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承繼THE SMITH.U2.RADIOHEAD.JAMES.ECHO&BUNNYMEN人文深刻情懷
一張讓你感受真實情感直衝腦門的專輯
Coldplay為了什麼而存在?

只是單純的想,想以真誠、熱情的態度來創作出精采的音樂作品,而非是為了成名或是寫些家喻戶曉的電視廣告歌曲。主唱Chris Martin說:「我們一直想傳達出一些對於音樂創作的另類看法,它是即使不流氣也可以很動人、不落俗套也可以造成流行、不顯傲慢也可以展現漸進的思維,雖然我們的音樂比較深沈,似乎無法聽出我們亟欲在樂壇中製造某種改變的企圖,但我們真的很想對空洞的垃圾音樂做一些反彈。」

不過,似乎很少人是以所謂的另類眼光來看待Coldplay,他們的首張專輯Parachutes是一張集直率、深刻、動人旋律的大作,以回歸到音樂源頭的作法,來表現其歌曲中內斂但原始的情緒,證明了並非靠著嘶聲吶喊才能在樂壇上一鳴驚人。此輯全球銷量直逼500萬張、獲得NME及Q雜誌高度評價、2座2001全英音樂獎及2002葛萊美最佳另類專輯。一夜之間,Coldplay從小酒吧到蘇格蘭格拉斯哥(Glasgow)公園、澳洲的Big Day Out活動,甚至屢登頭條的美國巡迴演唱,Johnny笑道:「那真是有史以來最棒、讓人神經失控的超現實經驗。」

Chris Martin來自Devon、Will Champion來自南安普頓、在蘇格蘭渡過童年的Guy Barryman(後移居肯特郡),Johnny Buckland則出身於北威爾斯,他們在90年代中期於倫敦學院相識,很快就成為莫逆之交,Chris和Johnny開始攜手合作寫歌,Guy一聽見就愛上了這音樂,加入其中擔任貝斯手,Will更從吉他手轉任鼓手。四個人對音樂的熱愛,讓他們一路走來始終堅持理想。當時他們幾乎夜夜練團:「我們曾在浴室裡、地下室甚至公園裡練團,幾乎我們能想到的地方都去過了。」Chris笑道;Johnny補充:「我們自始至終都堅持’一定要成功’的信念,從我遇見Chris的第一刻起,我就知道我們會一路向前,創下一番成就。」

他們錄製了一張僅發行500份的四軌EP就幫他們取得了前進1998年曼徹斯特音樂祭的參演資格,他們的演出引起Simon Williams的高度矚目,馬上簽下他們,在他的Fierce Panda廠牌下發行了單曲Brothers And Sisters,這支單曲也幫他們獲得一紙與Parlophone的合約。但即使Coldplay已與唱片公司有約在身,他們仍保有一貫高度的音樂自主性,他們喜歡掌控一切,除了共同製作專輯外,從音樂錄影到到藝術設計的大小事情,他們都要插手,甚至Parachutes降落傘的專輯封面都是他們自己拍的。而即使獲得多方的強力邀約,沒有任何一首Coldplay的單曲被用作廣告歌曲,他們也不讓自己的歌曲收進電影原聲帶中。

Will表示:「這代表原汁原味、百分之百的Coldplay,對於作品的每一部分我們都要有十足的掌控權,這樣才能真正的展現自我和音樂風格,所以我們才會對於錄音、音樂錄影帶、藝術設計等大小雜事都要插手,雖然也有些人給過我們一些超棒的建議,但我們天生就不是個言聽計從的樂團。」

而關於Coldplay的第二張專輯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也在團員的「掌控」下被迫延期發行,他們再次起用Parachutes專輯原班人馬-混音及製作拍檔Ken Nelson、電腦工程師Mark Phythain。

專輯從2001年10月開始籌備,至聖誕節前後完成錄音,完成時所有人一陣歡聲雷動;但,團員們卻不怎麼高興。Johnny回憶道:「我們都覺得太軟調了,雖然聽起來很舒服,但是進一步聽,我們都覺得不太對勁;當然,在趕時間的狀態下,隨便做也可以是張馬馬虎虎、自欺欺人的專輯出來;但還好我們沒那麼做,現在,我們才可以帶著滿載的好歌、展開為期2年的巡迴演唱。」

Chris坦承:「我們的確有點吹毛求疵,之前的成品其實還不錯,但還不夠好,所以我們跟Ken和Mark這一小掛人就回到利物浦那個我們錄製上張專輯的小錄音室,Daylight、The Whisper及The Scientist這些好歌在兩星期內源源湧出,也迅速的錄好了音,我們因此相當振奮,覺得好像可以隨心所欲的作出任何喜歡的音樂,我們可以不要原音樂器,也可以不要嘈雜的搖滾,我們可以不去對任何現況提出反抗,我們拜訪了Ian McCulloch許多次,而他總是說:『試試這個、試試那個,太棒了!』」

新輯雖然還是一貫Coldplay的酷勁,比起前一張卻更加豐富,有更多的快節奏及電子元素蘊含其中,Chris表示:「上張專輯顧忌較多,做起來感覺明顯有許多的不安全感,因此也有了些許的保留。在經過許多的人生旅程、遇見了許多人後,如今我們更成熟了;在音樂上也是如此,這兩年來我們聽了很多音樂人如:the Bunnymen、The Cure、PJ Harvey、Nick Cave、New Order..的作品,就像海綿一樣吸收各方精粹的音樂內涵,最後在這張專輯中蓄勢待發。現在我們做起音樂來不再感到憂慮或缺乏安全感了,取而代之的是充分的自信。」

2002年2月,在錄音工作的空檔,Chris前往海地及多明尼加共和國,參加一場聲援更改世界貿易條款的活動,那是一段密集而又耗神的旅程,經過困頓的長途蠻荒旅程,見到了許多辛勤工作但貧困的農莊工人,然而他們應得的收入,卻在世界咖啡市場和美國的低價稻米進口政策的的聯手策動下給剝削了,於是Chris在公平貿易活動開場的倫敦特拉法加(Trafalgar)廣場上演出,這也是一次全體團員一致認可的行動。Guy談到:「任何一個擁有我們如此成就的人都有這樣的社會責任,許多人透過電視、報紙在關心我們說的一字一句、購買我們的CD並詳讀內頁,要讓民眾得以瞭解相關議題,這是不可多得的管道,對我們來說卻只是舉手之勞,只要真的能夠幫助人,我們又何樂而不為之?」

在談回專輯的走向,基本上還是以個人情緒出發,Chris表示:「我們是以"每日都可能是末日"的心情在製作這張專輯,所以,我們更要暢所欲言,無論如何都要做到最好。我們盡力達成而且把每天活得精采,就像是盡力抓住每個機會做最好的發揮,因為機會總是來得那麼不可置信。這樣的想法充斥在樂團及我們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中,當然專輯中也會提到一些男女感情的議題,因為人生不就是這樣嗎?」

Full Track

1
Politik
Coldplay
  05:18
2
In My Place
Coldplay
  03:46
3
God Put a Smile upon Your Face
Coldplay
  04:57
4
The Scientist
Coldplay
  05:09
5
Clocks
Coldplay
  05:07
6
Daylight
Coldplay
  05:27
7
Green Eyes
Coldplay
  03:43
8
Warning Sign
Coldplay
  05:31
9
A Whisper
Coldplay
  03:58
10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Coldplay
  05:51
11
Amsterdam
Coldplay
  0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