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擊手

Lyricist: Tank/顏璽軒    Composer: Tank
狙擊手


天上的父 首先 我必須求求你原諒我的罪
我的這雙手 沾滿了許多人的血
我認清了一個事實 我是個軍人 必須服從上級的命令
保守我在戰場上 有個完美的演出 A MAN


你看不到我 找不到我 感覺不到我 我就站在花崗岩盡頭的某個角落
你不會知道 有多糟糕 不懂的煩惱 到最後0.9秒我想你再也逃不掉
我站著不動 動也不走 走也不囉嗦 很倒霉你固守這單位只能算你衰
對我來說這是光榮的佈局 我懂得冷靜 思考 偽裝我自己

這不是華麗的攻擊 這是一種最冷靜的反擊
也許我還需要學習 學習思考怎麼走下一步

是你想也想不到的狙擊手 你不知道我注意你有多久
躲在這並不是因為想逃脫 而是在瞄準你的一舉一動


這冰天雪地 百米之外 清醒的板機 歡迎走進 來自南半球的十字準星
天知道我的成長背景改寫歷史軌跡 當你們群龍無首想找出我並不可能

像石頭像蝙蝠 像靜止的瀑布 我在等待這一刻致命的一擊
對你來說這是一個光榮的遭遇 我懂得冷靜 思考 偽裝我自己

這不是華麗的攻擊 這是一種最冷靜的反擊 ye~
也許我還需要學習 學習思考怎麼走下一步

是你想也想不到的狙擊手 你不知道我注意你有多久
躲在這並不是因為想逃脫 而是在瞄準你的一舉一動

這不是華麗的攻擊 這是一種最冷靜的反擊 啊~~~
也許我還需要學習 學習思考怎麼走下一步 哦~~~~

是你想也想不到的狙擊手 你不知道我注意你有多久
躲在這並不是因為想逃脫 而是在瞄準你的一舉一動


天上的父 我求求你 求你原諒我的罪 A 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