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詞:黃偉文    作曲:徐繼宗
暇疵不小必需靠近看還要看嗎
迷戀可將彼此那壞處全蓋過嗎
如果只想 減小障礙 眼鏡應該首先脫下了 才慢慢吻下

無暇除下每一滴暇疵嗎
既沒看出來 何必驚怕
眼前若變朦 便有好夢 平凡人亦可輕易被神化

如果看著我不妨濛一點 完全望表面或是未完善
容顏若 可隨年華磨損
你要那種溫暖 何曾由我用我的嘴臉 和眉目兌現
不妨濛一點 模糊地享受 現在在你旁邊 掌心的軟
靠幻想纏綿 不必看 我的臉

毛孔假使 清楚放大了 誰也怕怕
磨沙玻璃 將光折射了稜角會化
情願一起 散光遠視 見不得光的 乾脆別看 盲目地愛吧

無暇除下每一滴暇疵嗎
既沒看出來 何必驚怕
眼前若變朦 便有好夢 平凡人亦可輕易被神化

情願靠幻覺捏造幸福之戀 真的穿了再算
你共我眼裡仍可找到對方比較有趣那面
再踏前要是難避免 看見了牛頭馬面

如果看著我不妨濛一點 完全望表面或是未完善
容顏若 可隨年華磨損
你要那種溫暖 何曾由我用我的嘴臉 和眉目兌現
不妨濛一點 模糊地享受 現在在你旁邊 掌心的軟
靠幻想纏綿 不必看 我的臉
要是想纏綿 焦點要鬆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