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上次在這裏設立歌單已經是五個月前的事,之前一直因為忙著其他工作而沒有時間更新歌單。
轉眼間已經加入KKBOX已經三年,歌單也設立了十幾張,而這張就是第二十張了,這次的主角就是香港詞壇「雙周」之一周禮茂先生。
周老師於香港中文大學市場學系畢業,踏入社會之後,於林振強一樣在廣告公司擔任創作總監,其後因緣際會加入了商業電台,擔任二台的節目總監。周老師於1987年加入詞壇,並於該年憑著《邊緣回望》開始嶄露頭角(該歌曲由葉德嫻主唱),隨後陸陸續續為其他歌手度身定造更多佳作,其中包括:張學友《李香蘭》、《來來回回》,關淑怡的《繾綣星光下》、《離開請關燈》、劉德華《獨自去偷歡》、《情未鳥》,郭富城《狂野之城》、王菲《夢中人》、草蜢《忘情森巴舞》、林憶蓮《沒有你還是愛你》、陳慧琳《風花雪》、許志安《男人最痛》、梁詠琪《好時辰》、張智霖《祝君好》、鄭秀文《煞科》、陳奕迅《傷信》,就連邰正宵的招牌歌《想你想得好孤寂》的粵語版歌詞亦是由周老師操刀。
此外,周老師縱橫播音界三十餘年,曾締造了90年代《蘭茜夫人劇場》廣播劇熱潮、開創空中唱K節目、策動無數經典電台節目,同時更為2001年新城財經台、新城娛樂台全新平台創台主腦之一。近年為新城電台打造了《香港仲有好能量》環節,訪問過數以百計勵志故事主人翁及機構。
有人評論過周老師的詞作,有一些作品是以描繪男女情慾為主題的,如劉美君主唱的《偷窺》,全首詞沒有一個涉及色情的字眼、以場景的設計來帶出情慾的感覺。其實情慾作品不一定露骨地描繪情慾關係,箇中較含蓄的詞作更能另闢蹊徑、更有餘韻。例如《我估不到》側重寫詞中女子的悔疚,帶出一段孽緣故事;《這麼那麼怎麼》藉着文字的運用,藉助語義上的曖昧含混 來引起遐想,留給聽眾大量的想像空間。
此外,周老師也有些“意識”前衞的作品。《是誰I don’t care》便是描寫女子追求一夜情的心態;《色情男女》則是對所謂衞道之士作出正面的嘲諷。有時也會以自己曾批判的性別角色作為歌詞賣點,例如《多麼掛念你……男人》裏的“沒男人怎麼做女人”和《男人最痛》中的典型性別角色,都正是以“性別作為商品”的明顯例子。
此外,周氏的非情詞較少,其中《邊緣回望》描寫了流行詞壇罕見的死亡題材,大膽創新。《熱線娃娃》和《神愛西人》諷刺了社會的怪現象。《不着地的飛鳥》取材自電影《阿飛正傳》,在生命的火浴中閃爍出對美夢的執着,與《邊緣回望》遙相呼應。而細膩温馨的《前塵》,一連串“來不及”的感慨,道出了在繁忙都市中重温舊日情懷、重拾創作神思的真摯願望。
總括來説,周老師在詞壇上的地位,在於他能另闢蹊徑,以爭議性的情慾內容作為自己的喜好,更進而探討社會性別角色的問題,風格強烈,成一家之言。他的文字技巧不俗,選材廣泛,並十分懂得把自己的詞商品化而取得大眾認同,故能成為90年代初期詞壇的中流砥柱。
以上內容乃取材自周老師的維基百科和百度百科,為便於設題,部分文章曾經刪改。
100 首歌曲

歌單介紹

距離上次在這裏設立歌單已經是五個月前的事,之前一直因為忙著其他工作而沒有時間更新歌單。
轉眼間已經加入KKBOX已經三年,歌單也設立了十幾張,而這張就是第二十張了,這次的主角就是香港詞壇「雙周」之一周禮茂先生。
周老師於香港中文大學市場學系畢業,踏入社會之後,於林振強一樣在廣告公司擔任創作總監,其後因緣際會加入了商業電台,擔任二台的節目總監。周老師於1987年加入詞壇,並於該年憑著《邊緣回望》開始嶄露頭角(該歌曲由葉德嫻主唱),隨後陸陸續續為其他歌手度身定造更多佳作,其中包括:張學友《李香蘭》、《來來回回》,關淑怡的《繾綣星光下》、《離開請關燈》、劉德華《獨自去偷歡》、《情未鳥》,郭富城《狂野之城》、王菲《夢中人》、草蜢《忘情森巴舞》、林憶蓮《沒有你還是愛你》、陳慧琳《風花雪》、許志安《男人最痛》、梁詠琪《好時辰》、張智霖《祝君好》、鄭秀文《煞科》、陳奕迅《傷信》,就連邰正宵的招牌歌《想你想得好孤寂》的粵語版歌詞亦是由周老師操刀。
此外,周老師縱橫播音界三十餘年,曾締造了90年代《蘭茜夫人劇場》廣播劇熱潮、開創空中唱K節目、策動無數經典電台節目,同時更為2001年新城財經台、新城娛樂台全新平台創台主腦之一。近年為新城電台打造了《香港仲有好能量》環節,訪問過數以百計勵志故事主人翁及機構。
有人評論過周老師的詞作,有一些作品是以描繪男女情慾為主題的,如劉美君主唱的《偷窺》,全首詞沒有一個涉及色情的字眼、以場景的設計來帶出情慾的感覺。其實情慾作品不一定露骨地描繪情慾關係,箇中較含蓄的詞作更能另闢蹊徑、更有餘韻。例如《我估不到》側重寫詞中女子的悔疚,帶出一段孽緣故事;《這麼那麼怎麼》藉着文字的運用,藉助語義上的曖昧含混 來引起遐想,留給聽眾大量的想像空間。
此外,周老師也有些“意識”前衞的作品。《是誰I don’t care》便是描寫女子追求一夜情的心態;《色情男女》則是對所謂衞道之士作出正面的嘲諷。有時也會以自己曾批判的性別角色作為歌詞賣點,例如《多麼掛念你……男人》裏的“沒男人怎麼做女人”和《男人最痛》中的典型性別角色,都正是以“性別作為商品”的明顯例子。
此外,周氏的非情詞較少,其中《邊緣回望》描寫了流行詞壇罕見的死亡題材,大膽創新。《熱線娃娃》和《神愛西人》諷刺了社會的怪現象。《不着地的飛鳥》取材自電影《阿飛正傳》,在生命的火浴中閃爍出對美夢的執着,與《邊緣回望》遙相呼應。而細膩温馨的《前塵》,一連串“來不及”的感慨,道出了在繁忙都市中重温舊日情懷、重拾創作神思的真摯願望。
總括來説,周老師在詞壇上的地位,在於他能另闢蹊徑,以爭議性的情慾內容作為自己的喜好,更進而探討社會性別角色的問題,風格強烈,成一家之言。他的文字技巧不俗,選材廣泛,並十分懂得把自己的詞商品化而取得大眾認同,故能成為90年代初期詞壇的中流砥柱。
以上內容乃取材自周老師的維基百科和百度百科,為便於設題,部分文章曾經刪改。

完整曲目

全部試聽 在 KKBOX 中開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