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少雍 X 魏如昀:「不設限才好玩」Queen跨足電子音樂 追逐下一個自己

  • 華語
  • 電子
  • 專訪
KKBOX編輯室

撰稿人/蔡舒湉


「台灣還沒有建立明確的電子音樂場景,大家會聽國外電子樂、參加國外DJ大型派對,但不了解本土的電子音樂人。」——Oberka

「藝術要海納千姿百態,像漂亮花園綻放各種奇花異草。我期許在自己的位置發光發熱,做獨一無二的自己。」——魏如昀 Queen


化身Oberka的黃少雍時常眨著夾雜睿智和神遊的目光,像外星人的腦電波入侵老貓的身體,但他卻是華語流行樂的電子編曲佼佼者,充滿巧思的音色與即興隨機的取樣,都能不搶不鬧地讓曲子沾上熠熠鱗粉。

魏如昀 Queen與姊姊魏如萱是華語樂壇最有才華的姐妹花,可以從她清透的聲音裡,聽到剛脫殼的小獸瑟縮著挺過疼痛後,內心升起的強韌治癒力。他們自在巡遊,持續追逐下一個自己。

瞬息萬變中建構多元身份

黃少雍把自己的角色切分成飛鏢盤,主業是與各路音樂人合作的製作人、編曲與混音師,把玩流行樂中的各種電子元素;在林瑪黛樂團中,他是製作人與樂手,與團員進行獨立電音實驗;而「Oberka」這個名字來自巴黎地鐵站「Oberkampf」,發表他所喜愛的Bass Music。「音樂圈瞬息萬變,跟隨趨勢終究會被淘汰,將自己喜歡的做到最好,就能建立風格。」

魏如昀是演歌雙棲的創作人,征戰過選秀節目,也曾擔任電台DJ與出書。她說藝術太主觀,說不準何謂到位,只要不斷探索,即使不同領域,都有助形塑自我。「飾演視障者時,我會主動觀察,也會試著閉起眼睛走路,體會從身體裡發出的反應。」注重從心出發,是她不斷發出的訊息。「我希望傳達正能量,你可以心情不好,但不用陷在迴圈裡。」

催生流行樂壇的電子漸變

2013年黃少雍創立派樂黛唱片,培養電子音樂人。他觀察地下電子音樂衍生出繁複風格,流行樂中的電子則以容易入耳的KPOP與流行電音DJ為大宗。再深入分析流行樂與電子樂差異,主要是觀眾的期待點不同。

「流行樂是歌詞或旋律若打中內心,就會想一起唱;電音則是期待能量到達最高點那刻,大家一起跳舞,或是純粹浸淫在氛圍中,讓旋律成為漂浮在意志上的引導。」就製作思維上也大相徑庭,流行樂的Hook是唱歌,電音則是Drop或重複樂句。

儘管電音中的人聲常經過後製,並不代表演唱電音是件容易的事。常挑戰特色演唱技巧的魏如昀強調:「唱習慣流行歌的人絕對不會唱電音!流行歌是依據歌詞講一個故事,電音是伴隨音樂帶出許多不同的聲音,而不是單純的樂器。唱電音也像饒舌,有時配合音樂,某些字會刻意改變發音,成為一種特色。」

保留小瑕疵襯托情感熟度

黃少雍曾任魏如昀的樂手與DJ,為她編曲〈不科學公寓〉。好玩試做〈LadyBug〉Remix 時,發現她的聲線很適合演唱電子樂。魏如昀說黃少雍是自由度很高的製作人,獲得寬廣的發揮空間。不設限才好玩,讓自己當最後一道把關,反而能拉高標準。

〈波動〉先由兩人共同作曲,再交給魏如昀作詞,內容受#MeToo 運動啟發,暗喻難以啟齒的傷痛,在百轉千迴後迎向光芒。音樂風格從Reggaeton 的節奏加上低沈的Bass 貫穿全曲,後半部採Vocoder 後製人聲,搭配復古效果器實驗音色,還有女兒黃蛹彩蛋獻聲,製作上不求完美,甚至保留小瑕疵以顯現情感熱度。靈活舞動氛圍輕輕托起沈重意境,歌蛻變成一隻仿生獸,跳躍在未來科幻的森林秘境。

「電子音樂在台灣做得起來,且產值很大。」黃少雍說:「台灣還沒有建立明確的電子音樂場景,大家會聽國外電子樂、參加國外DJ大型派對,但不了解本土的電子音樂人。合輯出發點就是凸顯台灣的電子音樂能量,歌手也可以做新嘗試,彼此相輔相成。」魏如昀說:「藝術要海納千姿百態,像漂亮花園綻放各種奇花異草。我期許在自己的位置發光發熱,做獨一無二的自己。」號召大家一起推波助瀾。


Oberka

編曲、製作人、派樂黛唱片電音廠牌負責人,2012年成立樂團林瑪黛MATELIN,曲風受Trip-Hop與Indie Electronic影響,2015年以《房間裡的動物》獲得第六屆金音獎最佳電音專輯獎。音樂製作充滿個人風格與創新思維成為各界爭相合作的對象,為華語流行樂壇電音風格編曲的第一把交椅。

魏如昀Queen

歌手、作詞人、作曲人、演員、作家(著有散文《小事×小示》)、廣播DJ,2013年演出電影《聽見下雨的聲音》,並演唱同名主題曲,隔年獲得第9屆KKBOX數位音樂風雲榜年度最佳電影原聲帶單曲獎。


攝影/高愷蓮 Karren Kao

資料提供/派樂黛唱片

KKBOX編輯室

編輯室

延伸推薦專輯

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