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年代

作詞:陳昇    作曲:陳昇
爸爸的年代

阿文的爸爸有一把高掛在牆上褪色的銅喇叭 銅喇叭
他總在酒後興奮地說著飄雪的冬天的老故事 老的故事
多偉大的時代 錯亂的民國三十七
孩子我的夢想在那個發了狂的年代 隨著戰火而已不在 已不在 已不在
雖說老兵不死 也不要隨著時間凋零 有些事難遺忘 難遺忘
而光榮的昨天 無法遺忘的歲月

為我唱首歌 那個爸爸的時代
朦朧的街燈 阿文站在路口卻不知道是否該回家 是否該回家
也許應該撥個電話隨便找個朋友 聊聊自己生活的貧乏
阿文你別無奈 爸爸他睡了嗎
感覺有一點罪惡 卻不知道將自己往哪裡擺 過去的故事聽來其實叫人覺得不奈
我老子有他自己的時代 老故事又不能不理不睬 而我的明天永遠都不夠精彩
他又說 我在一個泥濘的壕溝裡望著自己的兄弟 他叫著:「你不要離開 不要離開 不要離開」
他說老哥 這一次我恐怕再也回不了遙遠的江南老家 江南的老家 江南的老家
秋天的黃河 月色那樣美

時間是長河

有些事無法遺忘
麥浪在風裡飄呀 爸爸在回憶中睡了
乍喜乍悲的無奈 對父親的愛總有不斷的疑猜
在夜裡聽見了嘆息 才發覺他髮已斑白
你知道我回來 想推開門讓我知道你都在 對彼此的關懷在爭執之後又拋開
我在你這樣的年紀早已經提著比我高的長槍 走遍了大江南北 你又生氣的說起來
常常不知道那裡有錯 也不知道要怎麼做 對彼此的愛就鎖在眼眸裡面
爸爸 啦~~~
爸爸

爸爸我回來了

滾滾地黃河流向無盡的東方 爸爸在惡夢裡哭了起來 哭了起來
到了那一天你要像我的兄弟帶我回到江南的老家 找我的親娘 我的親娘
錯亂的年華 爸爸偉大的時代
溫暖的南風 風中飄著稻香 依稀還有軍樂聲飛揚
阿文的爸爸躺在他的懷中 孩子問說:「爺爺他睡了嗎」
安心的睡了吧 爸爸我已經長大

有些事難遺忘 爸爸我答應你 我們不再讓孩子憂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