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水長流

Lyricist: 林振強    Composer: Manuel Alejiandro / Marian Beigbeder

不管為何 沿途如何 它都長流
鐵和石也可割破 這是過山的河水
它奔前 流流流 不管蹉跎
為流入滔滔大海 方會安心而存在

不管為何 沿途如何 它都長流
我懷內那些愛 也像這一江河水
永為你 也永向你一生奔流
現時昨天將來 都也因你而存在

若你雙眼是深海 你已經浸沒我
誰令我現能去愛 你已否知道麼
我感激我們遇見 在今生像河與海
你那臂彎融會結合我 盛我在內

若有天要被分開 我遠山也踏破
尋辦法又流向你 你會否等我麼
你可知每凝望你 便彷彿像河看海
你那暗湧如在叫喚我 喚我入內
怎可不奔向你

天空晴時 雷霆來時 它都長流
似懷著某種意志 這是過山的河水
它奔前 流流流 始終堅持
為流入滔滔大海 方會安心而存在

天空晴時 雷霆來時 它都長流
我懷內那些愛 也像這一江河水
永為你 也永向你一生奔馳
現時昨天將來 都也因你而存在

若你雙眼是深海 你已經浸沒我
誰令我現能去愛 你已否知道麼
我感激我們遇見 在今生像河與海
你那臂彎融會結合我 盛我在內

若有天要被分開 我遠山也踏破
尋辦法又流向你 你會否等我麼
你可知每凝望你 便彷彿像河看海
你那暗湧如在叫喚我 喚我入內

若有天要被分開 我遠山也踏破
尋辦法又流向你 你會否等我麼
你可知每凝望你 便彷彿像河看海
你那暗湧如在叫喚我 喚我入內
怎可不奔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