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無艷

作詞:林夕    作曲:Christopher Chak

其實我怕你總誇獎高估我堅忍
其實更怕你只懂得欣賞我品行
無人及我用字絕重拾了你信心
無人問我可甘心演這偉大化身

其實我想間中崩潰脆弱如戀人
垂在你兩臂中低得不需要身份
無奈被你識穿這個念頭
得到好處的你明示不想失去絕世好友

沒有得你的允許我都會愛下去
互相祝福心軟之際或者准我吻下去
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著我流淚
但漂亮笑下去 彷彿冬天飲雪水
被你一貫的讚許卻不配愛下去
在你悲傷一刻必須解穢找到我樂趣
我甘於當副車 也是快樂像唏噓
彼此這麼了解 難怪注定似兄妹一對

其實我怕你的好感基於我修養
其實最怕你的私心虧准我體諒
無人問我寂寞盡頭何處去養傷
原來是我的心境高到變為偶像

誰情願照耀著別人就如月亮
為奴婢為你備飯奉茶是殘忍真相
無奈被你識穿這個念頭
得到好處的你明示不想失去絕世好友

沒有得你的允許我都會愛下去
互相祝福心軟之際或者准我吻下去
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著我流淚
但漂亮笑下去 彷彿冬天飲雪水
被你一貫的讚許卻不配愛下去
在你悲傷一刻必須解穢找到我樂趣
我甘於當副車 也是快樂像唏噓
彼此這麼了解

讓我決定我的快樂那需得的允許
我都會愛下去
互相祝福心軟之際或者准我吻下去
我痛恨成熟到不要你望著我流淚
但漂亮笑下去 彷彿冬天飲雪水
被你一貫的讚許毋須再說下去
在你悲傷一刻必須解穢找到我樂趣
我甘於當副車 卻沒法撞入堡壘
彼此這麼了解 難怪注定似兄妹一對

你的她怎允許 結伴觀賞雪的淚
永不開封的汽水 讓我抱在懷內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