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张震岳 Ayal Komod
2019 EP 《远走高飞》
10 月 18 日 正式发行

没有一模一样的爱情,也没有可以学会的别离,不论用什么样的姿态转身,眼前都是被遗弃后一个人的冷清。也许逞强,也许自我麻痹,终究还是对着空虚徒劳挣扎的独角戏。

后来,当我们回忆的时候,痛楚就刻写在那些挣扎的姿势里,真正哀伤的,是当时的无能为力。

擅于将情歌做场景式描写的张震岳,在这张《远走高飞》EP里,再次以那些鲜明的画面,唤起我们各自的记忆中的层层叠叠,打捞出每一次爱情搁浅时,那些荒凉的碎片。

夺得2013年金曲奖最佳国语专辑的《我是海雅谷慕》之后,随性天生的张震岳依自己的步调继续在音乐创作中前进,民谣的基底、电子音乐的浸淫、嘻哈的投入,完熟整合出这张《远走高飞》EP。与词曲创作几乎一起完成的编曲悠然切换在不同类型间妥贴互衬,突破华语流行音乐的堆叠惯性,以虚怀实,简约中体现丰富,更大胆的加强鼓的比例为慢歌创造出一种新的节奏张力。

在音乐这条路上,他慢慢的走,却走到比大多数人都更前面。

深深浅浅,急急缓缓,留在声音里的粗砺有一点懒散,六年未见的张震岳不像过去几次爆炸性的转身让人立即察觉崭新的企图,这一次,一切的改变都熨贴地放在细节里,坚实而温柔。

还是有些脾气有些任性,《远走高飞》音乐里的张震岳,像是你熟悉的老情人,却会与你谈一场新的恋爱。

单曲介绍

〈酒鬼〉

颠颠倒倒,茫茫渺渺,现在都很模糊,过去却很清楚--醉酒的人放开手让自己反覆的经历伤痛的瞬间,追问再也无人可回的问题,彷佛爱情的缚灵,直到筋疲力竭,直到答案再也不重要。

爱情与酒一直以来就是纠缠不清的关系,它们总是互相启动、互相依赖、互相比喻。有无数华语流行歌曲将两者做意象或行为上的连结,可是从来没有一首像〈酒鬼〉一样真正完整的以第一人称表现失恋的醉酒情境。

张震岳在〈酒鬼〉里把醉酒时那种软烂与焦躁交错跌宕表现的十分传神,时而亢奋时而低郁。置身在梦的边缘,世俗总认为那是一种逃避心态,却不知道,很多时候,放任自己在烂醉的卑微里,也是一种坦诚面对伤口的勇气。

〈念念不忘〉

该念旧还是喜新,一直前进会不会结果回到原地?时间推着人往生命与机会的尽头走去,也知道过去已经没有回头的余地,可是无论如何,总有一些刻骨铭心挥之不去。
在轻盈温暖的钢琴声陪伴里,张震岳亦吟亦念的〈念念不忘〉是人生永无休止的对话,是现在与过去的对话,是成长与青春的对话,是放不掉与得不到的对话,是我们对着留在原地哭泣的那个自己对话。
可是谁能决定,那个念念不忘的自己是逃避,还是已经理解的证据?

〈绝对〉

受伤的时候,切断是一种治疗。可是背着记忆沉重的包袱,怎么逃?空气里都是悲伤的颜色。于是〈绝对〉是一种逞强,其实描述的是无处可逃的慌乱与茫然。

从忧郁、无望到决绝,〈绝对〉走过一轮情绪的浮沉,但张震岳在情绪最浓烈处却展现了一种微妙的自制,从编曲到演唱的压抑与惶然,适切诠释出爱情的逃亡者在苍白无力的痛苦中挣扎,而不是声嘶力竭的悲痛。

〈贪心〉

作为EP的首发单曲,〈贪心〉乍听是熟悉的张震岳,理所当然的张震岳,可是又有一点陌生,这个陌生究竟得往过去推敲,那样简单、普通的伤心,是唯有朴素单纯的人身上才有的无助与自责。那是《就是喜欢你》的张震岳如果未经城市洗炼,那是你与我若未曾被繁华虚情麻痹,那是后来的后来,我们才会发现,曾经有一滴赤诚晶莹的眼泪留在心里。

即便岁月蒙尘后仍赤裸纯真,你的心里,是否还住着这样的一个自己?

以《大佛普拉斯》获得第五十四届金马奖最佳新导演的黄信尧操刀拍摄〈贪心〉的MV,邀请《大佛普拉斯》里扮演Gucci的雷婕熙与饰演《赛德克巴莱》里年轻莫那努道的游大庆分饰女男主角,以台二线十四公里为背景,描述一段卡车司机与槟榔摊西施的相遇又错过的故事。一条繁忙的马路是一道时间的流,连结两个人的世界,也分开两个人的爱情。修修补补的柏油路面也是一道现实的疤痕,如同痛与遗憾,越是遮掩,越清晰。

〈远走高飞〉
因为相爱是孤注一掷,不爱了才会无数次转身都无法好好离去。

脚步妄想轻盈,却拉出一地拖延的沉重痕迹,反覆演绎的逞强并非张震岳故意,实是被抛弃的伤心人天性。〈远走高飞〉没有歌名那么帅气,起起跌跌的复杂心绪,一边说放手却又胶着回爱情难解的矛盾里。

张震岳直直白白的描述爱情故事里一方角色的单一视角,因为毫不掩饰其中的反覆、矛盾,所以立体,是我们都曾经历过的百转千回来来去去,所以一番拉扯之后,这首歌的尾端结束在开头第一句,远走高飞却回到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