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   作曲:

作曲:溫應鴻@Pure Music
作詞:林夕
編曲:C Y Kong
監製:張敬軒

難道青春的疤痕 能在髮腳裡再生
難道爭吵中質問 便沒餘力互吻
難道髒髒的砂塵 能在眼角裡紮根
難道轉身的不幸 便令餘下動作 全下沉

大舞台 到處相思成災
邊個為生命喝采 豁不出去就吻下來
死性不改 將自己當做垃圾
唔識大愛 唔怪得個個剩係識痛愛

留不低 離不開 變成嚴重痴呆
當黑夜不再來 邊個抬起低過的頭來
善哉善哉 有勇氣等一束吊燈傾瀉下來
可惜偏偏又唔夠氣唱再見悲哀

誰濫用哭啼聲 換到共鳴
誰放大這悲劇的陰影
誰說愉快鈴聲 沒有共鳴
誰會用愛充實這繁榮

誰在煽動痛楚 令人著魔 四面全是楚歌
怨恨太多 或快樂聲線 換到太少耳朵
誰願抱著被窩 未求甚麼 當做娛樂撫摸
將眼淚浸沒傷城 景色壯觀過煙火

難道想哭的烏雲 能敵過最暗晚燈
難道攀不到青雲 便在愁城自困
難道悲歌中呻吟 能換到發泄快感
難道憂鬱的口琴 魅力撩動內傷 也甘心

去看海 玻璃之情何在
為何永遠看不開 越吻當然越傷心
逼得太緊 愛用來害你所愛
相愛很難 唔怪得個個剩係識酷愛

去獻世 做爛泥 好心分手避開
識講今生不再 唔識寫給自己的情書
嗚呼哀哉 有勇氣講愛到分離不是愛
可惜偏偏又唔夠氣唱再見悲哀

誰濫用哭啼聲 換到共鳴
誰放大這悲劇的陰影
誰說愉快鈴聲 沒有共鳴
誰會用愛充實這繁榮

誰在煽動痛楚 令人著魔 四面全是楚歌
怨恨太多 或快樂聲線 換到太少耳朵
誰願抱著被窩 未求甚麼 當做娛樂撫摸
將眼淚浸沒傷城 景色壯觀過煙火

誰在煽動痛楚 令人著魔 四面全是楚歌
怨恨太多 或快樂聲線 換到太少耳朵
誰願抱著被窩 未求甚麼 當做娛樂撫摸
將眼淚浸沒傷城 景色壯觀過煙火

四面楚歌

試聽 在 KKBOX 中開啟

作詞:   作曲:

作曲:溫應鴻@Pure Music
作詞:林夕
編曲:C Y Kong
監製:張敬軒

難道青春的疤痕 能在髮腳裡再生
難道爭吵中質問 便沒餘力互吻
難道髒髒的砂塵 能在眼角裡紮根
難道轉身的不幸 便令餘下動作 全下沉

大舞台 到處相思成災
邊個為生命喝采 豁不出去就吻下來
死性不改 將自己當做垃圾
唔識大愛 唔怪得個個剩係識痛愛

留不低 離不開 變成嚴重痴呆
當黑夜不再來 邊個抬起低過的頭來
善哉善哉 有勇氣等一束吊燈傾瀉下來
可惜偏偏又唔夠氣唱再見悲哀

誰濫用哭啼聲 換到共鳴
誰放大這悲劇的陰影
誰說愉快鈴聲 沒有共鳴
誰會用愛充實這繁榮

誰在煽動痛楚 令人著魔 四面全是楚歌
怨恨太多 或快樂聲線 換到太少耳朵
誰願抱著被窩 未求甚麼 當做娛樂撫摸
將眼淚浸沒傷城 景色壯觀過煙火

難道想哭的烏雲 能敵過最暗晚燈
難道攀不到青雲 便在愁城自困
難道悲歌中呻吟 能換到發泄快感
難道憂鬱的口琴 魅力撩動內傷 也甘心

去看海 玻璃之情何在
為何永遠看不開 越吻當然越傷心
逼得太緊 愛用來害你所愛
相愛很難 唔怪得個個剩係識酷愛

去獻世 做爛泥 好心分手避開
識講今生不再 唔識寫給自己的情書
嗚呼哀哉 有勇氣講愛到分離不是愛
可惜偏偏又唔夠氣唱再見悲哀

誰濫用哭啼聲 換到共鳴
誰放大這悲劇的陰影
誰說愉快鈴聲 沒有共鳴
誰會用愛充實這繁榮

誰在煽動痛楚 令人著魔 四面全是楚歌
怨恨太多 或快樂聲線 換到太少耳朵
誰願抱著被窩 未求甚麼 當做娛樂撫摸
將眼淚浸沒傷城 景色壯觀過煙火

誰在煽動痛楚 令人著魔 四面全是楚歌
怨恨太多 或快樂聲線 換到太少耳朵
誰願抱著被窩 未求甚麼 當做娛樂撫摸
將眼淚浸沒傷城 景色壯觀過煙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