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華健/張大春 原創音樂劇 賽貂蟬 (My Farewell Lady)

周華健/張大春 原創音樂劇 賽貂蟬 (My Farewell Lady)

發行月份

專輯介紹

一張用聽的舞台劇專輯
一個用音樂描述的故事
一種帶你穿越平行時空的聲音

周華健 X 張大春 X 丁噹 X 全民大劇團
流行音樂與舞台劇 華麗共舞
歷史人物與現代語言 幽默邂逅


※「國民唱作歌王」周華健與「當代華文作家」張大春曲詞的天作之合
※「主題曲歌舞天后」丁噹獻聲詮釋三國戲劇新風貌
※ 全民大劇團再掀翻玩歷史跨界音樂劇新風潮

全民大劇團古裝音樂喜劇《賽貂蟬》 顛覆歷史 創新格局
金牌監製王偉忠 當代作家張大春 天才編導謝念祖 攜手合作

「當兵二三年,母豬賽貂蟬。」

一句融合現代情境與歷史人物的戲謔口語,發展成一齣詼諧喜劇,周華健說,「這齣劇是為古往今來被壓抑、誤解的女性發聲」。音樂劇《賽貂蟬》由張大春、王偉忠監製發想,謝念祖編導,周華健、張大春曲詞搭配,從題目就耐人尋味:貂蟬,這樣一位野史中的曠世美女,究竟是「無人可與之賽貌美的貂蟬」,還是「命中帶賽的貂蟬」呢?

全民大劇團以通俗喜劇翻玩歷史主題而建立了獨特風格,這次更是挑戰音樂劇的形式,將三國故事中的貂蟬拉出來做主角,融入時事的幽默,用全新角度,敘述她與漢末幾位軍閥:王允、董卓、呂布、曹操、劉備、關羽等的糾結故事,她到底是一個貢品,還是一顆棋子?三國鼎立,英雄豪傑滿天下,背後卻是一位女子在轉動歷史。

貂蟬是包括「三國演義」在內的文學作品中的虛構人物,卻讓人們耳熟能詳。野史中關於貂蟬的故事有很多版本,其中之一是關羽娶貂蟬為妻,而這也是《賽貂蟬》的靈感來源:關羽與貂蟬的愛情。「賽」在閩南語裡有「倒霉」之意,貂蟬被英雄們當成禮物送來送去,她如何自處?這齣劇的男主角即是關羽,也是張大春筆下「深眸一望」的英雄。

周華健VS.張大春 古典曲詞創作大激發
流行與京劇元素混搭白話文言 穿越平行時空的音樂導航

音樂劇的要素之一,是歌曲。當張大春決定進行《賽貂蟬》的龐大歌詞工作時,立刻想到了周華健。這兩位一文章一音樂、不同領域的大頑童,2007年在吳興國的當代傳奇劇場的《水滸108》音樂中,就已經開啟了中樂詞曲的默契合作,並將這份緣份延伸到了2014年周華健《江湖》這張獨特而豐富的個人專輯。《水滸108》有三部曲,整個合作下來花了七、八年的時間。這七八年間,周華健與張大春達成了深度的了解與默契,他們兩人有時相聚聊天,往往談笑間就能激發創作的狀態。

有了過去的磨合,這次歷史主題的音樂劇,作詞的張大春在尋找旋律搭配時,也不作第二人想,他盡情揮灑文字、在文言文與現代語言中運轉自如,然後全都交由周華健譜上旋律。在流行音樂間打滾了三十多年的周華健,一直在思考流行音樂還能有什麼新的可能。與舞台劇(音樂劇)的合作,恰恰讓他在這方面找到新的可能。藉由劇中角色的情緒,配上精準的歌詞文字,就給了旋律很明確的方向,撞擊出與正規流行歌曲不同的作品。

周華健與中國風歌曲的緣分頗深,說他有著穿越平行時空的聲音,也不為過。他的早期創作如〈寡婦村傳奇〉、〈擺渡人的歌〉等,就有中國風的元素,他也唱了多齣古裝劇主題曲,包括〈刀劍如夢〉、〈天下有情人〉等,幾乎在武俠風格歌曲的創作與演繹這一塊,成為專家。

《賽貂蟬》音樂劇中的音樂(歌曲)從創作到製作,耗時一年多。周華健面對張大春的文字,一如既往地靈感泉湧,他消化劇情,跟隨對白歌詞文意的呼吸,流暢地寫出一首又一首動人的曲子,時而輕鬆逍遙如〈砍青山〉,時而瀟灑昂然如〈人中呂布〉,也有婉約抒情如〈伶仃花〉、〈深眸一望〉等。光聽音樂與歌詞的流動,就充滿畫面,彷彿可以在腦中上演一齣戲,勾勒出一個故事。

「純聽覺音樂劇」 旋律說情緒 歌詞說故事 音樂演一齣劇
主題曲歌舞天后丁噹激情助陣 稱史上最難唱 佩服貂蟬EQ高
周華健錄音室驚艷:「我知道丁噹能唱,但不知道她這麼能唱!」

《賽貂蟬》音樂劇現場演出的音樂部分,是與台北市立國樂團合作,為搭配劇情與調性,現場編曲與演奏整體風格是較為純粹的古風。而離開舞台劇現場之後,進入錄音室,因為只剩下聽覺,若要再次回顧整個故事,華健決定讓劇的音樂擁有獨立的生命,由一首一首的歌曲來講故事。

音樂劇中歌曲的創作,與流行音樂的差別,即在於流行音樂是用單歌一首四、五分鐘就講完一件事,音樂劇卻是用歌曲串成一齣戲。音樂劇中的歌曲是隨著劇情走的,歌詞更可能只講片段的情緒。然而一旦變成錄音產品,跳脫舞台的劇情結構,要如何使每首歌都具有可聽性?這是周華健在這張由舞台劇衍伸而來的戲劇原聲產品《周華健張大春原創音樂劇 賽貂蟬》中,試圖做的最大努力。

讓歌曲擁有獨立生命的首要之務,就是需要優秀的流行音樂歌手來詮釋。因此,除了華健自己唱男主角關羽的部分之外,他也找來近期正以《搭錯車》音樂劇巡迴演出的丁噹,擔任這張專輯裡主要的歌唱女聲,詮釋貂蟬的心聲。丁噹有「主題曲歌舞天后」之稱,曾以〈猜不透〉、〈我愛他〉等動人情歌廣為人知,更唱過多齣古裝火紅戲劇的主題曲,包括《蘭陵王》的片尾曲〈手掌心〉等,她能歌善舞,擁有豐富的戲劇與歌唱結合的經驗,是最適當的人選。華健在錄音室裡一聽丁噹開口,驚為天人,讚嘆地說:「我一直知道她能唱,但不知道她這麼能唱!」

然而,儘管歌唱經驗這麼豐富的丁噹,剛拿到這些歌曲時,也有點傻眼:歌詞太難了!幾乎全都是古文,再加上有音樂劇的背景,讓歌曲的詮釋更加困難。丁噹說,這可能是她有史以來遇過最難的案子,她甚至唱到舌頭會打結。

後來,華健告訴丁噹,不用侷限於音樂劇,只要找到她詮釋流行歌的方式即可。丁噹也對劇做了很多功課,她的心得是:貂蟬不是聰明,是EQ很高。畢竟一個女人被送來送去,還不生氣,實在不簡單。如果是丁噹自己,才不可能一一去面對那麼多類型的男人。丁噹佩服貂蟬的EQ,覺得她內心是個柔軟的人。

在這張音樂劇的歌曲中,丁噹要跟多種角色對唱,她消化劇情,讓自己變成貂蟬,覺得貂蟬是愛著關羽的,但關羽最後沒有選擇她,因此她跟關羽的對唱時,用比較硬的倔強態度,顯示女生要掩飾心中的難過。而相對的,面對呂布等其他角色,她就用較柔軟的方式唱。這讓她想起在唱電視劇《風中奇緣》主題曲〈白頭吟〉時的樣子,完全進入劇裡面,想像自己是那個角色,就越來越能進入歌曲,完成了這個艱難但過程很享受的任務。


周華健領軍音樂劇原聲專輯 新生代音樂人全力相挺
鄧緯聖 王思遠 戴荃 打造年輕化純聽覺音樂劇新體驗

這張《周華健張大春原創音樂劇 賽貂蟬》收錄16首曲目,以中樂京劇為基調,與時代接軌,混搭現代流行樂的元素,流暢入耳,趣味十足。

在編曲、錄音、製作方面,統籌的周華健首次讓他自己公司「擺渡人」的愛徒鄧緯聖挑大樑,擔任整張專輯的製作人。鄧緯聖是新生代音樂人,集音樂創作、製作、錄音的才華於一身,與周華健合作十多年,參與製作多張專輯,深深了解華健的音樂,同時也注入年輕世代對音樂的品味,和華健一起完成了這張音樂性豐富的作品。

在歌曲演唱方面,除了男女主角,華健也首次攜「中國好歌曲」中的兩位高徒王思遠及戴荃來助陣,演唱錄音版的歌曲,演繹不同角色,透過音樂來進行戲劇的對話,喜怒哀樂各種情緒變換,多首歌曲包含劇中台詞,說唱夾雜,既有趣味,又重現劇情的精神。年輕帥氣的王思遠是科班出聲,精通樂理,能駕馭古典旋律,於2014年在「中國好歌曲」中獲得周華健組冠軍;而創作能力強的戴荃則是2015年在「中國好歌曲」中,以一曲融入京劇創作的〈悟空〉與周華健結緣,他獨特的嗓音與個性,亦相當符合《賽貂蟬》歌曲的中國風調性。


新銳優質水墨畫家張榕珊操刀專輯主視覺 中西融合全新風格
張大春揮毫專輯標準字「賽貂蟬」 百幅中取一幅

《周華健張大春原創音樂劇 賽貂蟬》的音樂性獨特,融合了古典與現代的元素,因此在專輯設計上,也更下功夫。企劃團隊找來金獎設計師方序中,統籌整體的設計概念。有別於《水滸三部曲》的藍色系,《江湖》的白色系,《賽貂蟬》用紅色系來呈現,完成了紅白藍的一系列。

主視覺延續周華健與張大春合作的作品《江湖》一脈,主調性是書法水墨。方序中找來台灣新銳水墨畫家張榕珊,風格融合中西,以充滿力量的水墨畫,搭配電腦photoshop後製,呈現出極度唯美又豪邁的視覺風格。張榕珊是科技人,白天上班,利用晚上時間進行水墨畫創作多年,其風格展現出男性的征戰殺伐,更也多了女性的柔美。

張大春習練書法超過二十年,已經自成風格。請他為專輯標準字「賽貂蟬」揮毫,一頓飯局之後,他將眾人邀請到家裡,乘著微微酒意,他拿起紙筆就寫,一寫寫了上百次「賽貂蟬」,最後從中精選出一幅,筆意昂揚,豪邁揮灑,作為專輯的標準字。

人中呂布 演唱:周華健/謝文德/戴荃/王思遠
「看我的百花袍、金獸面、追風斷水丹心劍,揚起黃沙十萬擔。」

在三國故事裡,呂布雖然曇花一現,很快被曹操處死,卻是員萬夫莫敵的猛將。他揮舞方天畫戟,戰場上所向無敵,正所謂時人傳說的:「人中有呂布,馬中有赤兔。」這首氣象弘大的群唱歌,演繹虎牢關三英戰呂布的情節,有中樂的響鑼,也用現代的電吉他和搖滾鼓來傳達三國英雄的群鬥風采,旋律簡利,聽來令人立刻感受到戰場殺伐的豪壯景況。

醉裡歌 演唱:丁噹/王思遠
「誰在乎熟魏生張真或假?假作真、哭時笑、醉裡歌。」

這首柔美的抒情歌,唱的是貂蟬與呂布的對話。司徒王允把貂蟬送到了董卓、呂布父子之間,看他們如何渡美人關。「大丈夫」與「小娘子」的互動,耐人尋味,貂蟬的部分由丁噹演繹,編曲在鋼琴與弦樂中,插入了中國樂器的點綴,情意綿綿之意,若隱若現。丁噹唱的是貂蟬,呂布則由王思遠演繹,半說半唱,傳達男兒心聲。

深眸一望 演唱:周華健/丁噹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遠行應共我,菟絲附女蘿。」

深情抒情歌,男女主角關羽與貂蟬的對唱,分別由周華健、丁噹演繹。劇中關羽對貂蟬一見鐘情,但戰亂之中,誰知何去何從?兩人的對話心聲中,帶著對生命的不確定,關羽堂堂九尺之軀,也有靦腆時刻。這首歌的編曲氣象宏大,但留白甚多,將空間都留給了歌者表現,是展現實力的大氣作品。

伶仃花 演唱:周華健/張詠媗
「一片伶仃,片片伶仃,一口氣輕吹去,天涯淪落惹心驚。」

貂蟬的父親與小貂蟬的對唱。在亂世中,明眸皓齒的絕代佳人,要如何生存下去呢?伶仃花即是蒲公英,四處飄盪,天涯淪落,找不到歸宿。小貂蟬的部分由劇中演員張詠媗唱,除了參與過音樂劇演出之外,張詠媗也是歌唱經驗豐富的小童星,詮釋這首在純真中透出生命茫然的歌曲,格外動人。

錦衣繡 演唱:丁噹/謝文德/王思遠/戴荃
「心不死,淚不止,看郎不來意參差,秋風灑掃是相思。」

呂布、貂蟬、董卓、王允四個角色的對唱。王允將貂蟬送到了呂布與董卓父子面前,呂、董兩人開始有了爭執。一個紅顏周旋與三個男人之間,充滿無奈。呂布的年輕氣盛、董卓的惱羞成怒、王允的老奸巨猾,都在歌唱的語氣間傳神地流露,歌唱中也插入對白,增加臨場感。這首歌在製作上處理得抑揚頓挫,充滿戲感,最後王允的回馬槍一大段,尤其有趣。

枉然多少 演唱:丁噹
「說不盡強顏歡好,經不起離合啼笑。值不得癡迷煩惱,留不住水月江潮。」
「不做虞姬,不困英豪。點頭地如風掃,千萬相思無言了。」

貂蟬(丁噹)的獨唱,陳述她飄蕩的心境。周旋在眾多英雄之中,看似受歡迎、神采飛揚,其實在貂蟬心中,卻更是強大的孤獨。「伶仃一片,枉然多少。」細細品味這首走心的抒情歌,或許就也能體會整齣《賽貂蟬》所要傳達的生離死別。亂世之中,愛情都過於悲壯,人,才是最渺小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