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與牆共舞 伴燈傾訴
一張專輯 紀錄張敬軒與舊居的情感事
《Felix》
Me and Mr. Cheung
沖洗不去的生活行跡 縱告別仍然珍惜

人的感情,無時無刻都在散射,或許你以為只有人或寵物才會接收到,才會儲起來,其實就算是一間屋,當中的一磚一瓦都已不知不覺地跟你聯繫上,直至你要離開,才發現你曾投放的愛是這麼多,而且永遠帶不走,只好留下來懷念。

Who is Felix?
2013年,軒仔儲了一份首期準備上車,但看了多個樓盤後,發現以這個價錢想住得舒適一點,就只能選擇在元朗、天水圍一帶遊走。諷刺是同一價錢如果落戶巴黎或曼谷,已經可以住得相當有尊嚴。每個人對自己的生活都有選擇,你可以匆匆付上首期後,展開長長的樓奴生活,但亦可以用這筆首期為自己開僻另一片新天地。「我相信有更長遠的事,比做樓奴更有得着。」就在這時候,一座於1922年起建,為當時英國商人Felix Alexander Joseph名下的住宅Felix Villas(緋荔榭,又名福利別墅)出現在軒仔眼前。而那份首期,正好讓他入住這幢三級歷史古蹟兩年,於是軒仔決定將人人看到大過天的置業夢押後,以這筆首期換取一個學習機會,一個感受上世紀20年代生活質感的機會。而專輯名字《Felix, Me and Mr. Cheung》,就是將這位活於20世紀的朋友Felix Alexander Joseph,代入舊居中,恍若跟軒仔有段隔世交流。

香港不單是節奏急促的地方,近年更趨向成為一個只重視經濟發展的冷酷城市。發展先決的態度,往往令阻礙巨輪滾動的舊物都要拆掉。「你可以對生活環境的轉變沒感情,但亦可以付予它一份生命,生活不應該只建立在金錢上。我希望藉着這張專輯,重拾大家對環境和歷史多一份尊重。」自從入住這別墅後,軒仔深深體會到昔日的人,如何尊重生活,對家居的一事一物尤其講究,然後自己也好像被大屋的氛圍影響,開始嘗試去體驗20年代的生活模式。「裝修前一星期,我更每天花一定時間,坐在屋內每個角落去感受一下,最終間屋就像向表示想回復到上世紀20年代的模樣,於是我便從這入手。」

時光倒流20年代
〈過客別墅〉有這樣的一句歌詞︰「帶走傢俬 帶不走的家居鋪滿過去」事實上軒仔確實花了不少心思去佈置這居所,就連水晶吊燈的燈座都是親自掃油。「香港是個你不想改變也逼你去改變的地方,要你默默做,直至失去感覺。唯有住在這裏,我可以停下來有自己的思考空間。當時家中沒有電視,最先進的科技就是那部8M上網的電腦、平板電腦和智能電話,然後由傢俱到餐具都盡量尋找屬於那個年代的設計,所以每次返到屋企都有種避世的感覺,是個好好的學習和沉澱自己的地方。」這種互相尊重的相處,令軒仔開始覺得這間屋是有生命的,大家在兩年多來,不單有交流,甚至有如談了一場戀愛般,從而明白到精神生活比物質生活更重要。

將首期化作租金,分24期去散掉,軒仔自言這是任性的。不過決定入住一刻,已跟自己說,就當是一個大型創作計劃,希望在這間屋內,得到更多靈感,最低限度可以推出兩張唱片和一本書以作交代。結果在這兩年間,這張期票兌現了,上年先製作了一張水準極高的專輯《Morph》,其中〈青春常駐〉和〈靈魂相認〉更大受歡迎。同時間,又與攝影師Patt Sham合作,推出《THE VILLAGE》散文影集。至於另一張專輯,就是這將全新EP《Felix》。

四首與Felix對話的歌曲
這張專輯雖然是記錄這所舊居,但在創作上則以大宅第一任主人Felix的觀點出發,到底這90多年來,經歷過時代變遷,望住一位位住客的交替,他心情會是怎樣。第一首派台歌〈找對的人〉,看似是情歌,其實是以屋的身份唱出,希望可遇到一位真正懂得欣賞自己的住客。〈過客別墅〉是軒仔用來紀念他與這地方的一份感情,就似為舊居寫下紀念冊。人懂得抒發自己的思念,但屋的思念又如何啟齒?〈緋荔榭‧少年〉就似舊居給軒仔的一封回信,講講它近百年的所見所聞,還有對他的不捨。而最後一首〈叮噹可否不要老〉是用作紀念已故配音員林保全先生的,收錄於此因為這首歌是軒仔還住在舊居時收到,這間屋就似有一份靈氣牽引住,令入住期間無論自行創作或是收到Demo的質素都特別高,所以特意收錄此曲作為引證。軒仔覺得這將會是一張抒發個人感受的唱片,若你聽得明,代表大家有緣。

--〈找對的人〉一個接一個 終遇上最好
情路上,人人都在尋找屬於自己的Mr or Miss Right,殊不知一幢優雅別墅,也有這種心情,就似等待一個懂得賞識自己的知音人。看似是一首情歌,事實上是告訴你一種尋找匹配的藝術。有人會積極尋覓,有人會靜靜地等待,可惜只要地點、年份、日子、名字各方有一丁點差異,結果就是不配。或許你會感到氣餒,其實有否想過,眼前種種不愉快經歷,本是追求幸福的必經階段,能克服過來,這些挫折將會是你累積幸福的最大本錢。

從林若寧的歌詞可見,很多事情是不能觸及,亦難以操控,無論你為這段感情花過幾多年月心思,都不等於可直接兌換到一份幸福,但這些苦澀,又正是一份鼓舞,每每可激勵你堅持下去,直至可找對的人。其中一句歌詞「是你的終於會碰到/別太早替未來苦惱/只差一點好時辰/主角始終會等到/苦澀只不過鼓舞」完美示範事情再崎嶇,也要有這樣的態度。

--〈過客別墅〉優雅地細訴別緒
離開在即,雖然居住時間不算長,但愈是接近離別之日,心愈是戚戚然,很想抒發當中感受,於是決定用一首歌去紀念自己與這舊居的感情。歌曲班底特意找來〈酷愛〉、〈我的天〉的作曲填詞Vincent Chow和林夕,以及監製Alvin Leong(梁榮駿)再聚。由於這首歌是用音樂去呈現一個真實地方,所以創作前,軒仔帶來大量舊居相片,讓幾位創作人都有一個既定印象,最後便決定以一份凄美,而帶優雅的感覺創作這首〈過客別墅〉。與其太過離愁別緒也無補於事,何不借舊居帶出凡事皆應珍惜愛惜,答謝它為你提供過安居的快樂。歌曲的音域相當闊,由起初要壓低聲線演繹到副歌的聲嘶力竭,全程跌盪高低,而監製Alvin更提議開首幾句以近似講故事的模式唱出來,令歌曲多一份生活質感。對於現在的製成品,幾位都非常滿意,再次肯定這的確是一個令人酷愛的班底。

--〈緋荔榭‧少年〉豁達老人向少年問好
若用擬人法形容這所別墅,他會是一名年屆90的老翁,多年來經歷時代變遷,看着住客匆匆往來,有時更會孤單地等待下一位住客的來臨。這首歌就完全代入他的世界,並向昔日每位相聚過的朋友說聲好。

別墅原名為「緋荔榭」,後改名為「福利別墅」。緋荔是音譯名,榭,原指園林或河邊興建的休憩樓臺,在這是指一幢小屋,少年就是多年來住過的每一位。這首歌就似由舊居寫封信給軒仔,向他問候下,向他閒聊過去的點滴。「雖然不是情歌,但當中觸及的那份感情,其實比過去自己每首情歌更澎湃,錄音前的試唱,幾乎沒一次可順利完成,每次都顯得十分激動。」從歌詞可隱約意會到,這所大屋對軒仔有種特別掛念,因為他是其中一位最懂欣賞自己的住客,但作為一位90歲老伯,理應對世情看透,對聚散看得淡然,所以徐繼宗在歌詞上也凸顯這份豁達和灑脫,甚至反過來安慰他,離別時不要只剩下不捨。

--〈叮噹可否不要老〉獻給保全叔的禮物
今年年頭,過去30多年,一直為叮噹賦予生命力的專業配音員林保全離我們而去,同時亦代表一把陪伴小朋友成長的聲音成為絕響。當時無論大小報章雜誌,甚至是網上貼文,都愛以〈青春常駐〉的第一句歌詞「叮噹可否不要老」作為懷緬標題。其實在差不多時間,軒仔又收到一首由Edmond Tsang作曲,陳耀森填詞,懷念保全叔的作品。作品由曲到詞都寫得非常好,唯獨出現時間不太好。「我不想在當事人離開不久便推出這首歌,彷彿在消費別人的傷感一樣,於是特意留起,在保全叔離開大家差不多一年後,以懷緬的心情去發表。」雖然歌名是〈青春常駐〉的歌詞,但軒仔強調這絕非延續篇,只是若要用一句說話去形容對保全叔的掛念,這是最易引起共鳴的一句。至於這首歌與Felix的關係,因為歌曲Demo是他還住在舊居時收到的,這間屋就似有一份靈氣牽引住,令入住期間無論自行創作或是收到Demo的質素都特別高,所以特意收錄此曲作為引證。

舊居簡介
緋荔榭(英文:Felix Villa),是位於香港島摩星嶺摩星嶺道61號的一座西式平房。於1922年興建,起初為英國商人Felix Alexander Joseph名下的住宅,亦是同區第一個發展的高級住宅建築群。直至1957年,香港大學購入改作為職員宿舍,並改名為「福利別墅」。現被列為香港三級歷史建築,入住租戶只可作簡單裝修,謝絕一切更改室內結構的工程。

緋荔榭原先分為Upper Block及Lower Block兩排共18幢獨立洋房,1995年,高座的10幢遭拆卸,剩下現時位於摩星嶺道及域多利道中間的8幢低座洋房作租住用途。緋荔榭樓高3層,屬於西方古典復興式建築,設有圓形窗台、煙囪和露台,每個單位面積約3,000平方呎。這設計完全附合當時政府對於摩星嶺住宅區興建的兩大規例,樓高不得超過35呎,以及採取西式的建築風格。張敬軒在居住的兩年半間,曾外借給容祖兒拍攝〈七不思議〉MV,而在搬離前,更為自己的全新專輯拍攝封套及〈過客別墅〉的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