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謙專欄】歌的日記

姚謙

那年忽然一時興起,試著把自己的工作與生活裡最喜歡的旅行,畫上了一個連結線創造了【閉上眼睛去旅行】這個音樂選輯。反應著當時生活裡因為工作或休假時的旅行,離開了生活地台北到別的地方的經驗;因為換個地方聽音樂,同樣的音樂卻有了不同的面貌。而這些不同面貌的聽音樂經驗,也給了這段在外時間留下了更立體的記憶;綜合所感發展成了另外一種聽音樂、或著另外一個層次的旅行的意義。我們習慣以文字或照片來留下記憶,然而用音樂來記憶,更是一種默默成型的記憶方式,而且一點也不刻意,同樣深刻地留在心裡。

讓音樂成生活的主色彩

一個城市如果能一首歌或一段音樂來記載,就像一部電影有著它的主旋律一樣,是一種很抽象卻又豐富的描述方法,更形而上貼切的表達出純屬心理的感受,而非眼睛的描寫。而這樣的感受隨著時間的離去,依然能清晰地提醒著自己曾經有過這樣的感受,把音樂放在旅行裡面更是深刻。所以;如果自己是生命的導演,把去過的城市賦予一段音樂,把旅遊過的地方給予一首歌,或是與某人的情感架接了一段旋律,讓音樂成生活的主色彩,那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也許有過剪接影片的人有過經驗,當影片配上音樂後,絕對比無聲時更能生動的感染閱讀感。


不曉得你有沒有過類似的記憶,在我以前創作比較盛產的年紀裡,許多作品如今回想起來,總會聯想起當時寫作時的地點,或是發想這作品時的環境,那些歌曲都帶著濃濃的某個地域味道;甚至透過旋律的響起,我幾乎可以聞到當時空氣中的氣味。

我的音樂日記


我記得侯湘婷的《秋天別來》是在民丹島完稿的、本多RuRu《美麗心情》則是從從新加坡出發往民丹島的另外一次旅行中,在遊輪上忽然有所感而寫成、林憶蓮的《盼你在此》則是在阿姆斯特丹梵谷美術館前的一片草地上,看著一群人攜家帶眷在那野餐、踢球有感而寫的,去年又去阿姆斯特丹那個場草地依然在,不過已經變成了許多室外藝術品的裝置空間,好像不大能在踢球了。


張清芳的《加州陽光》是我還沒有去過加州之前在台北所寫,我在台北想像幾天後將去的加州所寫的歌,因為那的專輯整個錄音都將在加州執行,那一趟在加州待了近兩個月,這首歌從紙上的詞譜錄製成歌曲,又拍攝成音樂錄影帶,這首歌完全記載了那段時光,有了一部分心理感受和一部分真實生活,那都是二十幾年前的事了,如今的加州也變了。我記憶中還一首有趣的歌個記憶:優客李林和伍思凱合唱的《有夢有朋友》,那是我與朋友一起在紐約旅行時所寫,那也是我第一次去紐約旅行,排滿了行程,還背負著這首歌交稿壓力,我在旅行途中常常感受到些許焦躁,時不時把怨氣轉移到同旅行的小夥伴身上,果然有一天自己招架不住了,再搬動行李時扭傷了腰,讓整個紐約之行忽然必須減緩速度,好讓我的腰得到適度的休息。速度一變慢眼前的紐約反而變得漂亮了,忽然有點歉疚的感謝起同行朋友的包容,於是寫成這首歌。

一面寫著這篇文字,一面回想起那些日子,腦中響起這些歌來,音樂真的是文字以及圖像以外最好的記憶載體了,如果你願意也試著為你的生活的一些片段、或去過的地方,找一首當時聽的歌來編輯吧!用音樂來當日記吧。
姚謙

姚謙,原音樂人,近期更多時間在於文字創作。從事音樂產業的職業經理人、經紀人及音樂創作,因產業的轉移,反倒海闊天空一樣嘗試,音樂、文字外,旅行及藝術也玩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