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谁

Lyricist: 黃偉文    Composer: 頡臣
你和那谁那天分手
你泪痕像条绿色的锈
顽固地种在眼睛一角 直到永久 抹不走

但是浮游在 生活乱流
你那新生 你也必须接受
就算多悔咎 自责别太久
不要恋恋心里 那个伤口

渡日月 穿山水
尚在恨 那~谁
谁曾无坚不摧
摧毁的废墟
一早 变做 你美好新居
创疤你不挖 亦不知有过 在这里

泪叠泪 风一吹
渐莫辨 那~谁
连重提 往事也 不再绝对
她怎伤害你 讲起 你没再 吐苦水

有时你还觉得温馨
这泪流像存在的表证
没有恨过便更加彷似 白过半生 冷清清

像突然忘掉 尊姓大名
却记得她 教你差点丧命
是创伤太重 或觉悟太轻
使你不懂释放 怨怼的根性


渡日月 穿山水
尚在恨 那~谁
谁曾无坚不摧
摧毁的废墟
一早 变做 你美好新居
创疤你不挖 亦不知有过 在这里

泪叠泪 风一吹
渐莫辨 那~谁
连重提 往事也 不再绝对
她怎伤害你 感恩 替代了 那苦水

谁没两个致命旧爱侣
不见得 就要听到 春天也恐惧
可以不唏嘘 可以不心虚 放低跨过去

渡日月 穿山水
尚在恨 那~谁
谁曾无坚不摧
摧毁的废墟
一早 变做了满山青翠
敏感处不碰 便不知你葬著心碎


若旧梦 不堪追
就别问 那~谁
从何时 你学会 洒脱面对
她怎伤害你 可否 就当做老天 完整你那 没挫败波折 一生之旅
功德圆满 方可爱下去 带笑归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