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SIMONFROMLANTOWN   作曲:SIMONFROMLANTOWN


編曲:Handbook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就算搬到大城市生活幾年了
我依然討厭吃粥
每天像是 routine 的機械動作
第一印象還是離不開打卡鐘
他們先說了這裡的故事有隻天龍
我只不過是覺得這裡的錢幣都比較厚
然後又比較臭
他們不會說 「這給你 吃飽點」 類似的行話
就好像一切的負面情感都推託給了房價
先學會一口嚥下那一切的不合理化
理直氣壯在每回合的點餐排隊
也漸漸習慣說些反話來襯托這裡的不新鮮
強摘的果子不甜 這裡卻什麼都搶得要命
縮水了幾分之幾不就眼紅我這鄉下來的駱駝客
喔對了 我才剛嗑完市長送給新住⺠的禮盒
隔壁的鄰居怎麼味覺和聽覺都那麼生和冷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好像是還沒開通雪隧 食物還存在著落差
偶爾會發個腸躁症 就算是舒適得躺在沙發
旁邊的先生說我挑食怎麼挑得那麼誇張
不誇張 太多的熟食其實冷得像片冰霜
沒什麼技倆 多花個幾十塊買這裡的存在感
如果有天都更到全台灣我寧願被罐頭食品取代
無法戒掉每次油蔥拌湯頭的習慣
打開冰箱一半 都是裝載家鄉農作的瓶罐
像狂派 我的思考激進得像在做愛
在每個回合輕鬆的嗑光你的主菜
打那麼亮的招牌還不就換湯不換藥
別出心裁大概就萬華的幾鍋爐灶
就繼續上了所謂的當去品嚐包裝過的土產
台北速食主義怎麼會了解我的浪漫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垃圾食物

試聽 在 KKBOX 中開啟

作詞:SIMONFROMLANTOWN   作曲:SIMONFROMLANTOWN


編曲:Handbook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就算搬到大城市生活幾年了
我依然討厭吃粥
每天像是 routine 的機械動作
第一印象還是離不開打卡鐘
他們先說了這裡的故事有隻天龍
我只不過是覺得這裡的錢幣都比較厚
然後又比較臭
他們不會說 「這給你 吃飽點」 類似的行話
就好像一切的負面情感都推託給了房價
先學會一口嚥下那一切的不合理化
理直氣壯在每回合的點餐排隊
也漸漸習慣說些反話來襯托這裡的不新鮮
強摘的果子不甜 這裡卻什麼都搶得要命
縮水了幾分之幾不就眼紅我這鄉下來的駱駝客
喔對了 我才剛嗑完市長送給新住⺠的禮盒
隔壁的鄰居怎麼味覺和聽覺都那麼生和冷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好像是還沒開通雪隧 食物還存在著落差
偶爾會發個腸躁症 就算是舒適得躺在沙發
旁邊的先生說我挑食怎麼挑得那麼誇張
不誇張 太多的熟食其實冷得像片冰霜
沒什麼技倆 多花個幾十塊買這裡的存在感
如果有天都更到全台灣我寧願被罐頭食品取代
無法戒掉每次油蔥拌湯頭的習慣
打開冰箱一半 都是裝載家鄉農作的瓶罐
像狂派 我的思考激進得像在做愛
在每個回合輕鬆的嗑光你的主菜
打那麼亮的招牌還不就換湯不換藥
別出心裁大概就萬華的幾鍋爐灶
就繼續上了所謂的當去品嚐包裝過的土產
台北速食主義怎麼會了解我的浪漫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

他懷念家鄉的味道
純手作甚至不含防腐和添加的香料
他說這裡的食物太燥 腸胃快壞掉
在餐廳都看不到人情的餡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