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介紹

謝安琪2011大碟《你們的幸福》文案

我們的幸福是這樣,你們的幸福又是怎樣?

這是一張有關「快樂」和「幸福」的專輯。

當然,所談及的,並不只是吃喝玩樂和遊戲人間。更想探討的,是在這千瘡百孔和末世氣氛彌漫的社會裡,什麼是「快樂」和「幸福」。

我們沒有答案,只希望與聽眾一同思考,各自找出適合自己的詮釋。

一)十二月二十

創作意念在2010年底蘊釀,作品完成於2011年2月16日。

以2012年12月21日為末日之說作背景,揉合Reggae、R&B及Spanish Folk Song的「玩味曲風」,借題發揮,狂想一番:究竟在末日的前一天,人們會怎樣渡過?

在這貧富懸殊的社會,人分等級。到那天,精英和權貴可乘坐方舟逃難,以便「災後重建」;平凡草根的,就只好留在家中,無奈地等待終結來臨。總之,兩個階級,兩種待遇,兩個世界。

這是一個故事,一個劇本,純屬虛構。末日,只是場境,真正探討的,更多是貧富的不公,階級的分歧,及在大難臨頭時,人性會如何反應?人的價值應如何衡量?生存,又是否只是精英的特權?在這情境裡,權貴與平民,誰較有福?

二)潔淨皇后

在這J-Rock重口味作品裡,讓我們嘗試體驗一位新來港女清潔工的生活。

她可能擁有高等學歷,身懷絕技,但在香港這「異鄉」裡,她的資歷不獲承認,飽受歧視。在沒啥選擇下,為了生計和養活女兒,只好當上清潔工。當然,清潔工是正當職業,並無不妥,但以她的練歷,足可投入對社會更有貢獻的崗位,發揮所長,只是在這獨特的時空裡,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資源」也就是這樣被錯配了。

工時長、假期少、高風險、理想幻滅、家住板間房、夫妻不和等,是她生活的寫照,十分艱苦。可是,現在的痛苦,也許能為女兒賺取機會,幫助女兒脫貧,換來女兒日後的幸福。一想到此,她別無所求,力撐下去。她的幸福,也在於此。


三)你們的幸福

「無知」真的是福?(Ignorance is bliss?)

面對社會上的種種問題,有人選擇不聞不問,置身事外,然後將生活填得密密麻麻,埋首工作、購物、追劇集等。總之,在他們眼中,這種忙碌便是幸福,因為他們再無暇被身邊的問題困擾,心情再無暇受損。

可是,面對這些社會問題而坐視不理,可能會變成縱容問題惡化的幫兇。有一天,可能再無工可作(被大財團裁員而無從反抗)、物價不合理得無物可購(所有店鋪也被連鎖集團操控,消費者喪失議價能力)、劇集再不好看(因為再無競爭)。建基在這些東西上的忙碌和幸福,是否太脆弱?

還是根本是庸人自擾,無知才是有福?

四)臨崖勒馬

創作意念萌於3月日本福島大地震後。

由大地震所引發的福島核危機,令人再次反思一連串有關能源、核安全、發展速度等的問題。核能無疑是具相當成本效益的能源,但面對其潛在的危機和問題(如因天災或人禍所引發核輻射洩漏、或如何處理需經約20多萬年才停止核反應的核廢料等),我們又應否視而不見?尤其當意外發生的代價,須由下一代(或以後數代人)來承擔時,我們現在對核能的肆意發展,又是否太不負責任?我們為下一代所謀的幸福,是真正的幸福還是災難?

核能,真的沒有代替品?

五)少女瑪利亞

在Eric Kwok的Folktronica (folk + electronica)下,藉代入聖母瑪利亞年輕時代的苦難(與兒子聚少離多、為他早晚在外奔波傳道擔驚受怕、眼見兒子被虐打而心痛、痛失愛子、和帶著喪子之痛繼續生活),歌頌她的偉大。

同時,亦探討在2000多年後的現今社會,一個充滿私慾、鬥爭、不公義、和繼續令在天之母痛心的現今社會,人們可以做些甚麼,來為自身的幸福打拼?

沒錯,現今再沒有一個人可以改變世界,但只要每個人也在自己的崗位裡,作出少許犧牲和多做一點「似人」的事,假以時日,世界可能會被這些微少但眾多的力量而改變。

現在,四周滿是頹垣敗瓦,但疏落的小野花,也能令大地變得美麗。幸福也許在不遠處。

六)第二天(快樂是…)

2007年有《第一天》,描寫母親熱切期待嬰兒出世的心情。今天,嬰兒已長成小孩,是時後向他淺談未來,讓他先睹在面前的,是條怎麼樣的路。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在成長的路程中,必定會遇到挫折。可是一樁喜事,足抵八九憾事。可能人生正是這樣,壞事就是來凸顯快樂的美麗和可貴,尤如天上繁星,在愈黑暗的天空中,愈顯耀眼。

孩子,不用擔心,日後遇有失意時,試試抬頭望星。

七)溫室

在Seasons Lee招牌的強勁電子舞曲中,看看什麼是溺愛。

現今社會比以前的富裕,家長亦有較好的經濟能力照顧兒女。於是,很多小孩也有外傭照料、一週七天也有機會學習不同的技藝、出入有汽車代步、活動場所多有冷氣等。總之,今天的小孩受到相當的保護,毋須受苦,非常幸福。

父母愛子女心切,無可厚非,能力許可,亦無不妥。可是,過份的保護,會否令子女喪失忍受痛苦、思考解決問題、和獨立自主的能力?這是幸福,還是災難的開始?

八)借過

假若蝙蝠俠在這紛亂的時刻輕言放假,對人們的呼喚不聞不問,對民間疾苦視若無睹,這個蝙蝠俠,不要也罷,請你借過,不要再給我見到你!你猙獰的面孔和可笑的扮相,實在令人厭惡!

但有能力出手救泥民於水火,而又對民間訴求充耳不聞、扮相奇差、兼「開口夾著脷」的,又豈只蝙蝠俠一人?我們每天也不是見到很多嗎?

讓我們隨著節奏「fing」著頭發洩一下吧!

九)浮雲

新來港人士的悲歌,《潔淨皇后》的溫柔版。

在沒有事先約定的情況下,林若寧也送上一首以新來港婦女為題材的作品。其實只要脫去有色眼鏡,不難發現在新來港人士中,很多也是樂天知命,希望以勤奮和努力,換取生活和尊嚴。他們從不希望平白領取福利、或心存僥倖奢望飛黃騰達,只想實實在在的融入社會自力更生。可是,我們有否給予機會他們?我們是否壓根兒太害怕飯碗被搶,不自覺(或刻意)的歧視了他們?

我們是否要讓他們,永遠像浮雲般足不著地?假若我們的天空,滿佈著這些失意沮喪的烏雲,又是否我們之福?

十)大城小動

縱然社會千瘡百孔,不公義的事情每日發生,但也非一無是處,只要細心留意周遭角落,應不難發現令人感動的事情發生著,猶如在這大城市裡,有無數的小感動在廢墟中蠕動,以溫暖點綴著城市。

十一)十二月二十二

在《十二月二十》中,我們幻想末日前一天的情境。這裡,我們幻想末日的後一天,又是怎樣。

大難過後,人們相繼從防空洞(家居、學校禮堂、地牢、或真正的防空洞)浮面,眼見的大地,是一片廣闊,四野無「廈」的平原,空氣清新,景色遼麗。他們互相擁抱,互訴避難經歷,新知舊雨,一同慶生。人類體驗前所未有的共融,亦毋須再為生計勞碌。這片樂土,是現世?還是末日的確發生了,大家已魂歸天鄉?

其實末日與否,他朝君體也相同。既然如此,有生之年又何必相煎太急?何苦為成就、私利、或權慾營營役役,甚至陷害別人,互相撕殺?尋求快樂和幸福,何須大費周章?何不細賞身邊的人和事,可能會發現更多的小幸福?

快樂和幸福,原來十分簡單,亦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