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熊仔   作曲:熊仔

跟著我走 進這林立的都市叢林
穿過那些擁擠的人
在這由人牆 築成的集中營
悔與恨 總是相繼而生

抬頭向天仰望 卻見不到陽光
只有無數扇窗 無助 的一閃 一閃
過一關又一關 我已玩膩
人生遊戲 乾脆移除這軟體

灰 濛的天 此時 飄來一張紙
不斷被 風肆虐 像是 脆弱的天使
他想飛 向上飛 逃離 重力的限制
但是最後 還是墜落 這就是現實

當他飄來飄去 飄到我的腳前
我蹲下將它撿起 簽字筆的字跡
似乎是日記 寫著今天的日期
這時我聽見警笛 在遠方響起
紙上寫著

睜開眼成為新生兒
我便是註定的 犧牲者
我不幸的青春 被無盡的競爭
無情的併吞著

再見了友人們 再見了仇人們
再見了熟人們 再見了陌生人
再見了再見了 世俗的塵緣
我不再受限了 羽化而登仙

我用第一人稱 試圖自力更生
穿過那些壅擠的人
在這個適者生存的遊戲人生
我試著生存 但總吃 閉門羹

我陷入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
我該 堅持 還是苟且 求生存
沒有錢時 沒有兼職 借款還是借
沒有水與電時 夜晚還是黑

我常獨自思索 那些不支持者
為何不時的試圖阻止我
他們怒視著我 說我不知死活
這條路只有那苦日子過

說我不自量力 不切實際
顧名思義 你不明事理
在這勢利的社會 還想憑自己?
在這世襲的世界 還想憑實力?

我不是不食世俗的人間煙火
我只是固執的試圖 不被人海給淹沒
但是自古那自負的都無仕途
逝者如斯夫 是否該遺世獨立

眉頭一皺 仍然沒頭緒
一籌莫展 一千萬個愁緒
受夠了扭曲的金錢遊戲
沒有金錢投幣就等著過頭七
看 巨流的濤濤濁浪 該怎麼逆流而上
屈原既放 沒理由繼續抵抗
就這樣投入汨羅江

朝來朝去 日復一日
與世推移的人們隨流 飄來飄去
那沽名釣譽的 高抬高舉著
所有齷齪 都想耗材消去

再見了友人們 再見了仇人們
再見了熟人們 再見了陌生人
再見了再見了 世俗的塵緣
我不再受限了 羽化而登仙

睜開眼成為新生兒
我便是註定的 犧牲者
我不幸的青春 被無盡的競爭
無情的併吞著

再見了友人們 再見了仇人們
再見了熟人們 再見了陌生人
再見了再見了 世俗的塵緣
我不再受限了 羽化而登仙

當我走出那林立的都市叢林
離開那些擁擠的人
來到你的葬禮 不只出自同情
想親自出席送你一程

你用十三四吋的黑白照片
換取十四五人留給你的悼念
你是編劇演員 也是導演
但是結局 卻提前
讓人紅了雙眼

當前 社會的價值觀 根生蒂固
正是幕後的殺人犯 你死不瞑目
憤世嫉俗的你 逼不得已
留下的遺書 字字珠璣 就由我記錄

望著飄來飄去 燒成灰燼的冥紙
在離開前 默念 你墓碑上的名字
葬於江魚腹 將逐漸被忘記
RIP creativity 本名 - 創意

遺書

試聽 在 KKBOX 中開啟

作詞:熊仔   作曲:熊仔

跟著我走 進這林立的都市叢林
穿過那些擁擠的人
在這由人牆 築成的集中營
悔與恨 總是相繼而生

抬頭向天仰望 卻見不到陽光
只有無數扇窗 無助 的一閃 一閃
過一關又一關 我已玩膩
人生遊戲 乾脆移除這軟體

灰 濛的天 此時 飄來一張紙
不斷被 風肆虐 像是 脆弱的天使
他想飛 向上飛 逃離 重力的限制
但是最後 還是墜落 這就是現實

當他飄來飄去 飄到我的腳前
我蹲下將它撿起 簽字筆的字跡
似乎是日記 寫著今天的日期
這時我聽見警笛 在遠方響起
紙上寫著

睜開眼成為新生兒
我便是註定的 犧牲者
我不幸的青春 被無盡的競爭
無情的併吞著

再見了友人們 再見了仇人們
再見了熟人們 再見了陌生人
再見了再見了 世俗的塵緣
我不再受限了 羽化而登仙

我用第一人稱 試圖自力更生
穿過那些壅擠的人
在這個適者生存的遊戲人生
我試著生存 但總吃 閉門羹

我陷入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
我該 堅持 還是苟且 求生存
沒有錢時 沒有兼職 借款還是借
沒有水與電時 夜晚還是黑

我常獨自思索 那些不支持者
為何不時的試圖阻止我
他們怒視著我 說我不知死活
這條路只有那苦日子過

說我不自量力 不切實際
顧名思義 你不明事理
在這勢利的社會 還想憑自己?
在這世襲的世界 還想憑實力?

我不是不食世俗的人間煙火
我只是固執的試圖 不被人海給淹沒
但是自古那自負的都無仕途
逝者如斯夫 是否該遺世獨立

眉頭一皺 仍然沒頭緒
一籌莫展 一千萬個愁緒
受夠了扭曲的金錢遊戲
沒有金錢投幣就等著過頭七
看 巨流的濤濤濁浪 該怎麼逆流而上
屈原既放 沒理由繼續抵抗
就這樣投入汨羅江

朝來朝去 日復一日
與世推移的人們隨流 飄來飄去
那沽名釣譽的 高抬高舉著
所有齷齪 都想耗材消去

再見了友人們 再見了仇人們
再見了熟人們 再見了陌生人
再見了再見了 世俗的塵緣
我不再受限了 羽化而登仙

睜開眼成為新生兒
我便是註定的 犧牲者
我不幸的青春 被無盡的競爭
無情的併吞著

再見了友人們 再見了仇人們
再見了熟人們 再見了陌生人
再見了再見了 世俗的塵緣
我不再受限了 羽化而登仙

當我走出那林立的都市叢林
離開那些擁擠的人
來到你的葬禮 不只出自同情
想親自出席送你一程

你用十三四吋的黑白照片
換取十四五人留給你的悼念
你是編劇演員 也是導演
但是結局 卻提前
讓人紅了雙眼

當前 社會的價值觀 根生蒂固
正是幕後的殺人犯 你死不瞑目
憤世嫉俗的你 逼不得已
留下的遺書 字字珠璣 就由我記錄

望著飄來飄去 燒成灰燼的冥紙
在離開前 默念 你墓碑上的名字
葬於江魚腹 將逐漸被忘記
RIP creativity 本名 - 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