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明一派Replay意難平/神經 Live》淒風苦雨 披星戴月 唱在瘟疫蔓延時

岶廷

每每社會氣氛不好,總會傳些驚世預言家對世界預言,有多壞說多壞,唯恐天下不亂。本來已經人心惶惶,此等謠言再為世情再加幾分絕望。預言家到底是否有何預知能力實在無從考究,但世道原來未必太難猜透。香港傳奇樂隊達明一派,由 1986 年推出首張專輯,別樹一幟的曲風與內容,歷久不衰,縱然成員明哥黃耀明及達哥劉以達離離合合,30多年來都總在樂迷心中,亦紀錄了港人一個重要階段的時光,某程度上更可說是預示了城市興衰。《達明一派Replay意難平/神經 Live》演唱會,改期數次,終於在瘟疫肆瘧的 2020 年秋天舉行,唱盡兩大專輯《意難平》、《神經》內的歌曲,多首更是首度或少有現場演繹,甚是難得。

選址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行,到來的觀眾年齡層很廣,都受到達明一派經得起時間傳頌的歌曲感召。身穿星星設計服裝的兩位,與樂隊成員以〈世紀末顏色〉、〈最佳朋友〉、〈我有兩個〉、〈盡在今夜〉及〈情流夜中環〉展開序幕,兩位都行到舞台不同位置與觀眾揮手打招呼,開場表現維持一貫水準,但同時有種說不出的沉重。

「我忍了很久,因為這首歌(〈情流夜中環〉)是我以前在『人山人海』自己一個人在這裡排練這首歌時,我已經忍不住喊⋯⋯ 因為『人山人海』就在城市最中心,在中環的一個地方。這首歌就是在說『再見中環』。」一度哽咽的明哥在大家的鼓掌聲下繼續:「在這個時候我們更需要彼此⋯⋯」老實說,幾十多年無論是上一輩還是現在的樂迷,我們都在說香港已無巨星或好音樂,這晚在大家眼前的,不正是留守在這個地方,用音樂有血有肉地紀錄香港故事的殿堂級巨星嗎?

其後唱出〈天花亂墜〉、〈Viva La Diva〉等歌曲,明哥說我們是這地方的主人,不可以禁聲,充滿樂隊態度,能夠忠於自己堅持三十年以上,很困難。這晚音樂彌足珍貴,不僅是因為像達明一派這樣的樂隊獨一無二,消化了 80 年代 British Invasion 的電子音樂色彩,又揉合中式樂器於編曲內,加上詞人將對社會現象總總反思入詞,他們的音樂一直不是在賣某種情懷,是在檢視我們的意識形態。他們的音樂起飛在香港娛樂領導華人流行文化的黃金時代,現在風走了,首首經典仍歷久彌新,好些歌現在重溫竟仍然諷刺。就如潘源良寫的〈四季交易會〉,螢幕上出現金錢符號,無論社會怎麼變,大局怎麼亂,我們追捧著的股市總是上升,似另一個平行時空。

〈愛在瘟疫蔓延時〉在女聲樂的吟唱下開始,加上達哥的木結他,交織出一陣陣哀嗚,這首歌描述了當年愛滋病出現,社會大眾對同性戀小眾的眼光怎麼添上另一層陰霾。今天再聽達明的演繹,病毒面前人人面等:「自困 疲倦 倦看蒼生也倦 懼怕中葬身 無情深淵」,對所有人有另一番切膚之痛。

「《意難平》中最後一首歌,是我自己覺得很驕傲的一首歌。1989 年,其實是同性戀仍是一件罪行,(這歌)是在那時候所寫。1988 年寫了〈禁色〉,要很曖昧地去寫,因為很怕被捕。在 1989 年〈禁色〉大家好像很接受,便很大膽地寫〈忘記他是他〉是一個更加不開朗的天空,談感情、談性向的一個天空。」那時候的明哥,演繹時只是在想像人是可以有兩種性別氣質,那時候他在想自己是否同性戀或雙性戀,卻忘記了還有那些少數中的少數 - 跨性別人士。這晚明哥再唱〈忘〉,似乎模糊掉了更多的界線,包容更廣。

《意難平》專輯之後,大家一同重溫另外一張大碟《神經》。當純音樂〈今天我願你平安,阿們〉播放後,整個節日慶祝氛圍漸變成警車響鳴的警戒與緊張,換上一身全白色服裝回到舞台的達明一派,一口氣演繹了〈諸神的黃昏〉、〈皇后大盜〉和〈天問〉。明哥一度表示不知道接下來的一首歌能不能唱,或將來能不能唱。「我們不可以怕。一怕,我們便輸了。」劉以達唱出〈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時,全場歡呼四起,掀起當晚其中一段高潮。

演繹專輯內最後一首歌〈開口夢〉前,明哥直言唯有這次演唱會才能公開演唱這首歌,一直不明白歌詞大意的他,表示〈開〉是他心中喜愛的歌之一,他一度哽咽:「夢,我們繼續要發,但這首歌副歌說了好多,除了發夢,我們要將夢想、文字變成行動,『我寫,我講,我要唱出我夢』,不要停止將這些文字變成行動。」演唱時更落淚,摀著胸口。

演繹完《神經》所有專輯後,在場大部分觀眾都開著手機燈,又以「香港人加油」代替「Encore」。最後達明一派換上演唱會T恤,接連演唱近年作品〈1+4=14〉、〈回憶有罪〉、〈恐怖分子〉等。明哥表示〈恐〉曾在廣州作過一次公開演唱,而國內亦仍有很多樂迷支持他們,對這次演唱會表達了支持。最後的最後,由潘源良填詞的〈今天應該很高興〉,這晚有了一首下集,是新歌〈今天世上所有地方〉。〈今天應該很高興〉是首三十多年前的歌曲,講述當時香港出現的移民潮,堪稱一代人的主題曲,想不到今天移民潮再現,今天聽來,別有一番滋味。潘源良有表示過兩波移民潮的分別,在於當年的恐懼還是一種想像;現在則已成為事實、再沒有懸念。〈今天世上所有地方〉,作為〈今天應該很高興〉的下集大結局,對「移民」也有了新的表述,香港人到了「世上所有地方」,那裡依然是香港。而達明一派,則永遠淒風苦雨,披星戴月,用音樂紀錄著香港人的時光。


即聽歌單,重溫達明派的一演出!

岶廷

最新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