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火器樂團的作品有兩點值得注意的特色,一是「台語」,一是「龐克」(Punk)。

並非來自南部就必須用台語寫歌(當然,南部各語種都有),而是若能以自己的母語創作,尤其搖滾樂,那種天生╱天然、一氣呵成的根源連結感,愈讓歌曲之發揮度及感染力加倍地酣暢淋漓。高雄出身的「滅火器」,也不是一開始便踏上台語搖滾路,初闖人生的少作【Let´sGo!】(2007),衝的大部分仍是國語歌(僅略試兩首台語);兩年後的第二張經典專輯【海上的人】(2009),才傾全力以台語拚搏:「你說人生呀人生 像飄浪海上的船╱有時風吹起陣陣風湧 運命總是捉摸不定」(《海上的人》),彼款海島男兒的正港「氣口」╱口吻,迎著頑強不認輸的悲壯節奏,特別能鑽進徬徨少年人的心坎。

而「龐克」感覺起來,似屬台灣小眾樂圈中更不被注意的類型。其實,如從1980年代末的祖師爺DoubleX與濁水溪公社算起,許多樂團均經歷過熱血龐克的洗禮,包括五月天(出道單曲《軋車》為標準龐克)、脫拉庫(新發行的復出EP仍是)、八三夭(即使現已改唱《東區東區》),以及八十八顆芭樂籽、螺絲釘、胖虎、表兒……台中甚至曾是龐克重鎮,出現過音樂結社「廢人幫」——出版台灣首張龐克合輯【廢向陽光廢向你】(2003,「滅火器」亦被收錄)。「滅火器」承襲了這條搖滾血脈,熬過十年,儼然成為最一以貫之且精益求精的台語龐克大團。

退伍後重新整隊的新作【再會!青春】,少不了《欲走無路》這樣對兵役的怒吼:「最後還是袂凍了解 到底來這衝三小 永遠想袂曉」,別出心裁地在編曲中加入小號,讓其引領自前奏的軍號悲戚,一轉而入洋溢Ska風的歡快曲式,昇華了做兵的荒謬感。龐克音樂不只是頭腦簡單、荷爾蒙過盛地把油門踩到底就行,【再會!青春】較之前細膩豐厚的吉他聲線,使猛爆的連續鼓擊更為耐聽,「滅火器」顯然已瞭越穩才能越快、越細方能越衝的道理——小號吹奏、《無力者哀歌》象徵強拆的破壞性貝斯、《心內話》延攬「十九兩」小提琴與手風琴的跨界合作……在在是「滅火器」費心繼續深化、持續進化龐克之處。

第三張專輯,封面上標示「The 3rd Round」——這人生擂台上的第三回合,勝負之途尚遠難料。【再會!青春】欲告別的,是只有青春的單純年代,卻仍要以青春的赤子之心面對大人們的繁雜世界;當他日有機會再遇青春之時,才得抬頭挺胸、無愧地一同向前奔跑!


完整推薦歌曲

延伸閱讀

延伸推薦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