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设限才好玩” 魏如昀跨足电子音乐 追逐下一个自己

  • Mandopop
  • Asian
  • Interview
KKBOX编辑室

“艺术要海纳千姿百态,像漂亮花园绽放各种奇花异草。我期许在自己的位置发光发热,做独一无二的自己。”

——魏如昀 Queen

化身Oberka的黄少雍时常眨着夹杂睿智和神游的目光,像外星人的脑电波入侵老猫的身体,但他却是华语流行乐的电子编曲佼佼者,充满巧思的音色与即兴随机的取样,都能不抢不闹地让曲子沾上熠熠鳞粉。

魏如昀 Queen与姐姐魏如萱是华语乐坛最有才华的姐妹花,可以从她清透的声音里,听到刚脱壳的小兽瑟缩着挺过疼痛后,内心升起的强韧治愈力。他们自在巡游,持续追逐下一个自己。

瞬息万变中建构多元身份

黄少雍把自己的角色切分成飞镖盘,主业是与各路音乐人合作的制作人、编曲与混音师,把玩流行乐中的各种电子元素;在林玛黛乐团中,他是制作人与乐手,与团员进行独立电音实验;而“Oberka”这个名字来自巴黎地铁站“Oberkampf”,发表他所喜爱的Bass Music。“音乐圈瞬息万变,跟随趋势终究会被淘汰,将自己喜欢的做到最好,就能建立风格。”

魏如昀是演歌双栖的创作人,征战过选秀节目,也曾担任电台DJ与出书。她说艺术太主观,说不准何谓到位,只要不断探索,即使不同领域,都有助形塑自我。“饰演视障者时,我会主动观察,也会试着闭起眼睛走路,体会从身体里发出的反应。”注重从心出发,是她不断发出的讯息。“我希望传达正能量,你可以心情不好,但不用陷在回圈里。”

催生流行乐坛的电子渐变

2013年黄少雍创立派乐黛唱片,培养电子音乐人。他观察地下电子音乐衍生出繁复风格,流行乐中的电子则以容易入耳的KPOP与流行电音DJ为大宗。再深入分析流行乐与电子乐差异,主要是观众的期待点不同。

“流行乐是歌词或旋律若打中内心,就会想一起唱;电音则是期待能量到达最高点那刻,大家一起跳舞,或是纯粹浸淫在氛围中,让旋律成为漂浮在意志上的引导。”就制作思维上也大相径庭,流行乐的Hook是唱歌,电音则是Drop或重复乐句。

尽管电音中的人声常经过后制,并不代表演唱电音是件容易的事。常挑战特色演唱技巧的魏如昀强调:“唱习惯流行歌的人绝对不会唱电音!流行歌是依据歌词讲一个故事,电音是伴随音乐带出许多不同的声音,而不是单纯的乐器。唱电音也像饶舌,有时配合音乐,某些字会刻意改变发音,成为一种特色。”

保留小瑕疵衬托情感熟度

黄少雍曾任魏如昀的乐手与DJ,为她编曲〈不科学公寓〉。好玩试做〈LadyBug〉Remix 时,发现她的声线很适合演唱电子乐。魏如昀说黄少雍是自由度很高的制作人,获得宽广的发挥空间。不设限才好玩,让自己当最后一道把关,反而能拉高标准。

〈波动〉先由两人共同作曲,再交给魏如昀作词,内容受#MeToo 运动启发,暗喻难以启齿的伤痛,在百转千回后迎向光芒。音乐风格从Reggaeton 的节奏加上低沉的Bass 贯穿全曲,后半部采Vocoder 后制人声,搭配复古效果器实验音色,还有女儿黄蛹彩蛋献声,制作上不求完美,甚至保留小瑕疵以显现情感热度。灵活舞动氛围轻轻托起沉重意境,歌蜕变成一只仿生兽,跳跃在未来科幻的森林秘境。

“电子音乐在台湾做得起来,且产值很大。”黄少雍说:“台湾还没有建立明确的电子音乐场景,大家会听国外电子乐、参加国外DJ大型派对,但不了解本土的电子音乐人。合辑出发点就是凸显台湾的电子音乐能量,歌手也可以做新尝试,彼此相辅相成。”魏如昀说:“艺术要海纳千姿百态,像漂亮花园绽放各种奇花异草。我期许在自己的位置发光发热,做独一无二的自己。”号召大家一起推波助澜。


Oberka

编曲、制作人、派乐黛唱片电音厂牌负责人,2012年成立乐团林玛黛MATELIN,曲风受Trip-Hop与Indie Electronic影响,2015年以《房间里的动物》获得第六届金音奖最佳电音专辑奖。音乐制作充满个人风格与创新思维成为各界争相合作的对象,为华语流行乐坛电音风格编曲的第一把交椅。

魏如昀Queen

歌手、作词人、作曲人、演员、作家(着有散文《小事×小示》)、广播DJ,2013年演出电影《听见下雨的声音》,并演唱同名主题曲,隔年获得第9届KKBOX数位音乐风云榜年度最佳电影原声带单曲奖。

撰稿人/蔡舒湉

摄影/高恺莲 Karren Kao

资料提供/派乐黛唱片

KKBOX编辑室

编辑室

Photo Gallery