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KBOX Logo
KKBOX Logo

作詞:    作曲:

你說你無法恨住他 一如你無法深愛著他
像父親那樣的人啊 是不常在夢境裡出現的 是吧?
當夜車到了小楊氣鎮 你想起了說再見的時候
心裡其實是有些輕浮的笑意 那個像父親一樣軟弱的人
這一回 我們都不再孤獨 究竟你也喜歡過我
在我還憂鬱年少的時候
這一回能說再見就不容易了 畢竟你也真的恨過我 在我已經成熟洞悉你的時候
真該賞你一巴掌的 因為你還在為自己的迷惘找藉口
遠行是沒有道理的 就像是緩緩離開月台上的夜車
就像是緩緩的離開了命運小鎮的夜車

你說你無法恨住他 一如你無法深愛著他
像父親那樣的人啊 是不常在夢境裡出現的 是吧?
而我享受現在彼此的拋棄 一如我享受惡毒的燒口白酒
列車在星夜像長蛇一樣的喘息 在我八月下雪
不曾再哭泣 凝視著 窗玻璃上我自己
我想我們都在尋找像父親那樣的人
那樣的一個像父親那樣固執的人 是無法愛住的
像父親那樣軟弱的人 是無法恨住的
像父親那樣陌生的人 是無法擁抱的
而像父親那樣孤獨的人 是無法安慰的

你說你無法恨住他 一如你無法深愛著他
像父親那樣的人啊 是不常在夢境裡出現的 是吧?

像父親那樣的人

KKBOXを起動

作詞:    作曲:

你說你無法恨住他 一如你無法深愛著他
像父親那樣的人啊 是不常在夢境裡出現的 是吧?
當夜車到了小楊氣鎮 你想起了說再見的時候
心裡其實是有些輕浮的笑意 那個像父親一樣軟弱的人
這一回 我們都不再孤獨 究竟你也喜歡過我
在我還憂鬱年少的時候
這一回能說再見就不容易了 畢竟你也真的恨過我 在我已經成熟洞悉你的時候
真該賞你一巴掌的 因為你還在為自己的迷惘找藉口
遠行是沒有道理的 就像是緩緩離開月台上的夜車
就像是緩緩的離開了命運小鎮的夜車

你說你無法恨住他 一如你無法深愛著他
像父親那樣的人啊 是不常在夢境裡出現的 是吧?
而我享受現在彼此的拋棄 一如我享受惡毒的燒口白酒
列車在星夜像長蛇一樣的喘息 在我八月下雪
不曾再哭泣 凝視著 窗玻璃上我自己
我想我們都在尋找像父親那樣的人
那樣的一個像父親那樣固執的人 是無法愛住的
像父親那樣軟弱的人 是無法恨住的
像父親那樣陌生的人 是無法擁抱的
而像父親那樣孤獨的人 是無法安慰的

你說你無法恨住他 一如你無法深愛著他
像父親那樣的人啊 是不常在夢境裡出現的 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