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前行-那我懂你意思了

  • 搖滾
  • 華語
  • 獨立
  • 樂團
又是一個寒流侵襲的夜,驟降的氣溫伴隨冰風刺骨,令人不想在外久留。然而,對許多人來說,屬於他們「生活的另一端」才正要升起。來到都市發展階段中已陳舊的區域、步上老屋二樓的錄音室,見到那我懂你意思了。他們才剛結束各自白天的正職工作,仍要持續地唱,就像是在城市的角落努力發出訊號,希望即使世間雜訊充斥,仍有位處適當頻率的接收者,能夠聽著歌、一同共鳴。


2007年初始成團、經歷團員變動,以主唱兼吉他手修澤為首的那我懂你意思了,在2010年推出的首張專輯【沒有的,阿!?】立刻引起樂界矚目。隨後單曲《所以我停下來》更廣為流傳,第一屆音樂推動者大獎亦將他們選為最具潛力樂團。同時多場重要現場演出的亮眼表現,使得他們在樂迷心中印象也愈發深刻。2012年底發行的第二張專輯【原諒我不明白你的悲傷】則是由目前的固定陣容修澤、貝斯手小雞、鼓手大爆與鍵盤手小歪共同構築成的進階佳作,裡面有著人生感慨,也有社會議題的觀察,迴響餘波至今未歇。

修澤
回望

「其實對我來說,專輯推出,就已經是完成的東西在那裡了。」一年之後再回望【原諒我不明白你的悲傷】,修澤說出了這樣的感受。小雞則補充,在這段時間的反覆聆聽與表演之後:「這些歌好像就比較稀釋了,沒有第一次聽的時候感覺那麼強烈,可能我們已經習慣了吧。」

相較於第一張專輯他們自己找了樂手協助錄音,第二張專輯則是由奇哥擔任了製作人的角色。「奇哥帶給我們各方面的影響,」修澤回憶道:「除了技術上的指導之外,由於我們不太會處理錄音、混音的部份,尤其像這樣整張專輯的規模真的沒有辦法,所以他幫了很大的忙。」四人對作品當然會有自己的想像,但不知道該怎麼「變」出來,奇哥讓他們第一次進正式的錄音室,和錄音師討論、整理出後來呈現的模樣:「我們都會先自己試彈,好就好、不好就再看看。」但修澤也說:「奇哥每次都會講很多,到最後又說只是意見,我們參考就好。但都講了這麼多,我們還能怎麼想(苦笑)。而且常常進了錄音室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搞不清楚。」但他仍覺得目前奇哥最了解彼此,日後還是會繼續和他合作。

小雞
影響

聽著那我懂你意思了的歌曲,最先被刻進記憶裡的應該就是修澤情緒充沛又顯得張狂的嗓音與演繹方式。而其他團員們也和修澤配合無間,建立出他們獨有的聲響。小歪說:「對於修澤的詞曲,我們都沒有太多意見,但在練的時候我們還是常會一直試,看怎樣比較符合歌詞的意境,找到大家都可以掌握得很好的方式。」

四人的音樂啟蒙也不全然相似,小歪和大爆聽著四分衛、糯米團等台灣獨立搖滾陸續延伸接收其他樂團的作品;修澤小時候聽金屬、後來聽英搖,到最後最愛的是前衛爵士吉他手Pat Metheny;而小雞則是從彈木吉他開始:「12、3歲的時候大家都在學,我就跟著。這時就發現當時常聽的張學友,歌裡面木吉他的部份很少,我根本沒機會彈出整首歌。所以慢慢地就開始聽起周華健,像是《擺渡人之歌》之類的」此般「功能性」的聽歌模式,竟讓他不小心認識了Nirvana:「聽到他們的【MTV UnpluggedInNewYork】,一開始的《About a Girl》都是木吉他,就買了!後來才發現原本的歌根本不是這樣。」修澤則接著提到了Mary See the Future的Josh:「他是我同學,那時看他彈琴超屌,就很崇拜他。組團,也是跟著他的背影才思考到的事情,但這是另外一回事了。」

小歪
議題

對他們來說,歌曲的發表不是只有出專輯這麼制式:「那時我們想發單曲,但又覺得有點無聊,所以就發行了出版品:明信片、書之類的,附帶我們的歌。後來變成每出一首歌,就帶了一個故事。」修澤所提的「騷動」單曲系列,是他們在【沒有的,阿!?】之後就開始的活動,從《格子城市》、《沒有人在意你在意的事》到《遺忘不是我們的專長》等作品,都是關注著台灣持續開發下,許多事物被拆毀、記憶被剝離的現象。修澤說:「本來主題是想定為『革命』,但假如是革命,我們就得在看到問題之外還要提出解決方案。所以後來改成『騷動』,我們提出問題、造成混亂,但如何解決問題,是每個人的事情。」小雞接著補充:「用比較宏觀的角度來看,修澤把我們這代年輕人身處經濟低迷、一切都很不確定的狀態,經由他的憤世嫉俗和悲觀,化為音樂傳遞出來。於是大家原本潛藏的顧慮就被觸動了,他講的事情就是我們每個人遇到的事情。」

關於悲觀,修澤的詮釋是:「應該是我一定會先想到有問題的地方、可能會發生的狀況,再為這些做好準備。但也有人說我其實是假悲觀,因為不管遇到怎樣的狀況,或是歌裡面提到這個社會的問題,我是去面對它、然後唱出來,而不是逃避。」然而對社會的關注,卻也引發了「消費議題」的臆測,他們覺得:「這一定會有的啊,但我們要怎麼辦?像是我們參與【不核作】反核專輯,也有人覺得這樣我們是趕流行。這種事情,我們無法特地去證明,而且特地證明也沒有意義。」

大爆
未來

樂團日益受到矚目,更多人關注、也有更多雜音:「人多就會比較麻煩,事情也變得複雜,玩笑都不能隨便開。」修澤感嘆之餘,和團員們仍持續創作不懈。新的一年,他們計畫再推出第三張專輯:「我寫歌有時候很快,有時候怎樣都出不來。但現在已經累積了很多作品,都要膩了,所以很想快點出。」

除此之外,他們對未來的一致的期望都是「賺大錢」、「靠樂團養自己」。小歪感嘆:「每個人就只有24小時,玩樂團的時間多、工作的時間少,錢就會變少。但要生活就要賺錢,這就是人生啊。」

受訪當晚,那我懂你意思了還要為了深圳的迷笛音樂節演出加緊練團。在有限的時間內搶做最多的事情,這或許就代表了不管條件多嚴苛,他們用音樂表達出自己的聲音,就是在這時顯灰暗的時代中最具希望的行動之一。

*攝影:宿昱星
*更多精彩內容都在KKBOX音樂誌

KKBOX編輯室 - 魏哈利

音樂的腦殘粉、偏執狂,之類的。

延伸推薦專輯

相片集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