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你聆聽MIRROR「ONE & ALL」成軍兩周年演唱會籌備心聲!

Echo

回想2018年,ViuTV推出選秀節目,坊間只視作「普通娛樂騷」,唯Mirror的12位成員膽粗粗參賽及盡情演出,終贏得觀眾與同業關注,互補長短,從各不相識到互助互撐,兩年來Mirror迸發的光與熱,非常耀眼。繼今年初於各大頒獎典禮上,擄獲多個團隊與個人獎項,來到五月,眾人將舉行成軍兩周年演唱會「ONE & ALL LIVE 2021」,以音樂訴說心聲。

灰暗市道中同尋一點光

時局動盪、疫症反覆,香港人幾乎「愁着臉」過日子,慶幸此時有Mirror誕生,無論他們以團體或個人身份現身,均洋溢難得一見的熱情和活力,多少為大眾和演藝界帶來生氣。那怕城中對現時樂壇「世代」問題滿是爭議,但12子並不介意,均願意虛心聆聽意見以至批評,同時不斷檢視自身強弱,繼續迎難而上地朝歌手/演藝人理想前進。

被公眾喻為「懷柔型」的隊長Lokman(楊樂文)笑說:「在樂壇,Mirror角色當然是『新人』;但在社會,我們卻可能是13至19歲年輕人的『目標』,所以我們必定會盡好歌手本分,認真對待每首歌、每次演出,不僅對得住團隊或自己,也想激勵同樣喜歡唱歌跳舞的新一代,借鑑Mirror經驗去發掘各自所長,相信人人都可以發光發亮。尤其成軍以來,很多人說因為Mirror,開始重新留意本地樂壇、聽多了廣東歌,又嘗試了解歌曲訊息、歌手個性,再遇十幾年來不再的『追星』熱潮等,都讓我們開心之餘,想做得更好,展現新光芒。」

至於被視作「鞭策型」的副隊長AK(江𤒹生/Anson Kong),就以今年第一首唱跳團歌〈Warrior〉為例解說,指出MIRROR期盼透過這首由12位成員從眾多Demo中投票而來的新作,回應現時樂壇世代交接的討論和現象,以及表明從事音樂的決心,「〈Warrior〉反映MIRROR作為男團,對唱跳的熱誠及時代轉變的想法,希望樂迷會從中更理解我們,也接受新血加入這圈子。」

〈Warrior〉與「ONE & ALL」的背後花絮

〈Warrior〉的MV所見,成員隨着歌舞節拍,合力跳出細膩又密集的舞步,氣勢激昂、形同戰士,聞說整支MV還又跳又唱拍足23小時,非常認真。「對我來說,這首歌的Melody(旋律)較難唱,似『凡人亦都可以飛』,是自己少挑戰的高音。另外,我和Alton負責寫Rap,跟編曲的Edward Chan傾了好耐。創作時間又趕,看Alton邊排舞邊趕歌,不時自言自語,緊張又有趣。」

Lokman說,「至於排舞,因為成員各有工作,相聚時間有限,要極速熱身、投入,跳出浩浩盪盪的氣勢,好花心機和體力。但百忙中,大家還是很享受,中段有場拍爽身粉的情節,企中間的Alton被大家前後左右拍出來的粉末重重包圍,大叫『我睇唔到嘢!』,好惹笑。」

MIRROR縱是團隊,卻也是個體,日程極之忙碌。面對如箭在弦的「ONE & ALL」演唱會,籌備及排練恐怕鼠緊湊?「我們好期待。畢竟太耐無做騷,力量儲了好耐,希望快點有表演將之釋放。今次排期的確緊逼,一切很濃縮,加上我們12人不是被動地演出,還主動跟花姐和導演包哥就表演流程,提出很多構思與創作與製作上的意見,所以大家都好想快點讓作品展示到觀眾面對,分享共同努力的成果。」AK也說:「演唱會原定2020舉行,如今延期了,卻有更多新變化及元素,可以讓樂迷看到我們的成長。」


Mirror成員的獨唱故事

談及成長,Lokman透露在演唱會上,Mirror除了團隊式及小隊式表演,亦設有個人Solo演出。踏入2021年,其中幾位成員已率先推出獨唱新歌,對個人演唱及MV拍攝,亦各有感悟。

Anson Kong - 〈黑之呼吸〉勇於接納真我

副隊長AK經歷早前頒獎禮失獎後神色沮喪,引起大眾批評他得失心太重的小風波後,有不少反思與學習。「多得那些事讓我經歷低潮,反而學會放下個人枷鎖,更放鬆面對真我。〈黑之呼吸〉不完全受事件啟發,更多發自內心真實感受。曲風偏Band Soud和J-Rock,因為我喜歡動漫主題曲的熱血,以前參加《造星》唱〈先入為主〉都好Rock,本身上年已想試這路線,只是機緣才順延到現在執行。」

AK解釋新歌訊息,「主題講正視內心和情緒。世界上不少人都疑慮怎樣保持真我,當你好真,可能引來攻擊,但不夠真,也會被指『官腔、好假』。我想用這首歌講當中平衡。MV則展現一個人怎樣面對最赤裸的自己,怎樣打碎外界的框架,像男生為何必須目無表情?男和女只是生理不同,但都是人都要抒發情感。我想時代變了,很多職業和工種不同,演藝人也可學習自行宣傳、拍片,用不同方式跟Fans接觸,我們每時每刻都要學習怎去轉化及進步。」

姜濤 -〈Master Class〉敢於堅定立場

外界與真我的平衡,姜濤或許最有同感。他作為備受關注的Mirror焦點之一,時常承受不同爭議,新歌〈Master Class〉就有別前作〈蒙著嘴說愛你〉的柔情,以更剛烈態度直抒胸臆,「前作關於疫情,想鼓勵醫護及香港人,正能量較多。新歌都正能量,但不同的是多幾分不憤和倔強,想鼓勵人勇於做自己喜歡的事,別被他人說法打擊及放棄。」

「錄製〈Master Class〉挑戰不在於音律有幾難唱,最難是怎樣帶出曲中Groove氛圍。因為Demo原是英文,改成廣東歌曲詞後,並不容易演繹。至於MV,請來思想前衛的新導演主理,當中『玩火』、將『我』字紙張燒掉元素,也是他提議的,意念令我幾驚喜,多得大家協助,總算順利完成。」


Ian - 〈DWBF〉為廣東歌尋找驚喜

為廣東歌引入新元素,也是Ian(陳卓賢)的關注點。憑劇集《無限斜棟有限公司》幽默可愛形象大受歡迎,新歌〈DWBF〉亦以窩心情歌獲好評,讓他感激,「有賴各界支持,香港歌影視才可有生氣。我沒刻意想走甚麼路線、或想一鳴驚人,未來的短期目標,只想腳踏實地學習怎樣將外國多元曲風,以及本地元素融匯到作品之中,吸引更多人想聽香港音樂。

Ian說新歌〈DWBF〉比同屬獨唱的前作〈正式開始〉意識更成熟,「談人長大,難免面對感情的抉擇與猶豫,不知怎拿捏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界線等。我也首嘗作曲新體驗,過往都是我寫好歌詞,轉交監製處理,但今次有幸跟T-Ma、Jay Fung(馮允謙)和 Alex Law處理作曲部份,尤其跟前兩位溝通緊密,又跟填詞人鄭敏有好多交流,新歌真的集百家之大成。另外,MV導演起初未知歌名是〈DWBF〉,以為是〈Don’t Wanna Be Friends〉,但他已預早想好用摩斯密碼等講故事,到後來知道歌名改用縮寫,意外給歌曲營造猜謎感,巧合中見趣味。」


Jer柳應廷 - 〈狂人日記〉用創意重生


勇奪多個新人獎的Jer(柳應廷)跟同伴一樣,不敢怠慢腳步,承接去年「物語系列」聲勢,今年他跟作曲吳林峰及詞人小克再度合作,以延續篇「重生三部曲」及作為「第一生」的新歌〈狂人日記〉發表想法。

「新系列及〈狂人日記〉的靈感,啟發自上個系列最後一曲〈風靈物語〉,講述歌中人『肉體死亡』但『靈魂未死』,並轉生到一個『狂人』身上。曲風走 Progressive Rock(前衛搖滾)路線,歌曲的Range(範圍)比以前的作品較闊。記得拍MV時,不像前幾首歌用『Jer』身份去演唱,今次是代入『狂人』角色,花多幾倍能量、精神,我參考喜歡的電影角色小丑(Joker),用盡全力去演出、去唱歌,結果拍完筋竭力疲、意志到極限,抖了兩日。現在想,待演唱會上公開演唱,會否有困難?但愈難愈有勁,相信這類香港少見的曲式,可給廣東歌和樂迷帶來驚喜,我希望繼續盡綿力做多些好歌,給大家多一點音樂上的選擇。」

即聽歌單,和Mirror以新血灌溉天地

Echo

延伸推薦專輯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