勁歌金曲

作詞:     作曲:

愛你 我管不了是禍 未想過是為何
能愛著你苦也未去擋

有著我便有著你 真愛是永不死
轉過喜和悲 跨過生和死

See me fly I singing in the sky
假使我算神話 因你創更愉快

憑我徹底的勇氣 愛是最大權利
不理場面不偉大 我共你始終同遊生死
還有哪一種結尾 花光一切在乎你
沒有想過太多 我只需要你

戀愛大過天 想不想也日夜懷念
連甜夢也不夠甜 怎麼閃 同學始終會遇見

Shall we talk Shall we talk
就當重新手拖手去上學堂

我帶著情意 一絲絲淒滄
許多說話都仍然未講
縱隔別遙遠懷念對方
悲傷盼換上再會祈望

愈問愈傷心 明明無餘地再過問
明明知道衷心一吻 會有更親厚質感

我說過要你快樂 讓我擔當失戀的主角
改寫了劇情 無言地漂泊

我想哭 你可不可以暫時別要睡
陪著我 像最初相識我當時未怕累
但如果 但如果說下去 或者

我有說話未曾講 你這剎那在何方
如何能連繫上 與你再相伴在旁 如晨光

太陽星辰 即使變灰暗
心中記憶 一生照我心

我的愛如潮水
愛如潮水將我向妳推 緊緊跟隨
愛如潮水它將你我包圍

冷冷雨Wo… 沒焦點因找不到妳
冷冷雨低泣彷彿要等妳經過

答應我妳從此不在深夜裏徘徊
不要輕易嘗試放縱的滋味
妳該知道這樣會讓我心碎

風繼續吹 不忍遠離
心裡亦有淚不願流淚望著你

各種空虛 冷冷冷 吹起吹起風裡夢
過去的心 火般灼熱 今天已變了冰凍

來又如風 離又如風 或世事通通不過是場夢
人在途中 人在時空 相識也許不過擦過夢中

就算你壯闊胸膛 不敵天氣
兩鬢斑白 都可認得你

別離沒有對錯 要走也解釋不多
現代說永遠 已經很傻
隨著那一宵去 火花已消逝
不可能付出一生 那麼多

也許相愛很難 就難在其實雙方各有各寄望
怎麼辦 要單戀都難 受太大的禮會內疚卻也無力歸還

Darling I Want You 你竟不知
默默向風呆企 去等心中戲子 曾無限次
欲話我知 卻也停止

同是天涯淪落人 在這傷心者通道上同行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
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令你

如何可以不愛他
莫非生命只配有一個他 到了沒法相處
再去記它好處 憑回憶製造這自欺的笑話

隨時日在遠飛 難捨棄 每次看見冷冬到訪的你
那年冬天 兩心遇上 沒逃避

可以笑的話 不會哭 可相知的心
那怕追逐 可惜每次遇上熱愛
沒法使我感覺我終於 遇上幸福

來忘掉錯對 來懷念過去
曾共渡患難日子總有樂趣
不相信會絕望 不感覺到躊躇
在美夢裏競爭 每日拼命進取

世界將我包圍 誓死都一齊
壯觀得有如 懸崖的婚禮
也許生於世上 無重要作為
仍有這種真愛會留低

祈求天地放過一雙戀人 怕發生的永遠別發生
從來未順利遇上好景降臨 如何能重拾信心

神啊 救救我吧 一把年紀了 一個愛人都沒有
孤獨是可憐的 如果沒愛過 人生是黑白的

真人都不喜愛我 神你不歡喜我迫我入了魔
愛侶幾百萬 誰料我蠢得竟可重覆去犯錯

吻下來 豁出去 這吻別似覆水
再來也許要天上團聚

眼淚還是留給天撫慰
你是前度 何必聽我吠

別再做情人 做隻貓做隻狗
不做情人 做隻寵物至少可愛迷人
和你不瞅不睬 最終只會成為敵人

好心一早放開我
好心一早放開我 從頭努力也坎坷 通通不要好過
來年歲月那麼多 為繼續而繼續
沒有好處還是我 若註定有一點苦楚
不如自己親手割破 誰得到過願放手

曾精彩過願挽留 年年月月逝去越是覺得深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