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安琪:〈再度〉傾心 時間無法帶走愛情中的純真

  • 本地
  • 焦點
  • 專訪
豬力標

角色介紹

(謝)謝安琪 飾 歌手/浦銘心

故事大綱

人生有一定閱歷,仍難忘刻骨銘心的一剎。經歷半生的浦銘心重遇影響其上半生的人,於餐桌上再度前身、再次動心。

場景一:在重要的日子,送上重要的禮物

(訪問前的幾日是Kay的生日,亦是〈再度〉推出的日子。原來這首深得Kay喜愛的歌早在兩年前已錄好,只是靜待一個適當的時間面世。最後她選擇在自己的生日 – 3月13日,這個重要的日子,為樂迷獻上這份珍而重之的禮物。)

謝:〈再度〉是我和Juno剛開始的企劃中,第三、四首錄好的歌曲。因為是發生在浦銘心差不多五十歲的情境,所以要等這麼久才能與大家分享。這段期間,不管我多愛這首歌也不能透露,因此很想選擇一個特別的日子推出,令大家留意這首歌。

(特別的日子,還有特別的創作班底。除了找來合作多時的周耀輝譜詞,〈再度〉的團隊還找來跟Kay認識多年、卻從未合作過的Maggie傅珮嘉譜曲。Maggie的作品一向女性化,但柔中帶剛,與浦銘心的形象不謀而合。加上Kay的演繹,眾人的創作產生了不一樣的化學作用,令這首本來比較陰沉壓抑的demo,多了一份浪漫,多了一份不可告人的甜蜜。)

謝:我第一次聽Maggie的demo時,是偏向暗黑和深沉的。經過編曲和附上歌詞後,便有另一種味道。耀輝的歌詞寫得很聰明,他將這件事描繪得很細膩浪漫,很簡單的文字,卻用了很多對比:譬如「濕」和「乾」、「光」和「暗」、「地老天荒」和「一剎那」,令大家都能感覺到當中感情的洶湧和掙扎。沒有露骨的詞,卻帶來無限的聯想。編曲我也很喜歡,我和Carl聽的時候,覺得這是很精彩的作品。

(「一張刀 一支叉」、「濕濕的 乾乾的」,二人於餐桌上再遇的畫面,彷彿有聲又有畫地呈現在樂迷眼前:既真實、又模糊,讓人霧裡看花,更為這浪漫重遇中的兩位主角,添上一份神秘感。)

場景二:身經百戰,仍能找到錄音的滿足感

(〈再度〉的歌詞急且密,為唱過無數高難度歌曲的Kay帶來挑戰;但原來最考驗她的,是要如何代入和專注地演繹歌詞中描述的細膩意境。)

謝:難度是在於如何說故事。雖然了解整個故事,但兩年前,我對浦銘心這個角色的熟練程度、對她的感情世界的掌握並不同,我需要尋找重遇一個人的那種激烈情感。因此我唱的時候,當然很專注講故事,但也不能抹殺大家的聯想。我很想帶大家走進故事裡,這種狀態很有趣特別。

(Kay坦言演繹〈再度〉真的很難,這種著重情感鋪排的歌,很難分段再唱或補錄,所以這首製成品差不多屬於同一次錄音。她錄了大概五、六遍,突然在其中一take找到感覺,她和Carl便覺得這是「命中一take」了。對於在錄音室身經百戰的Kay來說,完成〈再度〉的滿足感,還是很大。)

場景三:不同的心境,一樣的浪漫

(浦銘心和董折的故事來到第三年,與角色們成長的不只樂迷,還有身為歌者的Kay。由演繹十七歲少女愛得驚世駭俗的〈我們的基因〉,到經歷半生後,依然難忘舊情的〈再度〉,心境不同,對愛情的渴望尚存。《the album》的故事線橫跨十七到七十歲,縱然實際年齡跟角色有距離,Kay已經與浦銘心這身份同呼同吸,完全感受到她生命各種階段,得出獨有的愛情觀。)


謝:兩年間,我對浦銘心多了份體會。任何年紀的人都需要感情、需要人陪伴,即使是個五十歲的人,她重遇一個內心很有感覺的人,依然會對愛情有溫熱的悸動。她經歷過兩段婚姻,未必再對愛情有很大憧憬;因為已有一定人生閱歷,對愛情的期許或許不一樣了,追求一種簡單順遂的愛情,撇除現實世界賦予愛情的儀式或定義,我希望可以更簡單直接地感受兩個靈魂的觸碰。


(也許這份對愛情的渴望,很多人認為不會發生在一個五十歲的人身上,但Kay卻認為一個成熟的靈魂,同時亦能很單純。重遇一個刻骨銘心的人,令浦銘心極度掙扎,很多事情她也無法確定,即使未知重遇會否將二人的餘生再次連結起來,但凝望眼前的這個人,其他考慮彷彿變得毫不重要。只談「此刻」,這種心態很優雅、很成熟,亦很浪漫。)


(既浪漫又真實,是浦銘心的寫照,是《the album》的情節,令筆者在細聽其解釋浦銘心的內心世界時,不時覺得這份純真屬於角色,也屬於Kay本人。她預告今年的《the album》終章存在很多可能性,她也準備了一系列的作品跟大家分享,一起期待〈再度〉的純真,會否觸動各角色的餘生吧。)

-故事待續未完-











豬力標

所有孤島都是靜止不動的海龜。

延伸推薦專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