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 Live

Long Live

Released

Album Intro

每次反覆聆听龙哥的歌声往往让我浮想起许多草根人物与这社会底层的声音;陈达、洪通、张羽伟以及其他素人创作者,在过去这类的创作者或许在各乡镇里还看的到,但是这类的创作专辑比起唱片工业所大量制造的商品就显得相当稀有,探究其原因不外乎台湾唱片工业的腹地太小,使得工业本身在未经理想主义或其他多元思考的过程就迅速变质,最后只向资本市场观念靠拢。虽说八零年代末期,台湾独立厂牌的出现,让不同的声音得以发声,但在商业机制的运转下,力量总不如主流唱片业者。
也因此,龙哥专辑的出现其实是相当值得肯定的,因为在这一片打混战与市场萎缩的时候,龙哥的《Long Live》不啻考验着阅听人的聆赏程度是否仍停留在只会追逐国外附庸风雅的时尚品味(或那些很恶的菁英品味)外,同时也成了角头这些年来更大胆的尝试,而事实上,若要讨论龙哥的音乐是可以从不同的层次去论述,举凡歌者本身如素人画家的创作方式,制作人郑捷任以现场录音、偷录等等的方式,只为了捕捉到音乐本身的浓度,都算是相当用心的做法。而且从过去角头一贯的制作风格来看,这张专辑可说是目前为止最符合有声杂志的制作面貌,它不仅凸显了龙哥歌如其人的作风,同时整张专辑藉由人物本身的歌声与背景声的串接,更加深刻而完整地凸显龙哥的个性。在过去,陈建年的电影配乐因有电影故事衔接了歌曲的纵深度,而这次,龙哥本身就是一个传奇故事。
所以在〈书包里的秘密〉龙哥可以是个自娱娱人的小镇歌者,在〈我的莉娜〉中他又如一个平凡男子油腔滑调地唱着情歌只为了一亲芳泽,或者如〈邀酒菜歌〉、〈打麻将〉这般非常生活化的生动歌曲,龙哥的音乐不是精致小菜,他就像是路旁非常适合下酒的野菜,混合着他多年人生的历练与滋味而成。尽管有时他会嘻皮笑脸、油腔滑调,然而龙哥的音乐最让人感动的却是最初的〈流浪序曲〉与〈彩虹〉这些从他口中掏心掏肺的曲子,在这些男人豪迈歌声中流露出内心隐藏的辛酸,恰如乡野间流传的曲调,成为台湾现今什么都大量流失的乡镇中,仅存的甘美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