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Bamboo Holla

Lyricist: 杜振熙    Composer: 杜振熙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這什麼道理?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這首歌獻給小紹,黏,Bamboo Gang,陳志,黃播and叮噹,每一個曾經,使用相同語法或學我們說話並樂在其中的人。
這樣的用法由我們研發,不是語言學家但發展新的可能。由我本人介紹這故事,就要回到高中那學校的生活,現在跟我來
School Life是一切起源,認識那時甚至還沒千禧年。加入社團的意願想來值得紀念,瞬間像坐在播放回憶的戲院。
一群人跳舞,一起聽著音樂,像嚴正國左孝虎的特技跟著音樂;也像流行教主創造用語詞彙,想要打招呼的時候,just say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這什麼道理?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這什麼道理?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當我們同意就說:「can。」或「也是可以。」如果不同意就說:「這沒道理。」對方不同意,我回他「否定這樣。」
沒那麼容易,還有其他就像-要形容很屌:「這個好。」「這個舒服。」如果是很鳥或沒搞頭:「結束了。」
要知道你在幹嘛:「勒寵那?」沒事做你就回答:「摩聊ㄉ。」…「來造。」「掰ㄉ。」就是再見
融合新的音律也讓古早風味再現;「種幾壘」是想要大便,「開槓幾壘」就是要找你聊天。再舉個例,
想追的女生叫做:「妙計」,用法規則很多但不需要記,因為我們總會聚在一起,在一起也不會忘記,見面第一句: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這什麼道理?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嘶!」is called Bamboo Holla
For my brother from different mother
「這什麼道理?這舒服!也是可以!」
Yeah! This is how we talk!

時間過去,在多年後的現在,科技的發展從來沒有懈怠。這世界溝通的方式不斷更新,越來越好,但真心越來越少。
雖然我們顯得越來越老,但越早向青春借貸快樂更能輕鬆作保,現在坐好,這紀錄片錄記了回憶,沒有字幕,因為,友情不用翻譯……友情不用翻譯……
這首歌是蛋堡獻給高中竹幫同學的精心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