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的白頭鬃

作詞:安妮朵拉    作曲:安妮朵拉
故鄉的暗暝,總是有尚光的月娘
紅紅的庄仔厝,常常出現置阮夢中
是阿嬤手內抱著阮,站置亭仔跤
講著古早的故事,唱著古早的歌

阿爸跟阿母,置城市塊打拼
很久,很久,嘸識返來看我
是阿嬤手內牽著阮,叫阮要好好仔走
不管未來的路途是按怎,阮永遠是伊的心肝

阮是阿嬤的囝仔,伊用雙手把阮晟養大
阮一工一工大漢,伊越行腳步踏越慢

阮是阿媽的囝仔,我跟伊兩個人來作伴
阮睏置伊的腳蔗背,抬頭就看見伊的白頭鬃 伊的白頭鬃 伊的白頭鬃

大漢的時陣,我嘛到城市去打拼
很久,很久,嘸識返去看阿嬤
出外走奔這多冬,才知影只有伊是尚疼我
想欲返去給伊擁,擱聽伊唱彼條囝仔歌

阮是阿嬤的囝仔,伊用雙手把阮晟養大
阮一工一工大漢,伊越行腳步踏越慢

阮是阿嬤的囝仔,我跟伊兩個人來作伴
阮睏置伊的腳蔗背,抬頭就看見伊的白頭鬃 伊的白頭鬃
阿嬤的白頭鬃
是我永遠的
思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