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介紹

越過那面海洋,不是因為厭倦了熟悉的地方,只是越來越清楚,屬於自己心靈的四季,一季的遠走.調息,為的是下一季更豐富的自己。

她站在地球另一邊,錄音室窗外,是玫瑰花車剛走過的街道,幾千朵玫瑰花車的香氣,把唱歌的靈魂,薰得如此按倷不住,如此迫不及待,像戀愛。

誰說沙灘上海難是一成不變的拍打,西海岸的節奏就是不同,它和心跳緊緊相扣,直入心底精彩動人。

誰說加州不下雨,下雨天的加州,很適合把歌聲唱得很柔很高揚。誰說L.A.只適合穿休閒服,比佛利山莊夜夜都有童話般的宴會,她一身玫瑰紅禮服,驚鴻一瞥,如同她歌中偶爾出現的低音,是另外一個你將讚美的張清芳。

只是至今她還找不出原因,為什麼這次歌中的情緒,每一首都是那麼濃郁,金黃的喜悅,深藍的憂鬱,艷紅的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