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水三千

作詞:林夕    作曲:馮穎琪
編:張亞東
監:麥浚龍/Jerald

三千春江水 暫住寂寞天空
逛夠了世界 撇進了春風

活著自活著 萬象在逝水中暢泳
偶爾愛上過一些倒映
流年流成河流留過幾度名勝
浪停下像拿著鏡 難辨舊日風景

山水非山水 凍了變雪堆
山水本山水 遇熱若霧水
混雜絕望後便是淚水衍生出心碎
葡萄若化水醉了會再醉 會跌進漩渦太虛
擠於渠裡 浸於浴裡 同樣落自春水
汗滴在血海紅不紅 散聚後味道如茶濃不濃
那是快感還是痛 深海裡永遠看不通
靜靜地浮遊在青空 一轉身可以化進了杯中
口乾了便喝盡那密雲 像喝掉如夢如幻信不信


活著自活著 萬象在逝水中暢泳
偶爾愛上過一些倒映
流年流成河流留過幾度名勝
浪停下像拿著鏡 難辨舊日風景

山水非山水 凍了變雪堆
山水本山水 遇熱若霧水
混雜絕望後便是淚水衍生出心碎
葡萄若化水醉了會再醉 會跌進漩渦太虛
擠於渠裡 浸於浴裡 同樣落自春水
汗滴在血海紅不紅 散聚後味道如茶濃不濃
那是快感還是痛 深海裡永遠看不通
靜靜地浮遊在青空 一轉身可以化進了杯中
口乾了便喝盡那密雲 像喝掉如夢如幻信不信

女: 三千春江水 暫住寂寞天空
逛夠了世界 撇進了春風

清水苦水一樣暫住半空

女: 水中不起花 萬物靜默不動
碎了這塊鏡 照見了洶湧 眉頭才震動

汗滴在血海紅不紅 散聚後味道如茶濃不濃
那是快感還是痛 深海裡永遠看不通
靜靜地浮遊在青空 一轉身可以化進了杯中
口乾了便喝盡那密雲 像喝掉如夢如幻信不信

女: 水漫漫飄色於天空 水漫漫將萬物玩弄

活著若是夢 是夢蝶讓水色震動
撇夠了冷雨 得到青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