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PH Albums cover

​MORPH

Artist

張敬軒 (Hins Cheung)

Released

2014-Oct

Genre

Cantonese, Pop

Album Intro

張敬軒全新創作大碟《Morph》
讓聲音破蛹而出

《Morph》不單是張敬軒加盟英皇娛樂後首張專輯,更是他沉澱多年,再度踏上創作之路,推出的全新創作專輯。Morph本解作變種變體,但軒仔為它定了一個中文名「蛹」。「這是一個演變過程,毛蟲變成蝴蝶,必需經過蛹這個階段,但在蛹中要等多久?過程會否失敗?事前是全不知道。」幸好,專輯的誕生證明軒仔終於破蛹,並蛻變成功,變成美麗的花蝴蝶。

十年專輯再翻新 《am/pm》的延續故事
要講解《Morph蛹》這張新專輯,時間要先返到2004年。那時候軒仔入行不久,一直以唱作歌手身份推出專輯,而《am/pm》是他自覺水準甚高之作,碟內的〈孤單公園〉及〈Blessing〉也獲得不俗反應。可惜「叫好」這位朋友,總會遇上「不叫座」那位怨家,銷量的低迷令軒仔對創作有所動搖,甚至認定自己的作品難以獲得大家的認同。於是隨後的專輯,軒仔已不再堅持要包辦全碟歌曲,後來一首〈酷愛〉(非軒仔創作)大受歡迎,更叫他肯定自己的想法是對的。

逃避解決不了問題,這根刺其實一直都在。數年前,軒仔在音樂創作上遇到前所未有的樽頸。既然危坐已沒用,於是毅然決定暫時離開,轉投舞台劇世界。期間參演了《我和秋天有個約會》、《EQUUS》等,結果在舞台和演員身上,得到無窮啟發。「香港舞台劇演員,收入既不穩定亦不高,但他們依然堅持,就是憑自己對行業及社會的一份使命感,堅信自己的作品可以影響別人,這是我一直忽略的。」這個衝擊,令軒仔重拾信心,更決定要在跌倒處站起來,於是重用《am/pm》專輯的概念,以一天為主題,讓大家透過《Morph蛹》,感受張敬軒一天的情感。

Non Stop Album 全碟一氣呵成
時下樂迷聽歌習慣,多數是按自己喜好自定一個Play List,很少會完完整整地聽整張專輯。不過對於一張大碟,當中的概念往往要靠碟內每首歌去各抒己見才能整合出來,其間歌曲的排序也是影響故事能否說得動聽的關鍵。為令概念更突出,軒仔每次做創作大碟均會預留一些純音樂作間場,將每首歌的情感關聯起來,不過今次野心更大,他希望做一張Non Stop Album。「這是90年代常見的,即歌與歌之間沒有空位,互為緊扣,所以我非常鼓勵大家買張CD回家聽,那份完整性是在網上逐首聽所沒有的。」

專輯有3首純音樂(Interlude),它們的出現除了起連接作用,也成為下一首歌的詳盡介紹。例如全碟第一Track,已是長達4分鐘的主題音樂〈Morph〉。它記錄了軒仔重遊兒時入讀過的幼稚園經歷,校舍已拆掉,變成一個遊樂場,遍地碎石路。軒仔特意將步行在碎石路的聲音收錄下來,並放進音樂裡,繼而反思城市發展是否就等於清拆?經濟發展又是否比成長回憶重要?然後帶出〈青春常駐〉,一首送給香港的情歌。很想留住很多美好的人和事,可惜時光這個壞人冷冷地拒絕。

另一首純音樂〈Awaiting〉,會聽到一陣陣的雨聲,這是軒仔在某個下雨晚上,於灣仔街頭錄下的。「喜歡雨天,因為它讓你可獨自撐著傘,站在街上任意沉溺,就似在等一個人出現。」這種感覺,呼應了緊隨的一首〈靈魂相認〉,每個人其實都在等一個跟自己Perfect Match的另一半。至於最後一首純音樂〈Golden Age〉,是軒仔要求Johnny Yim寫,藉著一首近似蕭邦作品的鋼琴曲,去紀錄80年代香港紫醉金迷,不夜天的繁華年代。

自我製造的燦爛90年代
軒仔是個酷愛舊香港情懷的人,所以大碟的曲式特意傾向較為90年代。既然要向那個時代致敬,就連錄音器材,也是親自在網上競投一些舊機回來,希望將那時代的聲音,原原本本地帶到2014年。「8、90年代確是香港的輝煌時期,單是音樂大師已有顧嘉煇、徐日勤、倫永亮等。自己不時幻想如果可以活躍於那個時代的樂壇,是多麼美好!」所以一有機會,他便會營造一個類近的景象,讓自己盡情感受,陶醉一下。


〈青春常駐〉-與時間對決,期望舊人舊情萬歲萬萬歲
碟內所有新歌,均由Wyman與他領軍的Shoot The Lyricist包辦,當中有陳詠謙、小克、林寶,一起為蛻變的軒仔精製最美的新衣。第一首主打歌〈青春常駐〉,就由Wyman操刀。「青春常駐」是女士們頭號最愛的祝福語,但Wyman暗地裡為這四個字添上一份愁善感。

兒時偶像逐一離去,身邊愛人突然兩鬢斑白,當你發現時已來不及反應,那無力感讓你感受到時間正是人類最大的敵人。我們明知無力挽留,也但求心愛的別去得匆匆,離得無聲無息。「時光這個壞人 偏卻決絕如許 離場慢些也不許」可惜世上最常見的,叫事與願違。大碟特意收錄另一個Reprise版,「因為要成為主打,所以編曲豐富了很多,其實歌曲原先比較簡單,而我和Wyman都是按這個版本去唱和填詞,我深信只有從這個版本才能直接聽出我和Wyman最原始的感覺,所以特別收錄到碟內。」

〈I Need You〉-Do You Know What You Need?
大家向來很少聽到搖滾的張敬軒,連他本人也坦言未創作過Band Sound樂曲,但這首〈I Need You〉將會是一個突破。歌曲揭示在爾虞我詐,利益掛帥的當前,我們怎樣去認清對方,堅持自己,從而找到心目中的烏托邦。雖然這是某啤酒廣告的主題曲,但當中的態度仍跟自己深信的不謀而合。「年過三十後,朋友的數量會愈來愈少,因為你開始對友情的態度是重質不重量。」

〈Do What You Want〉-模型製作法 噬食幻想的資格
張敬軒向來敢言,敢言到一個程度,會創作一首歌向唱片公司反映意見。由陳詠謙填詞的〈Do What You Want〉,其中一句是這樣︰「不想你獨有性格變了印刷 模型製作法噬食幻想的資格」情歌是市場主流這無可置疑,但創作人有時也想將更遼闊的世界帶給樂迷。軒仔希望各大唱片公司,別再單一地看市場,讓創意走得更遠。

同樣,這首擁護個人存在價值的歌曲,亦將軒仔帶到另一片天空。為營造一份歐美電音感覺,這首歌特別去到洛杉磯找來新晉製作人Red Shy合作。軒仔︰「製作成本是平時的5倍,但當聽到製成品後,便覺得一分錢一分貨。」歌曲內有一段Rap,軒仔特別點名由馮允謙(Jay Fung)填詞及Rap。「我一直都有留意他,覺得他好有活力,亦好正氣,甚至比初出道的我更單純,既然欣賞他,都想他發展得好,於是便促成這次合作。」Jay亦沒有令軒仔失望,具水準的歌詞及演繹,為歌曲添上一分魅力。

〈靈魂相認〉- 你的另一半,是真正的另一半嗎?
你可以肯定,跟你簽下婚書,戴上婚戒的,是你生命中真正的另一半嗎?世界上有種信念叫靈魂相認,是指世上會有一個人能跟你完全心靈相通,只是你可能一世都找不到他/她,又或是在你跟另一位結婚後,他/她才出現,在責任、家庭、下一代的規範下,你可能只剩下一句輕唉。這首歌由Johnny Yim跟軒仔一同創作,原先想為Johnny Yim記錄一段流逝的愛情,但歌曲交到小克手上,便將情感昇華至〈靈魂相認〉。

〈最卑微的願望〉- 為這個秋天寫下另一首高難度傷心情歌
一個不明文的規定,每踏入秋冬季節,歌手們派歌時,為迎合秋風颯颯,寒意正隆的氣氛,多以悲涼、哀怨的情歌作為主打。〈最卑微的願望〉由張敬軒作曲,陳詠謙填詞,Johnny Yim監製,軒仔稱這個班底為「軒式情歌鐵三角」。以三角關係入詞,道出一段自虐式的戀愛,既知道沒有好結果,但誠實的身體會莫名地堅持下去,可惜最終還是悲劇收場。演繹方面,軒仔在過去兩年的舞台劇演出中,吸收到不少演戲經驗,其中歌曲後段突如其來的情緒大爆發,以極高的音階來一次絕望哀號,軒仔便將舞台上學到的情緒收放,融入到歌藝上。「過去錄這種音階,多以技巧處理,但今次我可以完全由情感出發,讓情緒累積到沸點後,再爆發出來,出來的效果完全不同。」說是高難度,因為單是這一節也錄了20多個Take,去到最後唱到聲音帶點沙啞監製才收貨,可見這個鐵三角班底果然名不虛傳。

〈家園〉-一人包「扮」48人合唱團
〈Blessing〉是軒仔跟霑叔合力泡製的一首家國情歌曲,從小朋友身上帶來希望。來到〈家園〉,便借一隻小鴨的生命力去勉勵時下年輕人,如何在逆景中發奮圖強。「眼見身邊有些年輕人,打了好幾年工,但那份人工其實連搬出去獨立生活都不夠,從以有感而發。其實青春不會只等於一份工,我們好應該趁機會燃燒自己的青春,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不要被這些無形的框框困住。」歌中有一段黑人味道甚濃的合唱團和音,但翻查資料你不會改到任何團體的名字,因為這個合唱團都是由軒仔一人包辦。「我好想營造一份澎湃感覺,但在香港很難找到黑人合唱團,於是唯有自己模仿,一個人錄了48條聲軌,合起來便成為一支陣容龐大的合唱團。」當知道這背後故事,再聽這首歌時,你會驚訝得目瞪口呆。

〈一天〉- 用它記念當年還是一位自由行的我
自大碟《感情‧生活》開始,軒仔在每張專輯都會翻唱一首舊歌,前前後後已唱過〈留低鎖匙〉、〈婚紗背後〉、〈結果〉等。今次他選了一首較少人記得,但對他意義重大的一首歌〈一天〉。這是來自1996年,迪士尼動畫《鐘樓陀俠》的中文版主題曲,當年由杜德偉主唱,而這首歌的意義就在於曾陪伴他第一次接觸香港。

「當年我與家人跟團遊星馬泰港四個地方,出發前媽媽給我1000元人民幣讓在旅程中買自己喜歡的。」但這1000元他一直留起,直至去到香港,來到銅鑼灣自由活動一刻,他便一個箭步衝上當時還在皇室堡的HMV,買了多張CD。「那個年頭在大陸很難買到正版CD,所以見到HMV雙眼簡直發光一樣,其中便買了《鐘樓陀俠》的原聲大碟。」軒仔還第一時間將它放進Discman,然後這張碟便陪伴他遊歷太平山頂、淺水灣,同時成為他第一次接觸香港時的背景音樂。早前迪士尼90週年音樂會,軒仔也現場獻唱這首歌。有趣事,這歌好像在世上消失了似的,一直找不到完整歌詞,直至要勞動迪士尼同事才找到。

亂世之中,張敬軒希望用音樂把樂迷的觸覺喚醒,為時代高歌。全新個人創作大碟《Morph》10月破繭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