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 Intro

把妈妈装订在第一首
因为要撕掉最方便
我写一首大人才懂的童谣
不是为了治疗失眠
是现在的我还不能投降
大于有时等于诗集的第187页:

“我蹲在我的起点前 目送越跑越远的自己
当我出发 我也从最丰盛的时候离去”

——〈对不起〉,王小苗《邪恶的纯真》

一开始,“妈妈教会我”的demo里只有钢琴,唯有建骐能写出那样温柔的旋律。后来有了学瀚的弦乐四重奏、LaLa温暖而透明的歌声,幽暗的记忆之屋,透进了久违的微光。

在所有说不出口的话里,藏着各自的了然于心——妈妈——这神祕的词汇,总令人想哭。离开妈妈的路,是简短的一首诗,也是长长的时光,漫漫、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