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天荒地老

Lyricist: 十一郎    Composer: 張宇

已經對坐了一夜 恐怕天色就要亮了
我開始有點明白 我們的愛也要散了
妳像過去那樣走來 緊緊用雙手將我環繞
妳的溫柔其實如刀 要我還妳怎樣的笑

我明明都知道 這將是最後的擁抱
妳給我一個圈套 我不能跳不能遁逃

我拿什麼和妳計較 我想留的妳想忘掉
曾經幸福的痛苦的該妳的該我的到此一筆勾消

我拿什麼和你計較 不痛的人不受煎熬
原來牽著手走的路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

已經對坐了一夜 恐怕天色就要亮了
我開始有點明白 我們的愛也要散了
妳像過去那樣走來 緊緊用雙手將我環繞
妳的溫柔其實如刀 要我還妳怎樣的笑

我明明都知道 這將是最後的擁抱
妳給我一個圈套 我不能跳不能遁逃

我拿什麼和妳計較 我想留的妳想忘掉
曾經幸福的痛苦的該妳的該我的到此一筆勾消

我拿什麼和你計較 不痛的人不受煎熬
原來牽著手走的路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

我拿什麼和妳計較 我想留的妳想忘掉
曾經幸福的痛苦的該妳的該我的到此一筆勾消

我拿什麼和你計較 不痛的人不受煎熬
原來牽著手走的路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

原來牽著手走的路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

原來牽著手走的路只有我一個人相信天荒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