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Shen
2015第二张个人专辑《anattā 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

三年等待 身体开放

费尽所有生命,寻找一个人,
而每个人都不特别。

耗尽所有力气,追求快乐,
而每个人都不快乐。

Easy Shen 第二张个人专辑
《anattā 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
2015年5月15日正式发行

“我欲求爱情,如同人们欲求睡眠。”
——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

你的身体,会与人自然相容。你的灵魂,会意外地与人相似。

身体属于功能性,依靠主体与器官的运作。灵魂属于指令性,仰赖意识与知觉的交流。在标准的情感控制下,你选择温暖的亲吻与倾诉,失控的情况,你选择解放身体视为一种补偿。

当器官有需求,身体开始分泌,满足身体的平衡。可是当精神有需求,知觉变得敏感,该如何寻找补充的药剂?

于是在很多时候,你呼吸沉重,血管扩张,胸口闷得喘不口气,全身上下都累坏了。只剩意识清楚,必须仰赖仅有的指令,配合精神的需要,如同一段爱情与睡眠。

满足精神上的渴望,体验现实生活的苦楚。
可是对其他人来说,或许只是另一种饥饿要求。

开放身体,你不必再孤独。
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而我是否就不存在。

Easy Shen 第二张个人全新专辑
《anattā 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

歌曲介绍:

首波主打歌《小倾心大爆炸》

“只好不停说谎,每个人都说谎,我和你都一样,没有人不一样,每个人都一样。”
清新的年代,小倾心的年轻人。谐音与灵感来自“小清新”一词的〈小倾心大爆炸〉描述现时年轻人最理想的生活方式。大家忙着在生活中关注、分享与打卡,沈浸在品味的比较之中。在这看似享受,实则空虚的状态,显示出他们正是最感到郁闷无助的集体。歌曲由大提琴演奏巴哈的前奏曲开场,点出现今没有所谓“正统”的年代,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能被雅俗共赏。

第二波主打歌《复诵》

“于是我轻轻重复你说,没能发现早已言不由衷。”
这是Easy Shen写给某位歌迷的歌。这位歌迷经常出现在Easy Shen的各种演出场合中,但私下却鲜少有交集,只能唱着Easy Shen一首接一首地哼唱。因为觉得这位歌迷感觉很像娃娃魏如萱,于是萌起找魏如萱一起合唱的念头。〈复诵〉由陈建骐老师指导配唱,提供他们许多想法与自由的诠释空间。魏如萱私下活泼,在诠释歌曲却细腻迷人,在尝试了多种唱腔之后,在中后段突然即兴发挥,营造出更多的想像空间。〈复诵〉以简单的钢琴谱曲凸显二人的独特音质,轻轻复诵着一段渺小而深远的交集。

第三波主打歌《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

“耗尽所有力气,追求快乐,而每个人都不快乐。”
如果我的身体能被开放,你愿意用什么样的故事交换我的器官?专辑同名主打〈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试图寻求一种“无我(anattā)”意识,尝试凝视和抚慰各种人生难题:生老病死、性别、歧视、人与人间的关系等层层扣问。这首歌特别找来马克白乐团的主唱余昊益及贝斯手简维甫分工和声,长达10分钟的歌曲中也加入丰富的管弦乐乐器编制及粤语口白,解决了不同语言堆叠的违和感,也让整首歌的概念更趋于完整。
10 songs

Album Intro

Easy Shen
2015第二张个人专辑《anattā 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

三年等待 身体开放

费尽所有生命,寻找一个人,
而每个人都不特别。

耗尽所有力气,追求快乐,
而每个人都不快乐。

Easy Shen 第二张个人专辑
《anattā 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
2015年5月15日正式发行

“我欲求爱情,如同人们欲求睡眠。”
——乔治布拉克(Georges Braque)

你的身体,会与人自然相容。你的灵魂,会意外地与人相似。

身体属于功能性,依靠主体与器官的运作。灵魂属于指令性,仰赖意识与知觉的交流。在标准的情感控制下,你选择温暖的亲吻与倾诉,失控的情况,你选择解放身体视为一种补偿。

当器官有需求,身体开始分泌,满足身体的平衡。可是当精神有需求,知觉变得敏感,该如何寻找补充的药剂?

于是在很多时候,你呼吸沉重,血管扩张,胸口闷得喘不口气,全身上下都累坏了。只剩意识清楚,必须仰赖仅有的指令,配合精神的需要,如同一段爱情与睡眠。

满足精神上的渴望,体验现实生活的苦楚。
可是对其他人来说,或许只是另一种饥饿要求。

开放身体,你不必再孤独。
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而我是否就不存在。

Easy Shen 第二张个人全新专辑
《anattā 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

歌曲介绍:

首波主打歌《小倾心大爆炸》

“只好不停说谎,每个人都说谎,我和你都一样,没有人不一样,每个人都一样。”
清新的年代,小倾心的年轻人。谐音与灵感来自“小清新”一词的〈小倾心大爆炸〉描述现时年轻人最理想的生活方式。大家忙着在生活中关注、分享与打卡,沈浸在品味的比较之中。在这看似享受,实则空虚的状态,显示出他们正是最感到郁闷无助的集体。歌曲由大提琴演奏巴哈的前奏曲开场,点出现今没有所谓“正统”的年代,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能被雅俗共赏。

第二波主打歌《复诵》

“于是我轻轻重复你说,没能发现早已言不由衷。”
这是Easy Shen写给某位歌迷的歌。这位歌迷经常出现在Easy Shen的各种演出场合中,但私下却鲜少有交集,只能唱着Easy Shen一首接一首地哼唱。因为觉得这位歌迷感觉很像娃娃魏如萱,于是萌起找魏如萱一起合唱的念头。〈复诵〉由陈建骐老师指导配唱,提供他们许多想法与自由的诠释空间。魏如萱私下活泼,在诠释歌曲却细腻迷人,在尝试了多种唱腔之后,在中后段突然即兴发挥,营造出更多的想像空间。〈复诵〉以简单的钢琴谱曲凸显二人的独特音质,轻轻复诵着一段渺小而深远的交集。

第三波主打歌《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

“耗尽所有力气,追求快乐,而每个人都不快乐。”
如果我的身体能被开放,你愿意用什么样的故事交换我的器官?专辑同名主打〈如果身体全部开放了〉试图寻求一种“无我(anattā)”意识,尝试凝视和抚慰各种人生难题:生老病死、性别、歧视、人与人间的关系等层层扣问。这首歌特别找来马克白乐团的主唱余昊益及贝斯手简维甫分工和声,长达10分钟的歌曲中也加入丰富的管弦乐乐器编制及粤语口白,解决了不同语言堆叠的违和感,也让整首歌的概念更趋于完整。

Full Track

Preview all Open KK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