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張專輯【華盛頓砍倒櫻桃樹】就開始自己創作、自己製作,陳珊妮認為自己很會做「音樂」這件事,像個水龍頭般,一扭開就有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總能很快速、很開心的完成。對她來說:「人活著不做會做的事,在家幹嘛?總不能一直在淘寶上面買東西吧!」




想知道喜歡的人覺得什麼事情是重要的


奇: 妳在新專輯邀請了很多不是做音樂的人來寫詞,比如聶永真、駱以軍,都是其他領域的創作人。

妮:對,不想找常常在寫詞的,因為他們會有一個規則。其實一開始做這張專輯時,我是自己填詞,但填一填就覺得沒意思,因為我們會自設框框,很容易掉進唱片企劃。我想要找那些自己很喜歡、但沒看過他們寫詞的創作人來寫。我是一個個寫很謙卑、文情並茂、誠惶誠恐的e-mail給他們。沒有限制要寫什麼,就寫他們自己覺得重要的事,也不會去改詞,除非太長,像駱以軍的就好長。

奇: 所以填詞的時候已經先給曲了,但他們沒經驗的話,填得進去嗎?

妮:大部份都可以,像鯨向海的很完美,每一個字跟韻,都是極度專業的填詞人。他是第一個交的,才一天就給我了,害我以為全世界的創作人都這樣,後來才發現不是。我就花了很多時間找鮑鯨鯨,她幾乎每天都在國外探險跟旅行。回覆時真的已經是很久之後了,因為她一直在沒有網路的地方,學開飛機。

奇: 在雲端噢!


(照片提供:大樂音樂)

妮:我覺得一個會突然跑去開飛機的人好好笑噢! 就滿開心的啊!感覺她每天都在各個地方探險旅行。她突然跑去開飛機這件事,給我很大的震撼。

奇: 我覺得妳找別人來填詞,也順便認識這個人,感覺很好。

你的迂迴懂得我的迂迴


奇: 我聽妳的第一張專輯【華盛頓砍倒櫻桃樹】,比較吸引我的其實是詞。妳的詞就是很誇張的迂迴! 因為我是直接衝撞的,所以看到這種會頭暈,覺得這個人的文字很像移動迷宮。我很好奇妳寫作的邏輯,平常一直有在寫嗎?

妮:我在前兩張專輯時就是很直覺的寫,後來發現有很多老師拿去當現代詩課的教材。我很喜歡讀詩,也真的滿喜歡迂迴的東西,像夏宇或鯨向海的詩我會讀得呵呵笑。我也滿會詮釋的,有一次我就讀鯨向海的詩給做3D的弟弟聽。我很認真的讀呀,鯨向海的文字又都色色的,弟弟就在旁邊一直噗哧。我讀出來以後,覺得很豁然開朗,就是我的迂迴懂得他的迂迴。

陳珊妮的製作基因


奇: 妳幫別人製作時,如果碰到意見不一樣,會怎麼處理? 會說服對方還是不管了、先做再說?

妮:我跟歌手之間不會有這種問題耶,我一定會跟他們討論,因為歌手就算東西不是自己創作,都要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知道這個詞曲對自己有什麼意義,不然會唱得很傻。我也會問他們最近喜歡的音樂,放一些元素在裡面,其實很多歌手平常聽的音樂都滿酷的。



奇: 我以為他們都會聽妳的,以妳的意見為主。因為妳做出來的東西,就很像妳的style。

妮:那我們下次要來盲測試,就是把我的名字改掉,比如改成奇哥,看還會不會有人這樣講。下次我們來交換credit好了!

奇: 好啊! 但是我真的都聽得出來耶,聽的時候想說這應該是珊妮做的,結果真的是。在一個production裡面,妳的基因還是很強。

妮:但我都會盡量跟他們聊,這樣比較好玩啦,不然就是工廠製造了。我做別人的東西都是做成他們喜歡的樣子,而且我對於他們喜歡什麼很感興趣。不然如果都用自己的方式做,很快就可以做完了,幹嘛要花時間去聊、去討論呢? 就是想要好玩啊!


奇哥畫筆下的陳珊妮


「如同水龍頭被打開了兩次――滔滔不絕地的靈感漩渦。」






整理 洪瑋伶│攝影 Cheng Chen│場地提供 找點心

更多精彩內容請看LET’S MUSIC音樂誌10月號
7-11、誠品書店,博客來(連結)金石堂(連結)讀冊(連結)販售中


名人推薦歌單

延伸閱讀

延伸推薦專輯

相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