怎么说 没死不代表活著

当爱情只剩眼睛少了耳朵
就变得妳只看到妳怕看的
我努力越解释妳越流泪激动
但有些事 不仔细听不会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