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專訪/梁釗峰:音樂 宇宙 悟與道

岶廷

每個人都擁有自己的小宇宙,說的是每個人都有他可以發揮自己的潛能,其實歌手每每推出一張專輯,當中的概念與內容,何嘗不是一個獨立宇宙?梁釗峰的新碟《Create My Own Universe》是他的第二張個人專輯,他所創造的第二個宇宙。創造、演化、經歷,這是一個宇宙包含的歷程,當中的起承轉合,由不同的音樂面貌去呈現,每首歌曲都探索一個議題,組合起來成了一個釗峰的宇宙。聖經說,神用七天創造世界,釗峰則用了七首歌。在旋律高低,詞句之間,樂迷穿梭到他的宇宙一同探索彼此宇宙的類近與差異。

專輯囊括不同曲風類型,進一步展現他對音樂的駕馭能力,亦告訴大家,他的宇宙很遼闊,元素很多。「製作時的初衷,是想自己嘗試多點不一樣的曲風,豐富自己的曲庫。另外,希望把自己的想法放進去,不論是做人理念,或是經歷。因為我經常覺得人生就像不停在考試練習,而我的專輯像是在分享我自己,對於這個世界的感悟和經歷。」

作為專輯中最先曝光的歌曲,創作〈28 天〉因緣,是釗峰希望用來勉勵將來某一個當下的自己。「我想有些傷(會花上)一輩子的時間(療癒)。因為那個傷,疤痕很深的時候,不痛不代表傷口不在。所以有些傷口花一輩子也處理不到,或者處理的時候只是不痛,而不是真正的痊癒。當有東西觸碰到它,它就會發作。」 常聽說時間是療傷的良藥,有試人卻可能要用上一輩子,理由很簡單,因為本來就打算投入一輩子去成就某些人、事、物,落空,就會出現傷一輩子的反作用力。除時間以外,透過自己最喜愛的音樂抒發,也是自療之法。

文案說道,用上〈28 天〉去創造自己的宇宙,而一個宇宙之始,由混沌之中一分為二,便是陰陽、光暗,對立的二元性油然而生。〈日光〉和〈約克愛黑〉便是一對兩生花,代表兩個極性。〈日光〉由 Supper Moment 主音 Sunny 一同創作,釗峰對此歌的定義是這樣:「想一下日光對於我們城市人,每個崗位或者人生階段與『光』的關係或需要。從歌詞第一句『晝夜四面壁房裏窮窗微小的光圈八號風霧燈披雨北漂油詩一打百丈遠』說一位學生挑燈夜讀,然後就發展到廚師面對高溫火光、維修師傅依靠電筒光檢查機器、礦工憑光找出路、攀山遠足的人依賴光尋找方向等等⋯⋯」他補充,光可以比喻為希望,即使只是一點點,微不足道,但每個人都要捉緊。此歌由上年二月派台,一年之始,卻又碰上疫情,出現得正是時候。

這一首搖滾,在城市風雨飄搖之時,也是我們精神上的一根救命稻草。當面對自己的低潮,釗峰也明言低潮時可以很恐怖,因為會將問題放大,但轉念、切換視角是好方法:「所以我常常去大自然,跑山、望海、望天,世界這麼遼闊,相對上我的問題也不是一個大問題。或者說,世界這麼大,我只是一粒塵,把眼界擴闊,來到應付自己轉牛角尖、令到問題放大。這是哄自己的好方法。而自勉,也是相信自己,回想自己最初的想法是怎樣,有沒有違背?要把愛拿出來,那些愛是要愛自己。」

愛自己,是自救的不二法門,也在 Cousin Fung 譜曲的〈偉人〉一曲,再帶出「愛自己」這議題。歌中說的是,一段關係中,一方對另一方無條件付出,去到偉人境界,卻仍被認為不夠。原來,我們對所謂的愛去付出,卻忘記了愛要包括愛自己。

而關於〈約克愛黑〉,釗峰這麼定義它:「〈約克愛黑〉跟〈日光〉是一對,所以當我定義完光,我便定義黑了。在我眼中,在別人的眼中,有些人覺得黑是恐怖的,因為黑會帶來恐懼,黑會帶來黑色恐怖,總之便是負面。但我又想說,黑只是其中一個原色的顏色,黑不是恐怖本身,恐怖是來自於我們的念頭。所以我便創作了約克這個角色,去告訴別人,他看似很奇怪,看似很不討好,但其實可能不是這樣,不是你想像中那樣。叫人去想想黑到底是什麼。」這麼聽來,黑色也許未必完全代表到黑暗,但慾望或者可以。

不平衡、不受控的慾望當去到極致,可以塗炭生靈,跌落地獄,富有舞台感的〈萬惡不赦〉,我們聽出了那一份窒息感與恐怖,而對於慾望,釗峰也提出了這樣的切入點:「我們的想法,我們的念主宰了我們人生很大的一個部份。佛也說,五蘊,色是表面的東西,受賞行識才是我們體現的東西。我自己如果要建構一個宇宙,一定要包括慾望,慾望的盡頭便是,用一念,好像骨牌那樣,由細變中,漸大,去到一個很嚴重的境地。即是一念,變萬惡,這個過程就是慾望。(我們要)學習反面的精粹,及慾望的闊度。」人是需要有慾望才有追求,賴以生存的一個契機。而地球上多少的生命,卻因為人類的慾望付出了代價,怎麼平衡一個健康的慾望,或許不應單純是一道抽象哲學題,更是我們如何在地球上安身立命的命題。

〈佚名〉和〈笑哈哈先生〉兩曲都有種習慣抑壓自己,委屈自己的感受,但以不同方式表達,前者有份自嘲幽默,後者則充滿內心戲,張力澎湃。歌者亦言,〈笑哈哈先生〉著實跟自己有相似之處:「其實我自己某些稜角跟〈笑哈哈先生〉很相似。我會希望盡量先說『好』,但你若觸及到我最深處,傷害到我的愛人,或什麼都好,我會跟他拼命。某程度上,都是那麼湊巧或是緣份,讓我碰到這首歌的內容,亦都是我自己的一部份。」而找來 Juno 當監製,變得像拍攝電影一般,要完全代入角色,揣摩每句背後的角色心理,那份「老好人」背後的壓抑以及害怕衝突,都真情流露,相信亦打動每一位聽眾,因為或多或少,都有我們的影子在裡面。

《Create My Own Universe》不僅是創造他自己的宇宙,也叫我們反思自己人生,有哪些元素是重要?為什麼會這樣運作?還需要保留嗎?該學的學會了嗎?該放手的放了嗎?對,很多問號,但裡面也有很多的答案。當我們張目四看,卻處處蒙上煙霞,不妨閉上眼,張開耳朵,聽聽這張專輯,或者可以聽到一些解答,或得到通往我們心靈宇宙的那條鑰匙。


即聽《Create My Own Universe》,走入屬於釗峰的宇宙

岶廷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