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介紹

.發行首週即登上Billboard專輯榜冠軍的經典之作
.憤怒、焦慮、虛無、絕望的九O年代次文化圖騰
.專業音樂網站AMG四顆星高評


搖滾樂傳承道統裡的那份將人神性化的崇拜情結,總使得「聖像」的誕生與殞落附加彰顯出信徒共識中時態的扭曲性和性格的叛逆元素,Jimi Hendrix可以"被" 朔造成偉大精神象徵,Jim Morrison、Ian Curtis、Kurt Cobain亦受到同樣的禮遇,但這被後隱藏了多少商業造勢和政治愚民的籌碼呢﹖時代不允許人們思考,但音樂總是在為歷史下定論。

Stone Temple Pilots有它隸屬的族群、更有文化代言的條件,因為他們和信徒的憤怒、徬徨出於同一根源,是一個適合"被"提昇的平民領袖,邊緣與地下的處境反而更加深彼此的狂熱忠貞。這就是為何"92年底第一專輯「Core」能停在排行榜上達70幾週、銷售量達四百萬張、連續贏得一座葛萊美獎、兩座全美音樂獎、五座告示排行年終獎、新專輯「Purple」又能上榜第一州即榮登冠軍王座的遠因,特別是Nirvana絕響後,群眾精神上的奴役慾望與被奴役習性終於在此找到了發洩的對象。

「Purple」如上張專輯依然沒有自我,完全的模仿、拷貝、抄襲,但卻是形而上的,易於被熟悉、被認同、被崇拜,迷人的Led Zepplin、Kiss、Black Sabbath 、Styx、AC/DC、Generation X縱合體在現,刺激的西雅圖Grunge、加州Funk Metal調配法出招,再加上主唱Weiland那種時而夾雜童年夢厭("Meatplow")、時而淘汰牛狼自尊("Loungefly")、時而流露癡情脆弱("Still Remains"、"Big Empty")、時而賤賣自娛反諷(專輯最後無名曲)的驚人歌喉,永遠活埋真實自我卻令人不斷玩味,儼然一副被命定的「聖像」接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